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比赛而比赛的比赛

△ 059|为了比赛而比赛的比赛 我不是很喜欢比赛,因为有些比赛一定是我赢,有些比赛我再怎么努力都是我输,所以输赢本身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参加的是何种比赛。 倒是有的人偏偏就喜欢和人比赛,除了那些体育竞技类的比赛,还有些比赛往往藏在人与人之间。这种比赛没有标准、没有规则、甚至连 … Read more

绿色

△ 058|绿色 昨天在整理图文的截图,顺便「复习」了一下《问题厨房》,那段关于「绿色」的独白,还是那么地发人深思。 在中国,男人站在女人的视角去思考女性问题,一直是被人所诟病的症结。所以我很佩服日本的剧作家,也就是《问题餐厅》的编剧坂元裕二,他能用男性的视角去讲述女性的故事,却 … Read more

拆田

△ 057|拆田 楼下那片在围墙里面被藏起来的田地被拆了。 我从上一个500日创作的《∞》里面,愣是没有找到关于这片田地的文章,我明明记得写过关于它的故事。其实那是一片一直没有施工的工地,大概是因为没有开放商接地,所以那一片区域被围墙给围了起来。不久之后,就有附近的居民发现了这块 … Read more

文凭本质上和卫生评级一样

△ 056|文凭本质上和卫生评级一样 早上吃个苍蝇馆子,墙上那个代表着「较差」的C级卫生评级赫然在目,但也不耽误我吃这家苍蝇馆子的食物,这家店我已经吃了15年以上,好像它也从来没有突破过这个评级。后来也有人陆陆续续来这个馆子,但是并没有人在乎这个所谓的评级,至少这个评级并没有对这 … Read more

别把用户当傻逼

△ 055|别把用户当傻逼 接着昨天的《得把用户当傻逼》继续说下去。 没想到关于健康码的事情还在继续。就算昨天主动去做了核酸,没想到自己的健康码昨晚还是「消失」了。没错,在绿码、黄码和红码的基础上,又开发了一种新的模式——即健康码无法被查看。我相信做这套逻辑的人,考虑的是不要把那 … Read more

赞礼

和朋友说到窒息死亡会有勃起现象,想起了上一个500日写过一个关于这样的场景小说。 872 | 赞礼 他最终还是意识到这不是梦,因为他明显地感觉到脖子上面套着的绞刑绳,但是他并没有站在随时可能打开让他腾空绞死的木板上面。他浮在空中,用一种他无法解释的状态,仿佛他已经得到了永生——但 … Read more

得把用户当傻逼

△ 054|得把用户当傻逼 这里指的「傻逼」,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傻逼。过去作为一个产品经理,我发现无论我们为用户设定再怎样清晰简单的流程,他们还是不会使用,根本问题到底是出在产品对用户的教育方面?还是出在产品设计仍然不够清晰简单?还是说傻逼的真的是用户? 虽然顺利从成都「逃」了回来 … Read more

细水流长

△ 053|细水流长 「细水流长」的反义词是什么? 这似乎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反正我能想到的反义词就已经有好几个了,比如「大手大脚」「轰轰烈烈」「道阻且长」。这还蛮适合语文老师作为一个开放题,出给正在学习「是非观念」的学生,让他们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而是因 … Read more

排队

△ 052|排队 好巧不巧,成都限行,今天没办法开车离开。滞留至今天晚上,就必须得持有48小时后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才能顺利离蓉,所以早上不得不整理好情绪,去医院预约了核酸检测。到了医院才知道,原来预约核酸检测的已经排队了整条街道。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排队的人,因为大多数时候,我不会「 … Read more

命与运

△ 051|命与运 最近在成都出差,说是出差,事实上是来接家里的第四只猫回家。 刚接到猫的第一个晚上,就发现小猫的瞳孔散瞳看不清东西,才意识到可能这是一只「有问题」的小猫。因为没有能够接诊眼部疾病的夜间医院,就只能带着小猫回酒店继续等。那晚我半梦半醒想了很多,本想用「契约精神」去 … Read more

