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 Gears

△ 212|Wild Gears 找了半天,确实没有找到「Wild Gears」的中文学名叫什么。小时候拥有过一个这样的「玩具」,现在才知道原来它其实是一种工具:一个上面全是孔洞的和数值的齿轮圆盘,放在一个同样是齿轮作为内边的圆环里,当笔尖插入到这些孔洞之后, … Read more

禁止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被禁止的地狱笑话

△ 211|禁止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被禁止的地狱笑话 这个题目有点绕口,但逻辑很清楚,需要一层一层拆解。先是微博上出现了「别让地狱笑话侵蚀善良」的热搜,接着,在这个热搜的上一层出现了另一个比禁止地狱笑话更地狱笑话的地狱笑话:「郑州暴雨末日美学」。它的地狱笑话程度远远超过禁 … Read more

宇宙的记忆

△ 210|宇宙の記憶 / 潮汐が留め処なく満ちては引いているの/ 潮汐涨而又落 / 太陽と太陰は最古の役目を背負っている/ 是日与月背负的最古老的使命 ——《宇宙の記憶》坂本真綾 看了场关于宇宙的电影,虽然勾起了去年生重病时做的那些关于宇宙的孤独噩梦,但那份孤独和恐惧,却又像是 … Read more

第五十万字

一不留神,这个博客就已经承载了五十万字了,不过用TXT来作为载体,也仅仅只有1MB的大小。 对如今,1MB已经微不足道了,不过在还在用软盘作为载体的年代,虽然它只有1.44MB的空间,但用来储存在电脑上创作的文字已经完全足够了。 而如今,无论是音频、图片、短视频或是高分辨率的4K … Read more

比弱更弱

△ 209|比弱更弱 《二舅》这个视频本身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它的真假与否,对于如今的简体中文互联网而言,已经不再是一个需要人们去讨论的话题。更何况它发布的是中国年轻人较多的社交媒体平台,它本身拥有怎样的作用,对于「分析师」而言,和当年那个异曲同工的《后浪》一样,有各种 … Read more

人祸

△ 208|人祸 接着昨天的《车祸》继续说。 我前几天经历的车祸没什么「有趣的」,因为我并不是个会接对方茬跟他非要争出过面子和输赢的人,所以追尾的司机最后也只是接受了交警的责任认定处理,拿到认定书各走各的路互不亏欠。倒是在夜间交通事故处理办公室,我拿着手机记录了好几场属于别人的交 … Read more

车祸

△ 207|车祸 经历了一场车祸,被别人追尾,事故本身没有太多的乐趣,但是在夜间交通事故处理办公室观察到了很多趣事。 一般来说,一场车祸的发生,当发生事故的司机从车上开门走下来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了一个微妙的「竞赛」,妄图在一开始就给这个事故划分出「对与错」的定性。所以谁 … Read more

在我濒死之前找到我

△ 206|在我濒死之前找到我 「在我濒死之前找到我」的句式结构很像接下来我会创作小说《如果我死后你有空的话》的被否决的题目之一。因为它太直白了,直白到好像一句话就把整个故事的剧情讲完了。就是因为这个初版的直白得有点过分的标题,让我在后来的规划之中,让主角的「死」变成了 … Read more

千万别把我当人

△ 205|千万别把我当人 题目取自王朔的小说《千万别把我当人》,是因为突然重新理解了这本书。虽然与剧情毫无干系,但人生总得经历一个「特定的」时期,从以前完全不会想象到的视角,去看以前的自己;甚至是站在与自己完全对立的角色,看着现在和过去,颇有些值得玩味的意义。 今天的 … Read more

永远做不好的事情

△ 204|永远做不好的事情 我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看过一本社会调查书籍,里面调查的是关于中国家庭中自杀的成因。不过想想,这本书如果放在如今这个互联网被公之于众,那简直就是「禁书」——里面不仅有大逆不道的对原生家庭的探讨,认为孩子自杀有绝大部分因为父母;其中还有招致铁拳 … Read more

白名单

△ 203|白名单 不知道你的心里有没有一个「白名单」,就是对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值得被原谅和宽恕的,当然,这种白名单在实际应用的时候,往往会出现就算知道了对方出轨,还是会原谅对方,认为对方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好。这种「白名单」不应该算作蠢,毕竟他们在用自己的那套理论证明 … Read more

