朋友非圈

因为关闭了简中朋友圈,所以总得找个地方发点废话内容

二极管利用法则

△ 223|二极管利用法则 昨晚本打算去炸了个「粪坑」,但可惜还没有惊起多大的涟漪。 前情提要是,一个朋友缠着我好几天,想让我帮他分析分析Windows版本和macOS版本的搜狗输入法从法律的角度看,在隐私政策层面会不会有什么不同,想要我推导出他心里最想听到的「搜狗输入法macO … Read more

和流氓比聪明不如和他们比装傻

△ 222|和流氓比聪明不如和他们比装傻 前天家里突然遭遇了一次停电,今天才突然反应过来,不知道家里的冷冻储藏柜会不会在来电之后没有恢复工作。但转念一想,如果一个需要随时工作的冰柜在恢复来电之后无法自动启动,那这个设定的逻辑也太操蛋了。我相信最早将这个「自动功能」加入到冰箱这个商 … Read more

坐地起价

△ 221|坐地起价 家里的电闸坏了,而且坏得很是时候——在天气最热的时候,一刻都不能耽搁,成为当下最紧急的急需解决。赶紧去楼下的五金店买一个空气开关,结果却被对方坐地起价要了原本商品价值两倍的费用。当下我也并没有讨价还价,径直去扫码付款。倒是我的果断让五金店的老板有点诧异,他的 … Read more

老王死了

老王的事情还是暴露了,他睡了老陈的老婆,但老陈非但不承认自己老婆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还指责记者为什么不去调查老王的老婆还主动勾引了老张。 因为这一切事情发生的「时间点」不太合适,让人总是会想到一些更宏观更敏感的事件,所以老王的事情虽然被公之于众,又很快就被封锁了。 这几天,我再去看 … Read more

友情链接里藏着人们割舍不了的情与面

△ 220|友情链接里藏着人们割舍不了的情与面 原本题目写的是「中国人割舍不了的情与面」,心想着不应该这样这样刻板偏见,是不是国外也会有非常care「友情链接」的——事实证明,确实没有太多,倒是我们现在还在乐此不疲。 我算是最早玩博客那代人,那个时候除了捣鼓网站的CSS,内容并不 … Read more

有效社交与无效社交

△ 219|有效社交与无效社交 以前认识一位朋友,他会为情侣关系安排「话题」。简单来说,就是每周周一会公布本周周末会探讨的话题,然后两个人便可以利用接下来一周的事情收集资料、准备内容、或是去了解一个新的领域、或是学着理解一个新的概念,等到周末在家的时候,两个人则对这个话题交换看法 … Read more

不同进程里的相同节点

△ 218|不同进程里的相同节点 不知道为何,五百日写作计划进行到第二百一十八天,总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便回过头去查了查上一次五百日写作计划时的第二百一十八天写过什么——果不其然,在那一天写了一篇在一首单曲循环的音乐之下完成的文章,也就是后来成为《拐角的魔法街》的开场。 … Read more

反社会测试题

△ 217|反社会测试题 过去流行过一段时间的「反社会人格测试题」,题目并没有什么乐趣,倒是它的规则很有趣。正常的测试题是以按照答对题目数来确定当事人的某种「能力」,但「反社会测试题」要求的并不是当事人能答对多少道题,而是关注他们答错了多少题。因为题目的正确答案号称是和 … Read more

该不该通过查看对方手机的方式来评判忠诚度

△ 216|该不该通过查看对方手机的方式来评判忠诚度 政治没啥好聊的,不过是一场「选秀节目」,今天来聊聊感情。正好身边发生了这样的案例,就伪装成故事说一说——当然,也说不定我写的故事是编撰出来的,但又找了一个真实的由头。 案例本身,还是围绕着「该不该通过查看对方手机的方 … Read more

