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待无花空折枝

△ 180|莫待无花空折枝 每段时间,我跟老婆都会想要逃离「人间」一段时间。所以会找个幽静点的地方住上几天,回看了一下《△》的时间线,上一次「逃离人间」也是住在这个幽静酒店,写的是《花开堪折直须折》,那今天就接着它写下去。 还是让那个「日本花艺大师」出场,上一次主持人在采访她的时 … Read more

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 177|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天气燥热,半天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干脆又用了那个偷懒的办法——去看了上一个500日写作时,在第177天的时候用过什么灵感——《扑热息痛》,写的并不是它的效用,而是它背后留在我记忆当中的一个故事。 我记得那段时间正是全国开始试运行“用身份证才能购买安眠 … Read more

因噎废食的乐趣在于人不只是被噎死的

△ 176|因噎废食的乐趣在于人不只是被噎死的 刚才吃饭的时候,突然有了这个奇怪的灵感。是因为我在我握着筷子的时候,想起了一个很无聊的「坊间传言」——一个人握筷子的远近,预示着他们要远嫁他乡还是跟隔壁老王在一起啊。不过这个逻辑禁不起推敲,因为人们很快就会发现,筷子拿得远不一定远嫁 … Read more

全球富婆通讯录

△ 174|全球富婆通讯录 首先无论是因为标题党点进来的,还是因为搜索或是有「需求」点进来的,在这里我都必须澄清一下——本博客有一个很核心的价值观:「越是正经」的标题说的都是「越不正经」的事;反而「越是不正经」的标题可能讨论的却是「越值得正经讨论」的话题。 不知道你有没有观察过, … Read more

跟家里人讲道理和下命令哪个更有用?

△ 173|跟家里人讲道理和下命令哪个更有用? 这是一则我收集了很久的故事,差点把它给忘了。 我岳父有个习惯,就是比较“独”。经常在集体活动的时候,他会一个人跑走单独行动。为此我岳母没少说他。他基本上是置之不理,也不辩解。就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这次做核酸就暴露了这个问题。我们测 … Read more

酒壮怂人胆,也软壮汉膝

△ 172|酒壮怂人胆,也软壮汉膝 前几天有一个新闻,不过因为最近发生了太多狗皮倒灶的事情,所以这个新闻并没有成为大多人眼里的「趣事」。我倒是在看到它之后,就将它保存进了素材库里面,颇有些值得玩味的地方。总的来说,这个新闻,就被我总结成了标题这十个字。 新闻大致是说,一个酒友在医 … Read more

不存在的霸凌

△ 171|不存在的霸凌 我学生时代的时候,确实没有听过什么「霸凌」的事情,但后来也是成年之后才从当年的同学口中听到过「霸凌」的事实,只是因为我没有看到没有经历,所以也本能地觉得它并不存在罢了。 其实校园霸凌的课题一直都存在,被呈现在台面上,也有过很短暂的区间,不过可想而知,这种 … Read more

另一种意义上的BDSM

△ 170|另一种意义上的BDSM 在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得「欲盖弥彰」地解释一下,虽然前两天也讨论过BDSM,但事实上我并不是BDSM的爱好者。对它有过深入了解,是因为过去在写某部已挖坑的小说时,里面涉及了大量的BDSM情节,所以才对其进行过研究。 之所以觉得「欲盖弥彰」,这就 … Read more

反转剧

△ 167|反转剧 这两天有一则蛮有趣的新闻,但说实话,剧情又有些老套恶俗了。 一女子凌晨3点坐黑车回家,却被黑车司机尾随至家门口,女子称黑车司机在门口逗留、敲门,女子询问后才知道男子是送自己回家的黑车司机,男子在门口敲了好几声门不肯离开,女子在屋内告诉男子别敲了,男子发现其家门 … Read more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 166|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人无完人」这个词可以说是为数不多把「双标」体现到了最极质的词之一,另一个体现到极质的就是「最……的之一」。「人无完人」的乐趣在于,这个词既可以用来为自己或是需要自己来开脱的人作为借口,也可以用来评价别人或是不应该被开脱之人的理由。简单来 … Read more

始终担心对方会出轨的人其实是因为自己曾出轨

△ 163|始终担心对方会出轨的人其实是因为自己曾出轨 这个标题并不是我所说的,而是一种不知道从何开始流传在感情世界里的一个大家都不愿意说破但又心知肚明的「理论」。简单来说,就是那些在感情世界里对对方及不信任的人,其实是因为他们知道「游戏规则」如何,所以才会怀疑对方的种种迹象、容 … Read more

龙舟、女人,和狗

△ 161|龙舟、女人,和狗 单看题目,应该有人就会知道今天要聊什么。这两天一个关于端午期间的「小插曲」被闹得沸沸扬扬:女人能不能上龙舟? 其实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因为问题的两边都有各执一词的理由和论点,关于女权、关于所谓的传统文化、关于迷信或信仰,这些话题如果跳脱了原本的 … Read more

配额

△ 159|配额 我一直有一个奇怪的思考,就是关于一个人的某一个行为是否真的有「配额」。 简单来说,就好比一个人这辈子只允许爱上七个人,当他年少轻狂的时候,就轰轰烈烈地谈了七次不痛不痒「三不原则」的恋爱。结果人到中年还是孤身一人,他倒是看淡了一切。因为他消耗了七次「配额」所以最后 … Read more

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

△ 158|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 原标题本应该是《我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就连我自己看到这种「我」字辈的标题都有一种「你他妈是谁啊,你觉不觉得关我屁事」的心态,所以才谨慎小心地改了个标题,不过确实「不相信人工智能」这件事并不是我秉持的观点,而是我问过很多人这个问 … Read more

如何让员工自愿降薪?