黑历史

△ 202|黑历史 有一次,一位得知我很多黑历史的朋友给另一个人说了我的黑历史,转而,那个第三人找到我,以这个黑历史作为话题和我开始了聊天。对方以为我会否认,结果我不仅承认了,还把这个黑历史写成了故事发布出来,结果它立刻失去了原有的作用——嘲笑、拉拢或者是要挟。 简体中 … Read more

知足、不知足和知不足

△ 201|知足、不知足和知不足 中国有一句非常具有魔力的「谏言」,其魔力跟「勤能补拙」一样,「知足者常乐」也是这样的魔力谏言,让人误以为,只要不停地说服自己「知足」了,就可以得到所谓的快乐一番。这大概是我小时候听过的,最不相信的一句「鬼话」,但似乎大人就是这样教育小孩子,或是他 … Read more

两百日

△ 200|两百日 文章的排序写到了「200」,就意味着这一轮的「五百日写作计划」已经完成到了第200天,仍觉得相对于500日来说,200天是一个不尴不尬的节点,距离500日的终点还遥不可及,但出发的起点也已经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在这里迷失并不一定是件坏事,毕竟过程比结果更有趣,不 … Read more

不允许的多重含义*

△ 199|不允许的多重含义* 乘电梯上楼,站在了电梯轿厢广告面前,第一次认真看了一次某化妆品牌的广告文案,每一屏的广告文案,至少有一个词组是紧跟着一个「*」的。而页面的最下方,用只有我这种完全贴近电子屏才能看清楚的字体大小,解释了那些极具煽动性、场景感词组背后的真正含 … Read more

「我们是最后一代」应对指南

△ 198|「我们是最后一代」应对指南 不知道到现在,还有没有人觉得当初那个「我们是最后一代,谢谢」仍然可以被理解成是一句「玩笑话」,那只是在某一个特殊的情况下,人们因为一时冲动脱口而出的对话。显然,从那个时间节点之后发生的事情来看,越来越多人意识到「我们是最后一代」这 … Read more

末日启示录

△ 197|末日启示录 刚才在饭后洗碗的时候,突然有了这个奇怪的灵感——依旧是关于末日的,但有了一个从未想过的角度,让这种末日的感受变得更加凄凉。 这个末日不仅仅是自然灾害所造成的,我觉得末世是人为的可能性更大,比如核战争、或是人类被卷入了无休止的政权斗争,最终导致人类 … Read more

灵魂导师

△ 196|灵魂导师 现在有点后悔出门的时候没有带着电脑,因为此时此刻在我一桌开外的下午茶餐桌那里,正发生着非常值得让我逐字逐句地记录下来的事情。 简单总结一下,这个餐桌上发生的,是一个努力想要穿出可以唬住自己公司的员工、但在我看来她更像是一个已经没人电招的陪酒女。而她 … Read more

风景画

△ 195|风景画 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水粉和素描,最不喜欢课程就是人物绘画课,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确实没能将童年时期暂未关闭的绘画天赋给发扬光大,更重要的原因,是有一次在绘画课上,和老师发生了不太愉快的争吵,才导致我不太喜欢画画这件事了。 我很不喜欢画人物,有色彩 … Read more

恶魔的理论

△ 194|恶魔的理论 我很认真地思考过,为什么我没办法写出类似脱口秀里轻松快乐的梗。一方面主要是这不是我的职业,我不需要为一个既不能讽刺当局、又要满足当下社会的敏感点、而且还要预判会不会某一天自己曾说过的这些言论,会成为被网暴的原始证据。要绞尽脑汁去想一个梗,确实有点 … Read more

剧本式恋爱

△ 193|剧本式恋爱 大概是因为,随着人生阶段的有所不同,所以在写作的时候,内容主题也会随着这些阶段不同而反映出完全不同的思考。我反观了一下自己在新500日写作计划里和上一次500日写作计划,关于「恋爱」的话题占比急剧下降,因为此一阶段的我,处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自然 … Read more

午夜场

△ 192|午夜场 准确来讲,今天的这则内容,并不算是提前写的,而且是它要定时发布的当天凌晨,被周遭吵醒之后,索性侧躺在床上用手机输入的。 在上一个500日写作计划里,我在很多奇奇怪怪的时空下写过文章。印象比较深的,有失眠到凌晨四点突发奇去楼下散步时写的;也有早上四点突 … Read more

