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徒猜想

I 她仿佛是一个关于恐惧的液压表。 在她彻底感知到恐惧的那一刻,代表着恐惧数值的血浆持续上升,从她极力张大着的口中灌涌而出。我确信这并不是我所预料到的事情,因为我仅仅只是在她的胸口扎了一刀,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把扎进她胸口的刀拔出来的时候,她便不受控地开始扭曲。她下翻着白眼死死地看 … Read more

第八十万字

博客已经完成第80万字,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在那个「写现代金瓶梅」家伙的怂恿下,我给博客追加了「犒赏」功能,只是为了让自己明白自己的「文字是有价值」的,从而解决一个开博以来悬而未决的问题——我在为谁写博客? 开犒赏以来,陆陆续续收到一些「打赏」,让我也享受着与恩客之间 … Read more

权力的本质

△ 334|权力的本质 本来这个话题不应该在这个「敏感时期」拿出来说,而且它本身也是打算藏在年度小说里的一个「课题」,但既然天时地利人和到了,那不妨拿出来说一说。 起初,是因为前天小区发生了那起「乌龙事件」,紧接着小区的物管在他的朋友圈发布了相关的「解释」——当然还是用了最没用但 … Read more

裸眼智力

「把眼睛摘掉,测一下裸眼视力。」 「不行,我不能脱眼镜。」 「最大的也看不见吗?」 「不是,如果我摘掉眼睛,看的东西都成镜外视力了,我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由于小王表情太过严肃、浑身散发着义正严辞的气质,不像是在开玩笑。所以医生欲言又止,只得在体检的「裸眼视力」栏上写了个 … Read more

从魔法中来到魔法中去

△ 333|从魔法中来到魔法中去 昨晚小区里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乌龙事。 因为混管阳性,有大白穿着防护服坐着出租车来小区「追阳」。在采集完样本之后,又在小区里脱完防护服准备乘坐出租车离开小区时,被小区正在散步的居民给拦下来。具体拦下来的理由我并不清楚,因为没有去凑这个热闹,但看样子他 … Read more

黑纸

「打印的规定下放下去了吗?」 「下放了,以后打印文件必须要经过审批,不打印来源不明的内容。」 嗯,问问题的人点点头,但见对方还有话要说,他又示意那个面露难色的人继续下去。 「但是,最近他们不打印也可以了。」 「什么意思?」 「他们拿着的白纸上面什么都没写,但是也能引起了关注。」 … Read more

BACKFIRED

△ 332|BACKFIRED 这是一段我第一稿没有写进小说里的桥段: 反对「宗罪死刑制度」的人们上街游行,与警察发生了冲突。由于采用「宗罪死刑制度」之后,社会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圆形监狱」的自我监视方式。所以警察的数量本身也被压缩在了一个「最低成本」之内,如何让少量的暴力系统管辖 … Read more

一种声音

△ 331|一种声音 虽然每个人都七嘴八舌地说着不同的话,到最后却变成了同一种声音。 我举起了白纸,你却从上面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征象,到最后我们只能发出同一种声音。 你唱起了最普通不过的歌曲,我却从里面听出了那些不平凡的含义,所以我们听到了同一种声音。 这个世界只有一种声音,我们却 … Read more

死去的人们请举手 II

△ 330|死去的人们请举手 II 说实话,我并不希望《死去的人们请举手》和《人命换算系统》还有后面的排序。 新疆有过两场烧到人心最深处的大火,一场是遥远的更像是一种「都市传说」,且正在渐渐被修正为「正确的集体记忆」的克拉玛依大火;而另一场乌鲁木齐大火,就在这两天燃烧在每个人的众 … Read more

举报

老王绝症还剩三个月,医生是这么说的,但是他挺了整整五个月。 这天,老王的儿子小王来换班照顾老王。 「爸,吃个苹果吗?」 「不要苹果要橘子。」 「老不死的!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这就去给你举报了!拔你丫的呼吸机!」

贞操锁的钥匙应该放在哪里?II

△ 329|贞操锁的钥匙应该放在哪里?II 谁承想,还真有人以「家长 贞操锁」这样的关键词搜索到了我的博客,估计他看的是《贞操锁的钥匙应该放在哪里?》,但那篇文章并没有指明到底在哪里能够买到适合给自己孩子穿上的贞操内裤。当然,我也很好奇,这个人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想互联网询问这个 … Read more

We All Burn To The Ground

△ 328|We All Burn To The Ground 坐在电脑前超过半个小时了,实在没灵感,所以干脆决定以耳机里随机的下一首歌作为标题。我的大脑还没有彻底从睡眠中醒过来,所以在潜意识还在占主导的时刻,这首歌的歌名已经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奇怪的抽象画面。 我过去有记录梦境的 … Read more