十分之一

△ 050|十分之一 新一轮的500日写作已经完成到第50天,进度到了十分之一的时候。至今我也没有为这一次的500日写作找到一个确切的「主题」。如果说上一个500日写作是一种自我极限的探索,一天三篇或长或短的文字,看自己能不能坚持到第500天。这种写作的拉力极限,最终我算是扛下来 … Read more

轮回

△ 049|轮回 在上一个500日写作在第四十九天的时候用了这个题目。无独有偶,我在刚才在思考今天要写些什么的时候,也想到了「轮回」这个题目。因为这两天出行成都,总有一种轮回的感觉。 上一个《轮回》是因为家里养的已经枯萎的植物,竟然意外地发芽活过来了,所以才用了这个题目。去年生病 … Read more

扫雷游戏

△ 048|扫雷游戏 有几则以前的见闻,可以和大家聊聊。 没人可以从对方的手机里活着出来 第一个故事,是一对情侣在吃烧烤时争吵。 大概是女人在吃烧烤的时候,突然突击检查男人的手机。女人将男人的手机从QQ检查到微信,又从通话记录检查到短信内容。每找到一条她认为有疑点的信息,就会直接 … Read more

说性别

△ 047|说性别 关于性别的争论(也可以说是战争)已经够多了。今天要说的,只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IG上面一些明星、流量主给自己的简介加上了he/him、she/her这一类的标签,按道理来说,这本应该是LGBTQ群体的「Pronoun」标签,但是迫于「放弃 … Read more

社会性死亡

严歌苓一夜之间在「简体中文互联网」被社会性死亡了,这是可以预见的,颇令人唏嘘。我也翻出了另一则当时在未注销豆瓣之前曾发表于豆瓣的文章,不过因为那个时候豆瓣的审查机制,这篇文章只有前半部分。 《我也曾幻想过社会性自杀》(原文已删) 找了很多数据,始终没有找到最新的。 最终只能找到1 … Read more

说放水

△ 046|说放水 说这个话题似乎有点错过热点了,因为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已经举行完所谓的「年会」了。之所以会在今天凌晨爬起来突然在手机上留下这个今天得写得关键词,是因为突然想起这几天在看开心麻花综艺节目的时候,没想到(其实不用想不到,这是必然的)也听到了有人对这个节目的「Judge … Read more

说阉割

△ 045|说阉割 接着昨天的话题说。前两天看到一个很离谱的招聘信息,不过这个招聘信息玩梗的可能性更大。招聘信息大致是说,诚招一个体格强健的男性,去做一个私人别墅的保镖。私人别墅里面所住的是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而这些女子都是同一个人包养的情妇。保镖有丰厚的薪资,但是唯一需要的就是 … Read more

说偷情

△ 044|说偷情 上一个500日写作在第44天用了《不愉快的果实》这个题目,这是2016年一部很有现实意义的关于偷情与婚姻的伦理日剧,现在再回过头来用这个题目说说不同的感受。 前两天看到一个很离谱的招聘信息,不过这个招聘信息玩梗的可能性更大。招聘信息大致是说,诚招一个体格强健的 … Read more

说B

△ 043|说B 「JB太可怕了!」「我的B没得治了!」「爸爸的B恶化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逛简中网络时,都以为自己在解码机密文件。特别是在没有注销豆瓣之前,常常会有人转发通篇都是拼音缩写词的内容,看了半天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谁。我就像个原始部落的野人一样,要从头开始学习他 … Read more

说神

△ 042|说神 今天要说的神,并不是存在于宗教世界的神,而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神」。 中午在商场餐厅吃饭时,隔壁桌来了一家子,一对夫妻、他们的孩子和一个老太。落座之前,我就无聊地在分析这个老太到底是夫妻二人谁的母亲。随后发生了以下几件事情,你不如也分析分析: 男人和女人坐在一边, … Read more

