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茧房


△ 358|情绪茧房

这几天父母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一方面是为了确认我和妻子感染奥密克戎以后的身体状况,除此之外他们没有说起任何关于「家里」的事情。

在此之前,奶奶因为脑梗住院很多天,又先后在院内被感染奥密克戎、又是查出血小板过低的症状。一时半会查不出什么环节出了问题,所以这件事就一直这么拖着。当得知我跟妻子在家也被感染奥密克戎之后,父母再给我打电话确定身体状况的时候,都完全不再提起奶奶的事情。

到头来,他们对我从小的评价是一个「过分懂事」以至于「报喜不报忧」的孩子,让人担心。结果到最后,他们两个人也在用一样的方法为我制造一个情绪茧房,美其名让我能「安心养病」。他们不提,我也没有特地去追问,没有消息或许就是最好的消息。


我几乎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所有的情绪信息都被统一归类,哪些情绪是「内部」的,不应该让它们影响到别人;哪些情绪是「外部」的,就是想要对方跟着自己陷入到一样的情绪之中。但我偏偏就会识别出这些隐藏好的或是刻意粉饰之后想要告诉所有人的信息,所以我总是能第一时间猜到家里发生了什么——比如父母吵架、或是家庭内部有了门户与门户之间的矛盾。但我又必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故意相安无事地活在被家里人制造的情绪茧房之中。

不过这次有些不同,父亲竟然给我讲了他们几兄妹对奶奶「后事」处理的家庭会议:他们做了什么、打算做什么、准备提出一个怎样的决议等等。换做以前,他不可能给我讲这些,只会在事情拍板之后,才会告诉我他们是如何处理达成了何种结果。

虽然我无法参与他们几兄妹的家庭会议,但他告诉我的目的,大概是想让我知道——原来那些所谓的情绪茧房并不是在隐瞒信息——而是在寻求一种解决方案,但这个问题还不足以需要得到外人的同情和协助,所以他才会如此小心翼翼地将我放在一个情绪茧房之中,确定我不会因为这件事而产生过分的担心。


我母亲的处理方式则不同,我从小需要识别她细微的情感波动。

比如当她在偏头疼时,她不会对外宣称自己正在经历什么,但是她会哼哼唧唧地不停表现出她的痛苦和烦躁。以至于我必须要识别这些信号,为她提供帮助和安慰——当然,更多的是需要安慰。她也在为我制造一种「情绪茧房」,但这个茧房的目的是将进入范围的人都锁定在其中,以明确地告知所有人她正在经历什么、需要什么。我能最快识别,所以也是最快给她提供帮助和安慰的人。

这种茧房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她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情绪上的索取。

但有的时候,她会把这个情绪茧房为我持续留存,暗示我来做当天的晚饭、或是帮她处理一些她「没办法」处理的事情——但这些,本身就是我得做的,在固定了模式的情绪茧房里,这些都是「必然」。但问题在于,我可能持续在这个情绪茧房之中,而她却出门打麻将、或是已经完全跟没事一样开始自己的生活,但我必须遵循在这个情绪茧房的规则之中——我要帮助她,并为她提供情绪价值。


另一种情绪茧房,是「作茧自缚」。

我处理过一对情侣的纠纷,男生很细心,会主动照顾女生。但似乎无论他怎么做都做不好,所以我们针对这个事情寻找过「症结」。有一年冬天特别冷,我们在外租房子住的几个大学生并没有花钱买暖气,所以房间里多少有点冷。而那个女生因此感冒生病,男生一直在照顾她,端茶送水无微不至。一连好几天,都只看见男生从房间里进进出出,一会灌热水袋一会倒水什么的。

他询问我能不能帮他们两个人做点饭,因为是在没时间去买菜了,因为女友随时会使唤他要这要那。吃过午饭之后,男友下午有课不得不去学校。但是他又不放心自己的女友,所以就问我能不能帮他随时注意点,比如他女友咳得厉害的时候,给他发消息告知一声。我很淡定地告诉他:你就安心去上课,都是成年人,死不了人的。

他刚出门没多久,他女友就从房间里出来了,开始找吃的、下楼买冰淇淋和小吃,跟那个病恹恹的样子完全相反。结果没想到男友这个时候还是放心不下回来了,见自己女友又是吃冰又是到处乱跑的,他火一下子就上来了——我还以为他们会因为女友「装病」这件事在吵架,结果男友生气的原因是女友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病当回事。

「但是他的女友真的需要他这样的照顾吗?」


我小时候生病,觉得自己快好了,就开始作自己,高烧之后觉得很热,就跑出被窝在凉快的地方窝着。一开始我妈还会追着我打,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这样会加重病情。直到有一次她懒得再管我,就放任我「自己找个舒服的方式」,结果那一次病情加重,我在床上躺了两天,自此我就再也很少这样作了。

我把这个方法告诉那个男生,想让他明白「冷暖自知的关键是自知,而不是你告诉她何时冷暖」。结果他很难过,觉得自己这样照顾女友,女友却不当回事。他不过是为自己制造了一个情绪茧房,让自己在一个「绝对不会被对方道德绑架」的道德低洼,委曲求全地服务对方,事实上他只是想要在一个「情绪茧房」之中得到自我保护,而不至于被对方「责难」。

女友要作就让她作吧!她是一个成年人,本就该为此负责——但如果女友作完之后,让自己病情加重,反过去变本加厉地绑架男友,那这又是另一种「情绪茧房」的乐趣了,这不是作茧自缚,而是女友想让这个茧房变得更加的坚固,以至于男友不可能逃出去半分半毫,时时刻刻都要围绕在自己身边,沦为道德绑架的筹码。

当然,这两人的争吵后来还在继续。女友说「自己知道」,然后开始作;结果病情加重之后,男友不想再管她,结果女友找到了反过来道德绑架的资本,抱怨男友不关心自己。总之他们两个的争吵,是我住在那个出租房头一年的固定节目,这种道德绑架重新洗牌发牌的游戏不在少数。


跟「信息茧房」不同,「情绪茧房」并不是当事人自主选择信息的内容和来源,更多的情绪是由别人提供,甚至是将你困在某种情绪之中,好让你持续不断地感受同样的情绪摧残。

等到你认为可以突破别人的情绪干扰破茧而出时,你才放下你在这些情绪茧房之中,已经化作了一滩腐烂的尸水——你没有任何意义上的进化,因为这个茧房不是代表情绪上的进化,而像是蜘蛛缠裹的丝网一样,直到将原本属于你的情绪都腐烂殆尽。

去死吧,都去死吧,在情绪的茧房之中,让我们一起变成最丑陋的情绪生物吧~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