咖啡厅写作史回顾

△ 327|咖啡厅写作史回顾 昨天偶遇一位新博友的博客,他在「关于」之中提到了一句话:「我从来没去过咖啡馆,有丰富的想象空间,再加上一些娱乐作品里对咖啡馆的描述,所以它在我脑子里的印象大概是一个清净的好去处。」当下,我就在自己的灵感记录本里记下了「咖啡厅、写作」。这是我的第二次开 … Read more

八字比较重的时候照镜子看不见自己

△ 326|八字比较重的时候照镜子看不见自己 本着不正经的标题搭配正经话题的原则,今天的内容想说的是:自恋。 一般有人会用「自恋」来作为一种人格标准,来判定一个人是否存在自私的可能性——但事实上,自恋是每个人都与生俱来的能力,而且它的始发于求偶的信息,并不是一种后天获得性格属性。 … Read more

杀死那个还活着的人

△ 325|杀死那个还活着的人 杀死那个还活着的人, 在他最后一口气还未吐出之际, 他还可以用最后它的喊出救命。 杀死那个还活着的人, 在他把双手举过头顶投降之际,他还可以用双手示意最后抗议。 杀死那个还活着的人,在他靠在高墙旁大口喘息之际,他还可以用身体之重让它倒塌。 把活着的 … Read more

垃圾的人生需要一根拉霸的拉杆

△ 324|垃圾的人生需要一根拉霸的拉杆 如果没有计算错误,这篇文章在发布之后,博客的已发表文章字数就会超过 777,777这个数字,本来是想卡在这个数值节点写点什么,结果发现字数并不是个好控制的事情。所以今天的每日写作用了「拉霸」这个词,当然它还可以叫「角子机」「老虎机」「柏青 … Read more

童话毒物

△ 323|童话毒物 最近不知道为何开始流行一种新的「爱国流量密码」,其内容都是一致的——一个人拿着手机随便进一个书店或是超市,只要看见有儿童读物的地方,都会一页一页地点评这本儿童读物存在的「问题」。 首先那本书本身就是精心挑选的,放在一个本不属于它的位置,在视频里为了让人觉得那 … Read more

隐私游戏

△ 322|隐私游戏 过去在用安卓系统的手机时,很喜欢捣鼓各种各样的root之后的功能。比如系统解锁出错三次就会用前置摄像头拍摄一张当时的照片,这样就知道是谁想要妄图解锁自己的手机——当然,在用上这个功能之后,其实它并没有拍到任何想要偷窥秘密的人,倒是拍到过好几张喝了酒之后连续解 … Read more

摆拍与自我感动

△ 321|摆拍与自我感动 昨晚小区的业主群里沸沸扬扬一个消息,说是当晚8点30分的时候,希望各位居民在自己阳台开始唱歌,歌曲按照顺序是《团结就是力量》《孤勇者》和《明天会更好》。大概这个消息是7点30分的时候达到了传播峰值,那个时候,小区居民都在阳台上乱吼起来。因为疫情封控,这 … Read more

非普遍性悲剧理论

△ 320|非普遍性悲剧理论 列夫·托尔斯泰在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里的开场白用简单一句话道出了,《婚姻与家庭》每一期都要花一整本书的版面讲一大堆狗屁倒灶的、但又源源不断的婚姻与家庭的故事,每一幕每一场景总有可以打动读者的点。 那句开场白就是大家熟悉的:「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 Read more

独居、内裤与死变态

△ 319|独居、内裤与死变态 有这样一种自我保护的场景:独居的女性在自家阳台上挂晒内衣时,会同时也挂几条男士的内裤,以表示自己并不是独居的情况。 但是同时还有另外几种情况也应该考虑进去: 如果放在当前的性别议题之下,这三种情况分别会推导出三种结论:「处男自尊」「女性独立」「死变 … Read more

泛滥之爱与隐瞒之恶

△ 318|泛滥之爱与隐瞒之恶 一个孩子在母亲旁边努力地跟随着行走,一不小心,小女孩摔了一跤,还未爬起来就开始大声哭喊。母亲蹲下身子,不停给小女孩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没有看到你摔了,妈妈下次不会了。看到这里,我必须快步离开,远离这个「泛滥之爱」的修罗场。 这一切都发生在我眼 … Read more

时间管理不过是一群人的集体高潮

△ 317|时间管理不过是一群人的集体高潮 说这话多少有点「绝对」,但作为一位「前时间管理自虐者」,我个人觉得这是对「时间管理」这个命题最好的诠释。因为「时间管理」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在每个人都公平的24小时里,如何将时间最大化地利用,也必须遵守在24小时的时间规则当中。 之所以 … Read more

强控制欲的崩溃边缘性测试

△ 316|强控制欲的崩溃边缘性测试 记录点当下发生的事情。 昨晚赶在0点之前,终于回到了家中。原因是,疫情封控的这段时间,重庆的疫情与政策随时都在改变,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小区就不能回了。要赶回家是因为家里有猫,不得不赶回家,这是焦虑最初的来源。 在回城的高铁上,得知了一个没 … Read more