说社交软件

△ 041|说社交软件 很久不会去微博主动索取信息了,经常都是身边人告诉我最近微博上又发生了怎样怎样的事情,才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一二。再想要回过头去深入了解事件本身时,这个事情已经在微博上发酵成双方对立、互相谩骂甚至是权力对冲的局面。但是这群人在叫嚣些什么、在互相指责些什么 … Read more

说崩溃

△ 040|说崩溃 昨晚终于把自己的博客搞崩溃了,懒得排查问题点就只能恢复到昨天凌晨3点的备份,不仅昨天白天发布的文章没有了,就连别人的评论也没有了。 网站崩溃尚有可以恢复如初的备份,人就难说。我算是经历过人生崩溃的时候,当然我的崩溃对于很多遭遇不幸的人来说简直微不足道,只是我经 … Read more

匿名游戏

△ 039|匿名游戏 匿名是一个很诱惑人的设定。 匿名就意味着你可以说很多你带着名字所不能说的事情。但是你需要对匿名负责吗?这个就不太好说了。 记得我过去写过一个真实的笑话,是自己在前前公司的时候,行政部满怀信心地上了一个所谓的「匿名论坛」,让大家以匿名的身份在里面对公司提出建议 … Read more

中国哭墙

△ 038|中国哭墙 2月7日的凌晨2点58分始,是李文亮医生逝世的第二年,但是也有人认为他的确定离世时间应该是0点38分。到最后就连他离世的时间至今都没人弄清楚,但是所幸他的微博被留了下来,这里便成了「中国哭墙」。 去年这个时候,我也曾在豆瓣写过一篇文章,只是用「李文亮」起了那 … Read more

说梦

△ 037|说梦 你们有经常梦见过同一个地方吗? 如果有,一般来说会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个同样出现的场景多源于原生家庭对人造成的影响;另一种原因是有可能沾惹上不该惹的东西了。 想了半天,今天的「说」用这样有些玄乎的开头开始了。其实今天不是来解梦的,是因为昨晚做了一个冗长真实的梦 … Read more

说死刑

△ 036|说死刑 截至2022年,中国(除香港、澳门外)仍有46项法条包含死刑,仍然是目前保留死刑的国家中罪名最多的国家。 之所以会突然说起这个话题,是因为最近「徐州丰县一女子生育八个孩子」的事情被扯到台面上来。从而牵扯出更大的「拐卖妇女」的冰山,甚至还有很多被拐人员,因为逃离 … Read more

说素质

△ 035|说素质 昨天难得影院观影一次,但是也说服自己大过年的去影院看电影本就是折磨自己,所以不要对别人的素质抱有太高的期望。这话说出来有点气人,但是这应该是大多数时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至少不要成为在别人眼里「没有素质」的人,如果遇到别人是这样的人时,我就降低自己对事件本身的 … Read more

抢红包

△ 034|抢红包 前天花了一整个下午完成了昨天发布的刻意写作,脑容量瞬间榨干,这两天又只能说说身边发生的事情,不要去打扰到潜意识冷却读条。 自从微信有了折叠聊天群功能以后,我就把天天转发「就在刚刚,发生了重大事情!」「再不看就晚了」「这个东西每个人家庭都有但危害巨大」这类文章的 … Read more

影子

△ 033|影子 生计 这是他第五次来卖画了,画廊老板虽然看上去还是那么热情,但是也藏不住地露出了嫌弃的模样。他在手心点数了两回,把钱交给了画家,随后又递给了一根廉价的香烟,这是他的待客之道。一开始对于这个穷得只能靠卖不出名的画为生的穷画家来说,画廊老板递出的香烟是一种热情,现在 … Read more

所谓大师

△ 032|所谓大师 起床前看到一句话,觉得挺有意思——「一个人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大师。」 之前就吐槽过「中式哲学」的共通性,这句话也极具「中式哲学」的魅力。 中国人的至理名言都有一个共通的点,就是追求用极少的文字,加上前后对应的排比,然后说出一个人生阶段的整体性总结。但是这些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