七伤拳

△ 215|七伤拳 如果没有昨晚全民高潮的事件,我大概这辈子都没有如此细致深刻地理解过一部武侠小说中的「招式」之真谛。 「伤人七分、损己三分」虽说是七伤拳公认的副作用,如果按照现代来说,这只不过是一项择取了平均数的实验结论罢了。三个人练七伤拳,两个都发挥出了最大的能量, … Read more

正当情绪

△ 214|正当情绪 昨天提前写好的文章已经完成了一大半,但今早起来,还是决定新建一个文档,写下此时此刻正在经历的事情。 临近醒来的时候,被一个噩梦惊醒,因为它太真实了,以至于我在醒来的半分钟内,还意识不到自己已经脱离了噩梦,还继续在噩梦的剧情之中被纠葛着内心。直到看到 … Read more

入戏太深

△ 213|入戏太深 Antony Starr在出演《The Boys》里Homelander一角时,因为剧情角色是一个看似爱国但事实上是一个反社会人格的超能力者。正是因为这个角色,Antony Starr在现实也多少有点入戏太深。在西班牙与一名厨师发生争执和打斗之后, … Read more

Wild Gears

△ 212|Wild Gears 找了半天,确实没有找到「Wild Gears」的中文学名叫什么。小时候拥有过一个这样的「玩具」,现在才知道原来它其实是一种工具:一个上面全是孔洞的和数值的齿轮圆盘,放在一个同样是齿轮作为内边的圆环里,当笔尖插入到这些孔洞之后, … Read more

禁止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被禁止的地狱笑话

△ 211|禁止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被禁止的地狱笑话 这个题目有点绕口,但逻辑很清楚,需要一层一层拆解。先是微博上出现了「别让地狱笑话侵蚀善良」的热搜,接着,在这个热搜的上一层出现了另一个比禁止地狱笑话更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郑州暴雨末日美学」。它的地狱笑话程度远远超过禁 … Read more

宇宙的记忆

△ 210|宇宙の記憶 / 潮汐が留め処なく満ちては引いているの/ 潮汐涨而又落 / 太陽と太陰は最古の役目を背負っている/ 是日与月背负的最古老的使命 ——《宇宙の記憶》坂本真綾 看了场关于宇宙的电影,虽然勾起了去年生重病时做的那些关于宇宙的孤独噩梦,但那份孤独和恐惧,却又像是 … Read more

第五十万字

一不留神,这个博客就已经承载了五十万字了,不过用TXT来作为载体,也仅仅只有1MB的大小。 对如今,1MB已经微不足道了,不过在还在用软盘作为载体的年代,虽然它只有1.44MB的空间,但用来储存在电脑上创作的文字已经完全足够了。 而如今,无论是音频、图片、短视频或是高分辨率的4K … Read more

比弱更弱

△ 209|比弱更弱 《二舅》这个视频本身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它的真假与否,对于如今的简体中文互联网而言,已经不再是一个需要人们去讨论的话题。更何况它发布的是中国年轻人较多的社交媒体平台,它本身拥有怎样的作用,对于「分析师」而言,和当年那个异曲同工的《后浪》一样,有各种 … Read more

人祸

△ 208|人祸 接着昨天的《车祸》继续说。 我前几天经历的车祸没什么「有趣的」,因为我并不是个会接对方茬跟他非要争出过面子和输赢的人,所以追尾的司机最后也只是接受了交警的责任认定处理,拿到认定书各走各的路互不亏欠。倒是在夜间交通事故处理办公室,我拿着手机记录了好几场属于别人的交 … Read more

车祸

△ 207|车祸 经历了一场车祸,被别人追尾,事故本身没有太多的乐趣,但是在夜间交通事故处理办公室观察到了很多趣事。 一般来说,一场车祸的发生,当发生事故的司机从车上开门走下来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了一个微妙的「竞赛」,妄图在一开始就给这个事故划分出「对与错」的定性。所以谁 … Read more

