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不能死

△ 120|俺不能死 「俺不能死」这么烂的梗,是当年各种英语老师喜欢标榜自己「有趣」的烂梗,因为这是英文单词救护车「ambulance」的谐音烂梗。特地给这个标题留在了第120这个序号,但是硬要围绕着这个烂梗说点什么,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很好的切入点。 既然「拉踩」到了英语老师,那就 … Read more

别发倒计时,好焦虑

△ 119|别发倒计时,好焦虑 标题是上次看到一个人的评论,发布的地方,是在一个电报频道的每日早起广播,内容很简单:早上好,今天是几月几日,今年已过百分之多少,距离今年结束还有多少天。然后,有个人回复了这句话——别发倒计时,好焦虑。 换做以前,我肯定会评论他的评论:好焦虑就取消订 … Read more

包办婚姻与风险转嫁

△ 118|包办婚姻与风险转嫁 访调过很多不愿意结婚的人,因为样本数目还不够,为避免「不严谨」和不必要的「硬杠」,今天的文章不具备普世价值,只能说是小野身边的样本数据所呈现的某种结果——毕竟我不是什么正常人,以至于身边也不可能有正常人。 这群不愿意结婚的人,很多都提到了一个共同关 … Read more

如果我们没在一起你遇到我会跟我出轨吗?

△ 117|如果我们没在一起你遇到我会跟我出轨吗? 前段时间很不吉利地聊些死亡的话题,最近换个话题,聊感情。 标题是取自于一个「感情陷阱题」:老公,假如你娶的不是我,遇到我,你会不会出轨? 很显然,这个问题之所以是「陷阱」,是因为人们把问题想得太狭隘了。因为他们把原本的婚姻关系也 … Read more

等风来

不知道为何,我的草稿箱里有一篇命名为「等风来」的未发布。所示时间是五天前,努力地回想了一下,五天前为什么要写下这样一个标题,左思右想了很久,为在等待上菜的空档增添了不少乐趣。 五天前为什么要等风,等风来了要做个什么?时间的单向性,让回溯是一件非常有乐趣的事情。我过去经常「话说一半 … Read more

RERUN

△ 116|RERUN 本来今天的标题应该是《葬礼》,接在昨天的生日文章之后,是原本的计划,结果刚好音乐播放到了《RERUN》,干脆就换了个题目,但内容本身也是一样的。 《葬礼》其实是我过去的一个派对项目。是帮一个三十而立的朋友,规划的一次生日宴会。在朋友三十岁的那天,为其举办一 … Read more

つづく

△ 115|つづく 想了很久,应该在今天写点什么,因为「重要日子」,所以允许把自己绕进了仪式感的怪圈之中。思来想去,结果又半天蹦不出个屁来。索性回到过去的这一天,看看都留下了点什么。 2016年4月25日。 我叫他土星,而他叫我月亮。 一个代表着现实,一个代表着情绪。 终究有一天 … Read more

感情与搓麻

△ 114|感情与搓麻 感情就跟打麻将一样,虽然这个比喻不太合适,但你可以看看我是怎么给你生拉硬扯过来的。 虽然说打麻将是四个人,但是两个人照样可以打。不过呢,两个人的麻将规矩就会多一点。有的规矩是不允许「吃」,有的规矩是必须「听」,也有的稍微严格一点,只能超过3番的牌局才能「胡 … Read more

太监

御花园都是红艳艳的花,唯独有一朵紫郁郁的,在娘娘来之前给摘了。娘娘来了后,夸赞道:「这御花园的花儿啊,极好,要是有点別的颜色啊,就锦上添花了。」太监急忙解释:「娘娘,您今天穿得凤朱霞红,这些个花儿呀,可都是您给映红的,可不能有别的颜色呀!」

有些病只能去鹤年堂买药治

△ 113|有些病只能去鹤年堂买药治 当然,标题这句话不是好话。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地方特色歇后语,老北京就有一个「鹤年堂讨刀伤药——死到临头」。 糟糕,昨天才说了关于生死的话题应该画上个句号了,结果没想到还是接续了一篇生生死死的文字。因为这篇文章是紧接着昨天发布的文章在同一天 … Read more

阴间的小鬼在阳间教做人

△ 112|阴间的小鬼在阳间教做人 一连几天都「莫名其妙」地在聊些关于生死的话题,差不多也要收个尾了,想了很久应该用怎样的话题,把这一阶段的「合集文章」给结束了,恰逢前几天半夜和老婆一起注销了微博账号,那就用这个事儿作为话题的引子吧。 我是很早之前就想删微博了,在离开豆瓣之后,本 … Read more

意识输入法

△ 111|意识输入法 准确来说,这篇文章应该被归在「过时产品需求分析专家」这个标签里,但我并不认为这个产品是过时的,它仍然具有超前意义,同时也被赋予了更多值得玩味的「现实意义」。早在5年前,我就对这个产品有过初步构想,今天再拿出来说,也是希望有想法的人能够赏识这款产品。老规矩, … Read more

