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幻想原罪


△ 007|性幻想原罪

这两天有一个有趣的事情,手机游戏原神为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将游戏中女性角色的「丝袜」装、飞行视角时能看到从下往上仰视女性的视角,通通从游戏中取消了。一开始游戏开发商还在公告中,明确说明是「为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紧接着就连这个前置定语都被删除了,直接对外宣称是「游戏优化」。

接着就有人开始猜疑,到底是因为被人举报,还是真的是游戏开发商为了符合规定,不得不作出「壁虎断尾」的事情。之所以我说这是「壁虎断尾」,是得把这个事情重新放回到所有的条件之下——对方可是米*游啊!一个为了赚钱,都公开说抄袭游戏是原创的游戏开发商,怎么会「反向优化」自己赚钱的项目呢?本来就通过擦边球的方式吸引了大批的男性玩家,怎么又可能在这个点上面,去激怒吸引来的男性玩家呢?

所以大部分的人猜测,大概是因为游戏里的「擦边球」被举报了。

Photo by Castorly Stock on Pexels.com

「游戏里的女性角色不应身着暴露,会带来不好的影响。」梳理完整个事件新闻,一头雾水的我也只能得出这个结论。可能是因为游戏里的「擦边球」太过头了,以至于会带来不好的影响。但到底是什么不好的影响,这又得放回到现实社会来分析了。

最开始,「女性不应身着暴露」的讨论往往是接在女性被强暴的新闻之下,一方认为「女性不应身着暴露,这样会增加自己被强暴的风险」;而另一方则认为「女性如何穿着是自己的自由,不应该秉持受害人有罪的预设条件去妄加批判受害者」。

其实这个讨论本身是有意义的,只不过这个话题最终都会被激化到「女权主义」与「男权社会」的对峙上面。就事件本身而言,这原本也是刑法学上面会经常涉及和讨论的课题。无论国内外,据统计强奸案有80%都是熟人作案,而犯罪动机的本身,其实和穿得多穿得少没有太大的关系。许多案件的原始出发点,就是一个强奸犯,对一个熟悉的女性产生了性幻想。穿多穿少更像是一个触发条件,而非是前提条件。

但在反智主义的现代社会,逻辑公式往往可以省略很多中间的推导过程,直接将「穿着暴露」和「容易遭受强奸」给画上了等号。

所以我们又回到游戏整改这件事,如果真的是被举报了,那到底是哪群人去举报的呢?如果是「女性不应身着暴露」的人去举报,那为什么现实女性就可以「身着自由」,但游戏里面的女性就必须裹得严严实实呢?反过来,如果是「身着自由」的人去举报,那这件事情本身就是矛盾的,难道游戏里面的女性就不能代表女性了?如果游戏里面的女性都被限制了,那这岂不是更符合「男权社会」的刻板偏见认知?

所以看来看去,我都没有明白这场游戏整改里的核心到底是什么?

反过去搜索了一下国内的新闻,游戏里女性角色的「衣着暴露」确实是很多人争论的事情,特别是说到对未成年保护的时候,女性角色「衣着暴露」就成了「原罪」,是因为女性角色的暴露,导致对未成年造成不良影响的核心问题。放到中国社会去思考这个问题,还真的挺有趣的。

不知道你们小时候有没有陪父母一起看过欧美电影,那个时候的欧美电影都是模版化的:英雄出征、英雄被人陷害、英雄找回自己的名誉、然后英雄救美、最后英雄抱得美人归。往往在故事的最后,都是「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而这个时候,英雄必定要深吻自己的美人。有的父母会切换电视,避免孩子看到接吻的镜头;而「训练有素」的孩子,则会自己蒙上眼睛或是假装去拿零食,避开观看接吻的镜头;还有一些「自我阉割」得比较彻底的孩子,会主动离开座位回房间做作业,而避开看到这些接吻的镜头。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无论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都会熟练地知道欧美英雄电影的结局一定会上演这一出?而往往到故事的结局时,一家人都会为这个既定的结局做好准备,换台的换台、尴尬的尴尬、无视的无视、自我阉割的「挥刀自宫」。反过来想,如果在结局换台了,小孩子自己离席了,是不是意味着其实大家都墨守成规,英雄和美人必定会接吻,更甚还会出现床戏。那这些「接下来」的画面,其实早就出现在了每个人的脑海里,因为这是既定的事实,无论怎么遮挡,作为人这样的动物,都会想到的事情。这不是教育所使,而是本能的生理反应。

所以问题不是出在你看到了什么上面,而问题是出在你从看到的东西想到了什么。性幻想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固执守旧的逻辑规则。而从游戏角色的丝袜联想到性,这种「恋物情结」在心理学上被统称为「Fetish」,丝袜只不过是Fetish里面的一个极小的分支罢了。但大多数的人(或者说是中国人),将Fetish当成是「原罪」,是诱发人们犯罪的根本原因。

这么多年以来,我们都在致力于铲除这些「原罪」,游戏中的丝袜会给人带来不好的幻想,所以我们砍掉了它!根状物会让人联想到阳具崇拜,我们从今天开始不能对根状物进行强调!啊这里有个洞,这个洞会让人联想到交媾,我们得把这个洞填满!……这样的一刀切,我相信你无论是作为一个Gamer还是一个普普通通活着的人,都无时无刻会在经历的。

说到底,只有心中都是性暗示的人,才会把任何的事情都当作是「原罪」,「看到一个洞就想插」这其实也是「Fetish」里面比较低级的一种,只是这群人不想承认罢了。所以啊,只有比你心更脏的人,才会想到你想到的脏,但是这群人去做「性幻想红卫兵」也没错,因为他们能够预判到哪些东西会让你产生性幻想。

不过,这样的社会氛围其实和集体免疫差不多,如果大多数的人都是接受「自我阉割」的教育方式,那么将性幻想作为「原罪」就会越来越夸张,但是解决办法也很简单——这群人就是因为太明白性幻想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他们才能游刃有余地去阻止别人的性幻想。那只要在集体免疫中加上一些「变异病毒」,刺激到他们顽固不化的性幻想防御,攻破这群人的防线,那整个社会的氛围,又回倒向另一边,开放但是充满危机。所以如何平衡,才是这件事情最有趣的地方。

不过在中国还有一个更有趣的玩法,因为东亚人的含蓄和对性的不公开,所以文字游戏便成了最有趣的领域。比如夏目漱石,会将「我爱你」转化为「今晚月色真美」,来作为含蓄(但其实很露骨)的表白。

「今晚我想和你睡觉」,这他妈是流氓。

「明早我想和你起床」,这他妈就成了徐志摩。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