在我濒死之前找到我

△ 206|在我濒死之前找到我 「在我濒死之前找到我」的句式结构很像接下来我会创作小说《如果我死后你有空的话》的被否决的题目之一。因为它太直白了,直白到好像一句话就把整个故事的剧情讲完了。就是因为这个初版的直白得有点过分的标题,让我在后来的规划之中,让主角的「死」变成了 … Read more

千万别把我当人

△ 205|千万别把我当人 题目取自王朔的小说《千万别把我当人》,是因为突然重新理解了这本书。虽然与剧情毫无干系,但人生总得经历一个「特定的」时期,从以前完全不会想象到的视角,去看以前的自己;甚至是站在与自己完全对立的角色,看着现在和过去,颇有些值得玩味的意义。 今天的 … Read more

永远做不好的事情

△ 204|永远做不好的事情 我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看过一本社会调查书籍,里面调查的是关于中国家庭中自杀的成因。不过想想,这本书如果放在如今这个互联网被公之于众,那简直就是「禁书」——里面不仅有大逆不道的对原生家庭的探讨,认为孩子自杀有绝大部分因为父母;其中还有招致铁拳 … Read more

白名单

△ 203|白名单 不知道你的心里有没有一个「白名单」,就是对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值得被原谅和宽恕的,当然,这种白名单在实际应用的时候,往往会出现就算知道了对方出轨,还是会原谅对方,认为对方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好。这种「白名单」不应该算作蠢,毕竟他们在用自己的那套理论证明 … Read more

黑历史

△ 202|黑历史 有一次,一位得知我很多黑历史的朋友给另一个人说了我的黑历史,转而,那个第三人找到我,以这个黑历史作为话题和我开始了聊天。对方以为我会否认,结果我不仅承认了,还把这个黑历史写成了故事发布出来,结果它立刻失去了原有的作用——嘲笑、拉拢或者是要挟。 简体中 … Read more

知足、不知足和知不足

△ 201|知足、不知足和知不足 中国有一句非常具有魔力的「谏言」,其魔力跟「勤能补拙」一样,「知足者常乐」也是这样的魔力谏言,让人误以为,只要不停地说服自己「知足」了,就可以得到所谓的快乐一番。这大概是我小时候听过的,最不相信的一句「鬼话」,但似乎大人就是这样教育小孩子,或是他 … Read more

两百日

△ 200|两百日 文章的排序写到了「200」,就意味着这一轮的「五百日写作计划」已经完成到了第200天,仍觉得相对于500日来说,200天是一个不尴不尬的节点,距离500日的终点还遥不可及,但出发的起点也已经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在这里迷失并不一定是件坏事,毕竟过程比结果更有趣,不 … Read more

不允许的多重含义*

△ 199|不允许的多重含义* 乘电梯上楼,站在了电梯轿厢广告面前,第一次认真看了一次某化妆品牌的广告文案,每一屏的广告文案,至少有一个词组是紧跟着一个「*」的。而页面的最下方,用只有我这种完全贴近电子屏才能看清楚的字体大小,解释了那些极具煽动性、场景感词组背后的真正含 … Read more

「我们是最后一代」应对指南

△ 198|「我们是最后一代」应对指南 不知道到现在,还有没有人觉得当初那个「我们是最后一代,谢谢」仍然可以被理解成是一句「玩笑话」,那只是在某一个特殊的情况下,人们因为一时冲动脱口而出的对话。显然,从那个时间节点之后发生的事情来看,越来越多人意识到「我们是最后一代」这 … Read more

末日启示录

△ 197|末日启示录 刚才在饭后洗碗的时候,突然有了这个奇怪的灵感——依旧是关于末日的,但有了一个从未想过的角度,让这种末日的感受变得更加凄凉。 这个末日不仅仅是自然灾害所造成的,我觉得末世是人为的可能性更大,比如核战争、或是人类被卷入了无休止的政权斗争,最终导致人类 … Read more