意外的幸运签

△ 110|意外的幸运签 就这样,我永远地删掉了当时的遗书,决定坐在电脑前面,用熟悉的键盘和熟悉每一个字母所在位置的手感,书写着这篇并不那么阳光的文字。我杀过自己一次,然后重新抽中了让我活下去的幸运签,将一个满是罪孽的灵魂重新回到一个叫做“我”的躯壳继续修炼完余生,然后用这个躯壳 … Read more

像孩子一样地看星星

上个月在郊区住了几天,因为满天的星星,暴露了自己藏不住的兴奋。 从小抱着《十万个为什么》的时候,最喜欢的两本,一本是博士带着一堆小朋友乘坐胶囊机在人体旅行的那本,另一本就是关于星座和天文的那本。一个关乎屎尿屁,一个关乎宇宙与命运。 因为生活在城市,看到满天的星辰几乎是种奢望,成年 … Read more

预判未来是违背规律还是顺应规律?

△ 109|预判未来是违背规律还是顺应规律? 我记得是初中的时候,学心理学的班主任让全班在电脑室上了堂课,课程内容是每个人在电脑前做智力测试。 很显然,我不是那种聪明的学生,所以我的智商平均在109左右,也就是这个世界上超过50%占比的平均水平。不过班上也有少数几个智力超过了12 … Read more

交换

在《∞》里,我记得有一篇关于《心率》和濒死的文章,回过头再看这篇场景小说,再想想去年的那场病——我预言了自己的死……(连死法都类似) 1017 | 交换 ‧‧ ‧-‧‧ — ‧‧‧- ‧ -‧– 这个时候就会出奇地想拥有一个伴侣,对,没错,是拥有,属于我的 … Read more

心率

△ 108|心率 去年生病的那段时间,心率一直很高,常常维持在108次/分钟。 因为Apple Watch有心率过速的提醒功能,所以在生病那段时间出差时,乘坐飞机时,都会因为心跳持续维持5分钟的130次/分钟而报警。因为对这种不正常的心跳熟悉了,所以并没有觉得什么异样。 心脏就这 … Read more

第三十万字

△ 107|第三十万字 如果不出意外,这篇文章在发布的那一刻,这个博客的已完成字数统计将会显示300,000这个数值。 但讲真,这个数值对我来讲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冲击感了。毕竟上一次500日写作完成的那一刻,共计完成了150万字,看着记数软件需要消耗3秒左右的数字变化,确实给我不小 … Read more

讲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

△ 106|讲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 故事讲得好不好,取决于讲故事的人还是听故事的人? 一般来说,都会认为是听故事的人,特别是在如今互联网,因为他们掌握了一个人能够获得流量或是能够被传播到什么程度的生死大权。既然有听故事的人,就会有不同的声音,就跟前几天说的「笑话」一样,笑话有好笑 … Read more

鸭儿(二)

△ 105|鸭儿(二) 鸭儿死了,半个小时前,死在了被他当成半个家的大澡堂里,他的生殖器被割走了。如果不是嫉妒他的那根东西,大家也实在想不出第二个原因。 时间倒回一点点,从警察噗哧笑出声的那个节点开始——他忍无可忍,破口大骂道,当然也是在掩饰他被「西兰花」这个词逗乐的模样:「都给 … Read more

摸柱子

△ 104|摸柱子 前几天无聊整理相册,看到了在伊势神宫拍下的照片,突然想起件趣事。 我跟老婆很喜欢在国内逛道观,每次去日本就逛各式各样的神社。一般人会觉得我们是不是特别「迷信」,因为有很多愿望才会逢庙必拜。恰恰相反,我们只是路过、打个招呼,既不会许愿自然也不会有还愿的麻烦。那次 … Read more

这个时代是否需要数字坟墓?

△ 103|数字信息该不该有坟墓? 话题接着《已故博主博客代管协议》继续说。 首先需要声明的是,关于数字信息(博客)坟墓此前或许有人提出过,我对这个项目也有一定的想法。不过我并不在意这个项目的想法和创意,我希望能抛砖引玉,让有能力的人来开发这个项目,如果您有能力可以完成这个项目, … Read more

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

△ 102|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 这个奇怪的问题是某天晚上睡觉前突然想到的。本不想为此纠结,但辗转反侧了很久,最后不得不拿起手机查了查。但查完就开始嘲笑自己——这个问题居然还想不清楚。如果没有死亡证明证明一个人死亡了,火葬场敢直接就扔进火化炉给火化了吗?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 Read more

