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


前两天准备出差,但是身体真的非常抗拒要乘坐飞机这件事情,总觉得……那个时候写下了《定时死亡》,是希望和自己内心的恐惧做一个对冲和和解。

当听到飞机失事的新闻时,有一种奇怪的失真感,好像是得知自己死了一般。

《非公开梦境》的开场,是描写的一场飞机失事。那段文字是在某一次前往上海的飞机上写的,那趟飞机由于航道遭遇了好几次气流,飞机一直处于颠簸的状态,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个时候掏出了笔记本,将这段飞机「失事」的感受给写了下来,成为这部小说的开场。

一切都好真,但是一切都好失真。

虽然已经不在航司工作了,但听到飞机失事的新闻,还是会从心底地感到意外和难过,这应该是在航司入职培训时留下的「阴影」,参与安全学习的时候,需要不停地观看航空失事的事故回顾、重复学习事故征候的可能和应对方式。结果到头来并没有对事故有麻木,但这就是教育的目的,让恐惧深刻,不得不让人对安全检查产生必要的敬畏。

逝去的人,有诸多值得被同情被记起被缅怀的,但是活着的人还是得继续,幸存者偏差也好、自我欺瞒也罢。但总比再经历一次事故的好。这个时候,又必须得拿出概率学的数字来欺骗自己,一旦有一次事故发生,是否意味着事故的概率又重新归零,然后开始新一轮的计算?

很残忍不是吗,但活着不就是一种残忍的奢望吗。

祝所有还能活着的人,继续好好活着吧,无论用什么方法,用概率欺骗自己,或是用恐惧逃避现实也罢。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