灵魂导师

△ 196|灵魂导师 现在有点后悔出门的时候没有带着电脑,因为此时此刻在我一桌开外的下午茶餐桌那里,正发生着非常值得让我逐字逐句地记录下来的事情。 简单总结一下,这个餐桌上发生的,是一个努力想要穿出可以唬住自己公司的员工、但在我看来她更像是一个已经没人电招的陪酒女。而她 … Read more

风景画

△ 195|风景画 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水粉和素描,最不喜欢课程就是人物绘画课,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确实没能将童年时期暂未关闭的绘画天赋给发扬光大,更重要的原因,是有一次在绘画课上,和老师发生了不太愉快的争吵,才导致我不太喜欢画画这件事了。 我很不喜欢画人物,有色彩 … Read more

恶魔的理论

△ 194|恶魔的理论 我很认真地思考过,为什么我没办法写出类似脱口秀里轻松快乐的梗。一方面主要是这不是我的职业,我不需要为一个既不能讽刺当局、又要满足当下社会的敏感点、而且还要预判会不会某一天自己曾说过的这些言论,会成为被网暴的原始证据。要绞尽脑汁去想一个梗,确实有点 … Read more

剧本式恋爱

△ 193|剧本式恋爱 大概是因为,随着人生阶段的有所不同,所以在写作的时候,内容主题也会随着这些阶段不同而反映出完全不同的思考。我反观了一下自己在新500日写作计划里和上一次500日写作计划,关于「恋爱」的话题占比急剧下降,因为此一阶段的我,处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自然 … Read more

午夜场

△ 192|午夜场 准确来讲,今天的这则内容,并不算是提前写的,而且是它要定时发布的当天凌晨,被周遭吵醒之后,索性侧躺在床上用手机输入的。 在上一个500日写作计划里,我在很多奇奇怪怪的时空下写过文章。印象比较深的,有失眠到凌晨四点突发奇去楼下散步时写的;也有早上四点突 … Read more

忌日快乐

△ 191|忌日快乐 因为去年这个时候刚好是个新月,我又是刚好在那一天从病床上恢复意识醒过来,所以我在日历上把这一天标记为「忌日」。我在生活中的这些方面,是一个非常有「仪式感」的怪人,虽然这些仪式在别人看来,没有任何现实意义上的价值,但大概里面的逻辑只有我自己能懂——只 … Read more

不是所有的虫子都能变成蝴蝶因为有的是他娘的蛆

△ 190|不是所有的虫子都能变成蝴蝶因为有的是他娘的蛆 题目取自德艺双馨的郭德纲老师的段子,但今天要说的不是一回事儿。 相信昨天大家的微信朋友圈都被「狂欢」「吃席」「好日子」「笑一笑不损功德」这些东西铺天盖地地霸屏,如果您是参与这些娱乐项目的人,那我非常严肃地建议您, … Read more

非第一人称悲剧故事体验

△ 189|非第一人称悲剧故事体验 一般来说,当有人在跟我对话时,用「我听说」作为开场白的时候,我都默认这个故事是「假」的。因为「我听说」原本就是从一个主观加工到另一个主观加工的过程,这中间无论他们用多么客观的态度和身份,都没办法证明这条消息原本的真伪如何。当然了,那些 … Read more

猎巫游戏

△ 188|猎巫游戏 在台湾,「网暴行为」一般被称之为「猎巫」,即对一个公众人物或是网民各种人肉搜索,然后进行网暴的行为。这个词很「抽象文艺」,但又恰到好处地用一个中世纪后期大规模的群体事件涵盖了现代人的种种行径——大概世界就是个循环,只不过因为有了科技的发展,但这些「 … Read more

积木游戏

△ 187|积木游戏 这是接在《沙堆游戏》之后的另一个故事。 同样是小时候的游戏,不过「积木游戏」比「沙堆游戏」的规则更复杂、竞争更残酷。沙堆游戏因为是在一个局限的空间里,所以竞争是必然分出「输赢好坏」的。无论中间那条分立的「三八线」画得多明显,有的小朋友就是可以堆出好 … Read more