噢普朗克

△ 101|噢普朗克 这个标题不是我取的,是我看着电脑在思考写什么时,猫从键盘上踩过时所留下的,索性今天的文章就用这个标题吧。 很可惜,我并不了解普朗克常数,所以没办法从普朗克常数的成因与规则之中,找到一个可以从社会层面分析的现象。硬要这样做也不是不可以,把一个抽象的概念,生拉硬 … Read more

已故博主博客代管协议

△ 100|已故博主博客代管协议 新一轮的500日坚持写作已经第100天了。文章原标题是《五分之一》,写了一半突然临时修改了标题。 努力想在坚持连续写作的第100天,憋出点什么感想,结果还是失败了。只能去看看上一个500日写作有过什么感悟。 因为身份证临近过期,在办理的时候又遇到 … Read more

偶像包袱

△ 099|偶像包袱 坚持写作第99天,用了「偶像包袱」这个标题。这是计划内的标题,是因为这里面存在一个内部逻辑。 我有认真地剖析过过去的自己——我是一个「偶像包袱」很重的人。会特别小心维护自己的形象,还好那个时候没有像如今的互联网一样,需要维护个人形象的平台不如现在的复杂冗多。 … Read more

最难的表演是演不了自己

△ 098|最难的表演是演不了自己 今天要去演戏,但是文章是明天早上自动群发的。 翻译一下:昨天去演了戏,所以文章是今天早上自动群发的。 说是演戏,不过是得去玩个剧本杀而已。我好像从小就很有表演欲,之前在《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里面提到过,我小学的时候,因为表演能力被学校正在排 … Read more

一记耳光

△ 097|一记耳光 现在才聊威尔·史密斯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现场挥拳打主持人克里斯·洛克,多少有点错过了热度——不过我就是我就是为了避免蹭热度之嫌,放在后来一段时间再说,也好让这件事本身再冷却冷却,不容易刺激到非黑即白的战队,结果费力不讨好惹到非黑即白的两端。 关于这「一记耳光」, … Read more

加你妈🅱️油

△ 096|加你妈🅱️油 最近这个油价还在涨,昨天开车发现又需要加油了,心里难免有点烦躁。这让我想起了最近看到的一个烂梗故事: 前几年,买了一辆新车,标号是加92号油的。但几年来,我直加95号供着,但车以为只有98号油才能配上它。最后不得已,我把它卖给了二手车商。 前阵子街上遇到 … Read more

鸭儿(一)

△ 095|鸭儿(一) 鸭儿住在上海,但不是上海人。就连「鸭儿」这个词也不是上海话,这是个西南官腔中的脏词儿,也是鸭儿的外号。每每向人解释过鸭儿在西南官腔里的含义后,人们便不再叫他的本名,也都跟着亲切地、或戏谑地、或嘲讽地、或轻蔑地称呼这个名字。 不过他刚刚死了,死在了一个澡堂子 … Read more

30岁文盲能转行程序员吗?

△ 094|30岁文盲能转行程序员吗? 这可不是我的提问,而是知乎上的一个提问,首先我确实已经30岁了,但我不是程序员,其次因为每个人认定的标准不同,所以我没办法排除自己是不是文盲。 程序员虽然门槛低,但从文盲起步还是有些困难的。建议去做产品经理。 ——关于《30岁文盲能转行程序 … Read more

恭喜毕业

△ 093|恭喜毕业 最近的文章几乎都是前一天写好,第二天定时发布,心里有个底第二天还可以睡到自然醒。 不过最近想要睡好觉但是又辗转反侧失眠焦虑的大有人在。裁员潮终究还是来了——特别是在Q1结束之后,能不能给一整年的KPI带来希望,基本上就指望Q1有没有一个好的开始。有趣的是,在 … Read more

渔人节

iOS 15之后,不知什么原因,简体中文的系统里偷偷删除了「愚人节」这一类的「外国节日」。 但好像在这一天要过节的还是得过节,要发一个「整人」朋友圈或图文的也在发,毕竟大多数的节日都已经被搞得商业化了,就算没有这个名头,说不定明年的这个时候又会想出新的由头。 要不是不允许明目张胆 … Read more

人说鬼话,鬼做人事

△ 092|人说鬼话,鬼做人事 工作室清理文件,找出了我去年写的那个剧本杀本子。说来惭愧,这个本子写完之后就再也没有好好改过,大概是因为把自己写进了医院,多少有点自暴自弃不想看到它。本子说的是人与鬼之间的事,虽然说的是人事鬼话,但最后发现,人做的事比鬼还可怕。 很可惜,建国之后不 … Read more

GPS定位皮带能否挽救婚姻?

△ 091|GPS定位皮带能否挽救婚姻? 这个标题来源一个网络烂梗。 一个人说自己的老婆给自己买了一条皮带,用了很多次之后才发现那个皮带竟然有GPS定位的功能。网友接着评论,称这样的皮带不仅仅有定位功能,还能记录什么时候解开过、又什么时候扣上了皮带。虽然这个梗已经流传很多年,但是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