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什么爱讲道理?

△ 090|人为什么爱讲道理? 我过去是个很爱讲道理的人,而且还是三段式地讲道理,结果现在反过来了。我不仅不讲道理,还总是把问题抛出来了、焦虑制造够了、或者是点出了核心之后,就懒得再说后话了。因为我意识到,讲道理本身,还得给人从「道理」的定义开始讲起,否则一个人认为道理是用来参考 … Read more

三夜四季

这两天在山里休假,毕竟还在「乱穿衣」的季节,又是在山区,可以在一天之内感受一年四季。这几天的文章也是提前准备好的,也得在一天之内模仿出每日三省的不同。

艾姆斯小屋

△ 089|艾姆斯小屋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关于中国互联网现状的讽刺漫画,两个人站在数字「6」或「9」的两端,一个人说这是「6」,另一个人说这是「9」。这是理解上的互联网上会吵架的根本原因,两个人站在不同的视角去看待同一个问题,自然会有分歧。但本质上来说,大家还是围绕着「6」和「9 … Read more

△ 088|泪 最近标题越来越短,因为没空想浓缩全文的标题了。现在写的内容,原定计划是29日上午11点自动发布的。 眼泪值钱吗?好像说法有很多,但我始终没有弄明白的是,为什么眼泪要和值不值钱挂上钩。男人有泪不轻弹,女人流泪就得安慰。反正我是个泪点不算高的人,不过这两年为别人流泪的 … Read more

姐弟

△ 087|姐弟 小区里有一对姐弟,姐姐走路只能牵着奶奶的衣角,稍微走慢了些许,就会被奶奶责备,而弟弟不需要走路,因为年龄小所以时常被奶奶抱在怀里,生怕受到外界一点伤害。 姐姐只有4岁,但是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做那个公主的美梦了;而弟弟刚出生不久,在他还不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的时 … Read more

文不对题

△ 086|文不对题 我做过一个实验,这个实验大概会惹到一些人,所以我先讲几个故事。 什么地方最容易看到理由「离谱」的争吵,我大概会推荐你去机场转转。在机场你能看到很多看上去离谱的争吵理由,但好像那个理由又是当下他们唯一能够吵起来的原因——吵架的双方多是乘客与地勤人员、父母子女、 … Read more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 085|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很显然,越是正经的题目,要说的都是不正经的事情。所以还请把标题这句话当成人生信条的朋友,在读到这句话的时候请关闭该网页,免得接下来的内容会引起你的(生理及心理)不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又火了。上一次火,是美国的一个特殊时期——美国19 … Read more

离婚协议与遗嘱谁最先生效?

△ 084|离婚协议与遗嘱谁最先生效? 这个标题看上去确实有点「扯」,那是因为你们还没有看过关于灵感来源的文章原标题:《离婚冷静期内立遗嘱,是一种制度设计的自主补丁》。怎么样,是不是还要「扯」? 自离婚冷静期实施以来,骂声一片,当「立遗嘱」成为离婚冷静期阶段的一种「流行」之后,竟 … Read more

无法成为牲畜的我们

△ 083|无法成为牲畜的我们 显然,今天的内容和昨天的《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是姊妹篇。 昨天还在说「猪瘟效应」应该是接在「鲇鱼效应」→「内卷」之后的反对「内卷」存在的新模式。结果没想到,反对「猪瘟效应」的新模式也已经出现了——最近有一个「面试侠」的「正能量」小故事。 公司面试我 … Read more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 082|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为了避免有「追热度」的嫌疑,特地用了一个3年前的日剧名字作为标题,但是今天本身想要说的也是这件事情。 前天在整理以前写过的东西,有些没能坚持下去觉得还蛮可惜的「专辑」。比如以前自己还开了个搞事情的公众号叫做「搞事心理」,主要是针对一些社会热点吐槽, … Read more

多做春梦有利于世界和平

△ 081|多做春梦有利于世界和平 在刷Instagram的时候,被投放了一个奇妙的广告——通过调节光束亮点节奏、频率、颜色等属性刺激眼皮的眼罩,似乎是可以让人在REM状态下进入到「美梦」状态。先不讨论这个东西是不是智商税,毕竟IG上面的智商税产品感觉要比中国国内落后好几年。但这 … Read more

R.I.P

前两天准备出差,但是身体真的非常抗拒要乘坐飞机这件事情,总觉得……那个时候写下了《定时死亡》,是希望和自己内心的恐惧做一个对冲和和解。 当听到飞机失事的新闻时,有一种奇怪的失真感,好像是得知自己死了一般。 《非公开梦境》的开场,是描写的一场飞机失事。那段文字是在某一次前往上海的飞 … Read more