忌日快乐

△ 191|忌日快乐 因为去年这个时候刚好是个新月,我又是刚好在那一天从病床上恢复意识醒过来,所以我在日历上把这一天标记为「忌日」。我在生活中的这些方面,是一个非常有「仪式感」的怪人,虽然这些仪式在别人看来,没有任何现实意义上的价值,但大概里面的逻辑只有我自己能懂——只 … Read more

不是所有的虫子都能变成蝴蝶因为有的是他娘的蛆

△ 190|不是所有的虫子都能变成蝴蝶因为有的是他娘的蛆 题目取自德艺双馨的郭德纲老师的段子,但今天要说的不是一回事儿。 相信昨天大家的微信朋友圈都被「狂欢」「吃席」「好日子」「笑一笑不损功德」这些东西铺天盖地地霸屏,如果您是参与这些娱乐项目的人,那我非常严肃地建议您, … Read more

非第一人称悲剧故事体验

△ 189|非第一人称悲剧故事体验 一般来说,当有人在跟我对话时,用「我听说」作为开场白的时候,我都默认这个故事是「假」的。因为「我听说」原本就是从一个主观加工到另一个主观加工的过程,这中间无论他们用多么客观的态度和身份,都没办法证明这条消息原本的真伪如何。当然了,那些 … Read more

猎巫游戏

△ 188|猎巫游戏 在台湾,「网暴行为」一般被称之为「猎巫」,即对一个公众人物或是网民各种人肉搜索,然后进行网暴的行为。这个词很「抽象文艺」,但又恰到好处地用一个中世纪后期大规模的群体事件涵盖了现代人的种种行径——大概世界就是个循环,只不过因为有了科技的发展,但这些「 … Read more

积木游戏

△ 187|积木游戏 这是接在《沙堆游戏》之后的另一个故事。 同样是小时候的游戏,不过「积木游戏」比「沙堆游戏」的规则更复杂、竞争更残酷。沙堆游戏因为是在一个局限的空间里,所以竞争是必然分出「输赢好坏」的。无论中间那条分立的「三八线」画得多明显,有的小朋友就是可以堆出好 … Read more

殉情游戏

△ 186|殉情游戏 前段时间有个很热议的新闻,被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大致是说印度有一对不伦感情的情侣,他们相约跳河殉情。结果男的在最后一刻反悔假跳,而女人跳河之后发现自己被「骗」,便游上河岸报警。 这种类似的新闻其实早就见怪不怪了,又因为它发生在印度,这个新闻作为嘲 … Read more

沙堆游戏

△ 185|沙堆游戏 楼下有小孩堆沙,两个小男孩在一米见方的沙坑里各自堆着自己的城堡,这让我想起了一件趣事。这件事本身没有什么乐趣,甚至是很多人的童年阴影,但它的乐趣在于,你总是能通过这种故事在脑海里浮现出一副让人生厌的嘴脸。 我小时候很爱玩沙,在沙堆上堆各式各样的建筑 … Read more

再创作

△ 184|再创作 最近莫名其妙地和以前一起写《美丽新世界》的友人联系上了,聊了聊这五六年的变化,颇有些感触。为人父母的、经历了好几场婚姻的、依旧单身但过得滋润的,每个人的故事都按照不受旁人指引的进程发展着。 当然,大家都默默遵循着一个「规则」,就是谁都不要提《美丽新世 … Read more

入夏式

△ 183|入夏式 一般在坚持写作的那段区间里,都会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个话题,年年如此,虽然有些重复,但还是不觉无聊,因为每一年都会经历一次,而且每一年都想不起以前为此说过什么。 「在夏天的时候,期盼着冬天的来临,又在冬天的时候,渴望夏天早点归来。」 去年夏天因为生病 … Read more

每月总结会让下个月过得更好吗?

△ 182|每月总结会让下个月过得更好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先要回答另一个与之相关的问题:「写日记是客观记录还是主观表演?」 写总结有很多目的,但是一旦对外,就必须要重新讨论一番。学生时代最烦的事情,就是要写每次月考的总结。不是不会写,而是翻来覆去就是那些口水废话,半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