意识流断流

△ 315|意识流断流 昨天的《形状》并没有具体的灵感来源,仅仅是因为看见窗外的大雾,才有了因大雾而延展开来的内容。 从今年开始的五百日写作计划,我曾一度认为自己再也写不出「意识流」,一是因为在开始五百日写作计划之前,我已经将近三年没有认认真真写过东西,大脑早就锈蚀严重,别说去抓 … Read more

形状

△ 314|形状 此时此刻,窗外大雾,光从楼宇间透射而出,有了人类对光最初的认知——那些被留存在山洞壁画上的,人们以线条和放射的形状描述光的存在。在约翰·丁达尔出世以前,光就有了这样的形态,只不过后来才被命名为「丁达尔效应」罢了。 抽象的光,有了具象的形状,但它本身还是无法被触摸 … Read more

我缺席了儿子的割礼

△ 313|我缺席了儿子的割礼 明显今天的标题和昨天《我缺席了女儿的成人礼》是姊妹篇,昨天或许是从一个「真实」的故事切入,那么今天的标题明显就是在胡扯——那说明我就要聊一些正经的话题了。 我从小就不是个合群的家伙,所以更喜欢观察别人的「抱团」是如何形成又是如何瓦解的,当然很多时候 … Read more

我缺席了女儿的成人礼

△ 312|我缺席了女儿的成人礼 某地的疫情新闻发布会上,一位女性的社区书记动情讲述她坚守在疫情防控「第一线」的真情实感:她,错过了自己女儿的十八岁成人礼。这是多么令人惋惜的故事啊,她惋惜的大概是错过了女儿最重要的生日;而网友惋惜的是这个新闻发言人竟然还可以如此动情地讲述一个跟所 … Read more

三个愿望

△ 311|三个愿望 最近跟一群新认识的朋友从内子宫聊到外太空,说起很多「旧人旧事」,难免会在「冷却」下来之后,重新反省自己。我一直在追求某种意义上的生命不平凡,是因为害怕自己会因为太过平凡而庸碌一生。 之前在另一个博友那里拜读《谁是超级英雄》,有一个原本打算接下去的灵感——我在 … Read more

人格孤证

△ 310|人格孤证 整理垃圾邮件的时候,看到了一封内容含义不明的垃圾邮件。待我自己观察之后,才发现它是一份从左至右竖排文字,等我看完后才发现原来这是一篇文章。 文章的内容我还真就看进去了,大概是讲诉了一个古代断冥案的故事,即神明给受害者家属以及太守投梦,一步步揭开一桩凶案真相的 … Read more

与噩梦同眠

△ 309|与噩梦同眠 在开始今天的每日写作之前,我突然想尝试先正念呼吸三分钟试试。虽然思绪还是无法受控于「仅仅关注到呼吸上」,但它还是算成功了。睁开眼睛的瞬间,顿时觉得世界清晰了很多——不过我对这个「新生」的感觉没有太大的兴奋感,因为很早之前我就通过「控制变量法」将这种感觉进行 … Read more

非文艺性自我和解

△ 308|非文艺性自我和解 前段时间台湾的朋友跟我聊起,说蔡康永为什么「一把年纪了」,竟然还可以用文艺青年的方式,呈现许多让人乍一看还是会觉得心很暖的内容,确实让人佩服(无贬义)。当然了,按照文人相轻的准则,本身一些文艺青年是反对蔡康永一席人存在的,认为他们的鸡汤文学没有「深度 … Read more

辟谣

前段时间有人发短视频称,有防疫工作人员将不接受防疫工作安排的人捆绑在电线杆上,以此作为惩罚。今天有知情人士辟谣称: 「不是电线杆,是路灯!」

如果人生是一场话剧,显然也只有3%的人是编剧和演员 II

△ 307|如果人生是一场话剧,显然也只有3%的人是编剧和演员 II 接着昨天的内容。 这个世界有四种人,共同构成了一个循环的「生物链」。「编剧」去发掘现实生活中的人性,将他们拆解成方法论;很可惜,这个方法论只有「演员」能看懂,他们知道如何将剧本举一反三地用在自己的世界,成为拥有 … Read more

如果人生是一场话剧,显然也只有3%的人是编剧和演员 I

△ 306|如果人生是一场话剧,显然也只有3%的人是编剧和演员 I 昨天的文章有博友留言,确实觉得我用来作为焦虑症「脱敏」的方法太过硬性——但这是我觉得的乐趣所在,似乎我从小就是一个喜欢毁灭重建的人格。虽然我拥有高敏感性,能识别到不同人的情绪变化,但是又喜欢利用他们的虚伪和隐瞒去 … Read more

如果我变成昆虫你还会爱我吗?

△ 305|如果我变成昆虫你还会爱我吗? 收集过两则发生在飞机上的小故事,其中一个,就是有人问到了「如果我变成昆虫你还会爱我吗?」这个奇怪的问题。 第一个故事,是美国航空上,一个男乘客在航班上跟女友提出分手,以为女友在公共场合能控制得住自己。结果女友当场崩溃,在起飞前,机组人员要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