我都破防了你为什么不能破防

△ 080|我都破防了你为什么不能破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破防」这个词就铺天盖地地烂开了,大概是因为官媒也开始用这些流行语,所以画风就变得恶心起来。官媒往往对一个网络用语加以使用时,一定会先采用「重新定义」的方式,摒弃掉该词组原来可能涵盖的「负能量」,然后重新注入仿佛人们听 … Read more

歉意终究只是唯心的存在

△ 079|歉意终究只是唯心的存在 上一次500日坚持写作的第79天时,蝉也未鸣。这才3月份,重庆已经热得不成样子,北京倒下了场大雪。 再过不久,就可以听到蝉鸣,从睡梦朦胧快要醒来时候的隐隐之声,到入睡前在耳边有些聒噪地循环的简单音调。蝉鸣倒有些挺适合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因为心境的 … Read more

真实的声音

△ 078|真实的声音 写作以来我一直都在询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坚持写作”,这个问题一直穿插在500日写作计划里面…… ……2016年年底,算是坚持写作以来的一次打击,虽然它的冲击远远大于我停滞写作的两年,但是它对我造成的伤害微乎甚微,从那一刻开始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 … Read more

博客的本质是电线杆子,所以难免会遇到乱尿的

△ 077|博客的本质是电线杆子,所以难免会遇到乱尿的 准确来说,今天的内容应该是昨天那则内容的延展。 博客可以是有各种形态,这个在昨天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但博客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好像还没有解答清楚。我想了各种可能的比喻,最后只能找到一个不太好,但是最接近的比喻。博客其实是电 … Read more

正经人谁会写博客啊

△ 076|正经人谁会写博客啊 对别人博客的吹毛求疵一直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兴趣爱好。博客是用来抒发自己情绪和自己和解的地方?博客不能用来抒发情绪而是要给人有价值信息的地方!博客是用来记录点滴生活无关他人的地方?博客不是日记本不需要让人知道你在经历什么在想什么而是要让别人能跟你产 … Read more

财富密码的核心是钱还是性?

△ 075|财富密码的核心是钱还是性? 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并不是因为在奶头乐看到了什么。我不是一个容易对奶头乐上瘾的人,点开视频背景音乐突然播放抖音神曲,我都会吓得把手机扔出去。而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昨天看到了一段有趣的对话。 一个用户在社群里面寻求帮助,由于自己的微信使用的是 … Read more

疑点管理系统 II

△ 074|疑点管理系统 II 接着昨天的内容,我们继续来聊「疑点管理系统」。 「疑点管理系统」的使用主体其实并不单单是我们想象的「怀疑者」,担心被人怀疑的「说谎者」当然也适用这个系统。无非是两种根本原因,一种是希望窥探别人,另一种是不希望自己被窥探。无论哪一种,围绕的关注点都是 … Read more

疑点管理系统 I

△ 073|疑点管理系统 I 「婚姻保险」、「死亡贩卖机」、「灵感贩卖机」,这些乍一看不太「正经」的名字,都是我过去的产品设计,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投资人,所以这些项目都没能启动,不过没关系,今天我又给大家带来了一个新的产品——疑点管理系统。 首先请先允许我介绍一下此前的几个产品, … Read more

猪与圈

△ 072|猪与圈 这事儿啊,发生在老老年间,具体什么时候的时呢,按行话来讲大概是「羊还能上树」那会。 刚开始养猪,养猪人还能让猪在圈外自由活动。但有天突发了一场猪瘟,一开始谁都没有在意这件事情,依旧让猪在圈外自由活动。是因为镇上领导咨询了本镇养猪专家,他说本轮猪瘟并不会造成太大 … Read more

定时死亡

△ 071|定时死亡 这两天我在想,会不会昨天发布的那篇文章,可能就是我这辈子最后定时发布的文章了。如果最后一篇文章是关于「道歉」的,这还蛮符合中国人的死,总是带着遗憾和对别人的歉意而告终。但是昨天的文章又不完全是在道歉,倒是在羞辱那些把道歉看得如此重要的人。如果真的昨天就死了, … Read more

中国人如何道歉?