殉情游戏

△ 186|殉情游戏 前段时间有个很热议的新闻,被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大致是说印度有一对不伦感情的情侣,他们相约跳河殉情。结果男的在最后一刻反悔假跳,而女人跳河之后发现自己被「骗」,便游上河岸报警。 这种类似的新闻其实早就见怪不怪了,又因为它发生在印度,这个新闻作为嘲 … Read more

沙堆游戏

△ 185|沙堆游戏 楼下有小孩堆沙,两个小男孩在一米见方的沙坑里各自堆着自己的城堡,这让我想起了一件趣事。这件事本身没有什么乐趣,甚至是很多人的童年阴影,但它的乐趣在于,你总是能通过这种故事在脑海里浮现出一副让人生厌的嘴脸。 我小时候很爱玩沙,在沙堆上堆各式各样的建筑 … Read more

再创作

△ 184|再创作 最近莫名其妙地和以前一起写《美丽新世界》的友人联系上了,聊了聊这五六年的变化,颇有些感触。为人父母的、经历了好几场婚姻的、依旧单身但过得滋润的,每个人的故事都按照不受旁人指引的进程发展着。 当然,大家都默默遵循着一个「规则」,就是谁都不要提《美丽新世 … Read more

入夏式

△ 183|入夏式 一般在坚持写作的那段区间里,都会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个话题,年年如此,虽然有些重复,但还是不觉无聊,因为每一年都会经历一次,而且每一年都想不起以前为此说过什么。 「在夏天的时候,期盼着冬天的来临,又在冬天的时候,渴望夏天早点归来。」 去年夏天因为生病 … Read more

每月总结会让下个月过得更好吗?

△ 182|每月总结会让下个月过得更好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先要回答另一个与之相关的问题:「写日记是客观记录还是主观表演?」 写总结有很多目的,但是一旦对外,就必须要重新讨论一番。学生时代最烦的事情,就是要写每次月考的总结。不是不会写,而是翻来覆去就是那些口水废话,半 … Read more

小心地滑

△ 181|小心地滑 洗澡的时候,看到墙上的提醒,奇怪的笑点突然没有绷住。 其实这个梗已经很烂了,只是拿在当下说又显得很有趣。我已经回忆不起到底是哪一堂课上了「他」和「她」的区别,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人称代词是有性别区别的。我一直觉得,在文字表达的内容里,严苛地区别「他」与「她」 … Read more

莫待无花空折枝

△ 180|莫待无花空折枝 每段时间,我跟老婆都会想要逃离「人间」一段时间。所以会找个幽静点的地方住上几天,回看了一下《△》的时间线,上一次「逃离人间」也是住在这个幽静酒店,写的是《花开堪折直须折》,那今天就接着它写下去。 还是让那个「日本花艺大师」出场,上一次主持人在采访她的时 … Read more

我教人吃屎你不肯学,我教人别吃屎你说我不会教

△ 179|我教人吃屎你不肯学,我教人别吃屎你说我不会教 这个标题留在草稿箱少说有大半个月了,那天就写了个标题就去做别的事情了。等晚上回来想要写第二天的内容时,又把这个标题给忘了。要不是刚才整理的时候,我都记不起来我写过这么「合时宜」的内容。 我这个人很双标,双标到我自己有时候都 … Read more

意识流与文字

△ 178|意识流与文字 准确来说,今天的每日写作,是在等候脱口秀演出开场前用手机输入的。本想用语音输入的方式,但觉得会有点傻,所以还是只能用手机输入的方式。 前几天看到一位博友的日志,他用语音书写的日志,所以显得有些逻辑错误,但我觉得这就是语音文字最大的乐趣。本想给他留言,结果 … Read more

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 177|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天气燥热,半天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干脆又用了那个偷懒的办法——去看了上一个500日写作时,在第177天的时候用过什么灵感——《扑热息痛》,写的并不是它的效用,而是它背后留在我记忆当中的一个故事。 我记得那段时间正是全国开始试运行“用身份证才能购买安眠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