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后即焚


疫情三年,兜了一大圈,又回到了道法自然的路径上。损失了很多?也不见得,这或许也是一个「必要」的过程。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努力地营造出一种「这三年没有伤害任何人」的丧事喜办的完美结局,直到所有人都信以为真,这段历史便会就此翻过。但是别忘了,那辆侧翻的大巴车、那场本可以扑灭的大火里,还有好多人的生命在等着「疫情结束,返回家中」。

中国疫情第三年|2022年12月12日

这个最后的时日还不是让我们对我们自己的历史思想做出最后的审判。但是,如果这个灾难是为了我们的救赎,那么只有通过悲伤哀痛去净化我们的内心,就像看到了从漆黑的深夜中射出的光芒,借以摆脱困锁在我们头顶的轭具,摆脱压迫这个世界的桎梏。

Die Weiße Rose II|2022年11月29日

我咨询的时候遇到很多抑都的人,他们就是不肯坚持做一件事——坚持做一件事,类似把思维缠绕在一个中轴上,但抑郁症的人无法做到。我个人觉得,绝大部分人终生都没有“兴趣”。浅尝辄止不是不行,但我觉得有些浪费这一场“生而为人”。

Ting – 死亡体验馆创始人|2022年11月8日
// 坚持写作,是逃避现实的鸩酒,也是面对现实的解药;这两个时期,我都有幸经历过了。

中国人的生命中,一直存在着一堵可以用于依靠、或是等待被推倒的墙。孟姜女并不是以「物理」的形式哭倒的长城墙,而是一种「心理」层面的摧毁。如今,中国也有了这样一堵墙,它变成了数字的形态,以虚拟的文字记载之上。但它却随时可以被推倒、篡改、或建起更高的铁墙。

李文亮——中国哭墙|2022年9月9日

而今,所有民众的内心已经不再沉稳,只有发现枷锁已经绑在自己身上了,才意识到自身的命运。少数人看到了毁灭的威胁,他们英勇的警告换来的却是死亡。对这样的勇士,人民永志不忘。如果想付诸行动的人们,都要等待别人迈出第一步,魔鬼的报复就会来的更快,直到最后一个受害者被投入贪婪的魔鬼之口。

Die Weiße Rose|2022年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