△ 070|中国人如何道歉? 很显然,越是正经的标题,我就越是不会正经去写,越是前几天那种不正经的标题,我反而在讲正经的事情。 如何道歉?这个问题具有非常强烈的社会前瞻性,到现在还有一堆人在举例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费舍尔商学院副教授邓小燕的观念。但我个人觉得,她的观念已经显得有些「 … Read more

文艺青年的死亡报告

△ 069|文艺青年的死亡报告 还好把豆瓣注销了。两个豆瓣,一个注册于豆瓣创始的2005年,另一个注册于2012年。那个时候「文艺青年」这个词还没有太多贬义的成分,但是已经开始有了「圈地自萌」的态势。因为最近的「反智主义」对以前的「文艺青年」开始了猎巫行动:即把过去一些文艺青年的 … Read more

做爱的时候喊了前任的名字

△ 068|做爱的时候喊了前任的名字 这个题目应该是很多年前在写公众号图文时所用的一个题目,不过内容倒没有写太多尖锐敏感的话题,无非只是吐吐槽开开玩笑罢了。 但是真的会有人在做爱的时候喊了前任的名字?我看未必,现在做爱时候所用的称谓已经贫瘠到只剩下「爸爸」和「骚货」了,再有好听的 … Read more

杀猪盘本质是各取所需的商品买卖

△ 067|杀猪盘本质是各取所需的商品买卖 首先要说的是,我在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真的没有考虑到明天(文章是前一天晚上写的)是3月8日国际妇女节。所以必须在最开始稍显欲盖弥彰地解释一下今天的文章内容和妇女节没有任何的联系,因为文章中确实会出现女性被杀猪盘诈骗的讨论。 杀猪盘是什么 … Read more

隐私换便利

不知道为什么,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重复性地对一件事情进行重新考量,然后陷入到持续性地纠结当中——比如换输入法。 换成苹果全家桶之后,就一直在纠结用什么输入法。因为经常会有大量的文字工作,macOS和iOS原生输入法虽然在原生系统UI适配上做得不错,但是至今,macOS与iOS的词库不 … Read more

你猜我猜不猜得到你猜不猜

△ 066|你猜我猜不猜得到你猜不猜 接着昨天标题的逻辑,再说一个拗口的话题。 猜别人的心思是我的一种能力,但是也是我这辈子最容易造成恶果的能力。猜的关键是在没有得到答案之前要猜对答案,但是在答案揭晓之前,就只能等任何可能印证猜对的可能性,如果这个答案不出,那就一直猜下去。猜得越 … Read more

我谴责你谴责我不谴责他

△ 065|我谴责你谴责我不谴责他 没打算在博客上讨论战争的话题,不仅仅是会招来键政键战专家发表局势见解,也容易让精神俄罗斯人和精神乌克兰人,以及精神世界人道主义组织者就战争本身的「对与错」进行讨论而产生矛盾。当然,战争本身也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胜与败、赢或输,四种结局都可能带来 … Read more

负面关键词

△ 064|负面关键词 友博开发了一个项目,是能够分析一个博客的关键词,便拿我的博客「做实验」。在关键词没有被统计出来之前,我就预言我的博客一定会有一堆「负面词」充斥着关键词云——没想到还真是。 应该是从初中开始吧,我好像就被贴上了「心理黑暗」的标签。无论是写作文还是阅读理解,我 … Read more

嫖婊关系

△ 063|嫖婊关系 因为没想好写什么,便回头去看了看上一个500日写作的第63天写了什么。 189 | Evelyn 这是一首关于一对连体婴儿的歌曲,大致的故事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他们分别两个脑袋共用这三条腿、两个心脏、两个肺、和一个肝脏,她们从小生活在一起,喜欢着相同的颜色、不 … Read more

宦官的宝贝儿

△ 062|宦官的宝贝儿 不得不说,中文字的乐趣在于不闻当事人解释只由旁人去理解。「宦」字既可以指的是「官」也可以指的是「太监」,就看理解的人如何去理解,而不是由被贴上这个字的人如何解释。 古代做完「手术」的宦官,一般会把切割下来的部分称之为「宝贝儿」留在一剪梅手工艺人那里,由这 … Read more

捧臭脚的真谛是说它香还是夸它臭

△ 061|捧臭脚的真谛是说它香还是夸它臭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臭」字已经在我眼睛里完形崩坏了。 早上晚起,没时间想好今天的每日写作要写什么。索性在家做了清洁,做了一整盘生煎包子。本打算用「包子包面团究竟是包子还是馒头」为题写的小寓言,但细思发现「包子」在简体中文的环境下其实是 … Read more

被门夹过的核桃还能补脑吗?

△ 060|被门夹过的核桃还能补脑吗? 闲来无事,逛别人博客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有趣的ID——「被门夹过的核桃还能补脑吗?」,看到这个ID先是大笑了一番,接着觉得颇有几分浴室沉思的意味,结果还真的在想这个问题。 首先声明,文中即将出现的人物患有小儿麻痹症,可能会对其行为、认知等进行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