△ 157|如何让员工自愿降薪? 其实「自愿降薪」的剧情一直都有,只是今年尤甚,加之互联网和短视频平台的传播性,才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罢了。既然「自愿降薪」是许多公司的「常规操作」,甚至要歌功颂德感恩公司在「艰苦」时期给了自己一份工作,是时候要和公司一起「共渡难关」「共同进退」「同 … Read more

安康警察

△ 156|安康警察 又到了要争论是用「端午快乐」还是「端午安康」的日子了。 为了避免被「安康警察」盯上,所以今年也一样懒得在朋友圈发些祝福的内容,主要发给节日快乐,就一定会有一群人出来指正你为什么不能用快乐,而要用安康,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学来的知识,虽然说辞不同,但是内核都是 … Read more

小人得志与得了便宜还卖乖本质上是不是一种人?

△ 155|小人得志与得了便宜还卖乖本质上是不是一种人? 这是我当年为辩论赛贡献的题目之一,不过很可惜没有被采纳,大概是因为这个辩论内容刺激到了确实我想要讽刺的辩论赛组长。因为他就是个典型的「小人得志」,但也有人说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所以这个辩论的题目就有了非常有趣的现实意义 … Read more

我这一辈子,不过是想等一个道歉

△ 151|我这一辈子,不过是想等一个道歉 标题的「我」当然指的不是我,而是大多数的中国人。之前有写过很多关于「道歉」的话题,昨天和一位朋友聊天,他将「道歉」这个话题帮我推向了高潮,也是很多人不愿意面对的但一辈子都在追求的一种「道歉」。 故事大概是这样:一个人从小在父母那里没有得 … Read more

高台教化与下流三俗

△ 144|高台教化与下流三俗 「文学闯作该不该高台教化?」这个问题是我高中时期参加过的一次辩论赛,由于毕竟得面向众多的师生,所以有些不太好的比方,是没办法拿到那个环境去说的,但我认为与「文学闯作该不该高台教化」类似的几个问题还有: 太监能不能讨论性生活? 夫妻双双出轨该不该离婚 … Read more

避孕套大亨

△ 141|避孕套大亨 程驰死都没想到,自己会被抓起来,被抓的原因还是「非法制造避孕套」。 程驰自认为自己不可能触碰到任何法律,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辩护律师的事。结果只能由国家给他安排了位公设辩护律师,姓王,此时的王律师和警察在门外小声聊天时,程驰先是看到自己的律师摇头,然后 … Read more

真相的讨论

△ 139|真相的讨论 真相值得被讨论吗? 这个问题其实本不该作为一个命题进行讨论,但换在现实层面,「真相」该不该公布,确实又会考虑诸多因素,甚至有的时候「真相」也只能被埋葬起来,避免破坏被谎言维系的和平。 以前在《最后一日》提到过,一些身患绝症的老人,在得知自己得病或被家人隐瞒 … Read more

△ 137 | 框 因为是一天之内准备了两三天的文章,所以难免会遇到没有灵感的时候。所以刚才跟自己玩了个小游戏,直接把电脑最后复制的东西粘贴到标题栏,就决定以此为题——所以才有《框》这个题目。 追溯了一下,为什么会有这个复制粘贴的内容,是因为有人在群里说「框自己的男友睡觉」,我复 … Read more

不自杀承诺书

△ 136|不自杀承诺书 事实上,《不自杀承诺书》应该在2013年就出现过一段时间,不过那个时候的命名应该叫《不会自杀承诺书》,顾名思义,是签署这份承诺书的当事人对外宣称自己不会选择自杀的方式来结束生命,所以当自己遇害时,希望把自己的死亡交给公共领域来进行分析——因为有这份承诺书 … Read more

你祝福一下我会死吗?

△ 135|你祝福一下我会死吗? 我确实有深刻地自省过,我为什么不是个喜欢「祝福」别人的人。哪怕是内心真的在为对方开心,但也很少说出「祝福」的话,以至于前几天朋友在告诉我一个喜讯之后,对方追问了个问题:你这一次是不是应该祝福我一下? 就算这样,我当下还是就着现实层面再说些注意事项 … Read more

如果我和闺蜜互换灵魂,你会选择我的肉体还是我的灵魂?

△ 134|如果我和闺蜜互换灵魂,你会选择我的肉体还是我的灵魂? 今天的题目依旧是取自一个脑残感情问题,我觉得它的脑残程度不亚于「如果我们没在一起你遇到我会跟我出轨吗?」那么,今天的这篇文章就和前段时间的那篇文章作为姊妹篇吧。 这个问题乍一看比上一次那个「灵魂拷问」要更离谱一点, … Read more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 133|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不好意思,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谢谢。 2022年5月 中国 这句话可谓绝响,不单单是因为它发声的时期和原因,更是因为这句话更像是某种不能明言诅咒的开始。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这句简单的独白,也会成为全网禁止出现的语句,但它已经绝响在多数人的心中了。 … Read more

永你妈🅱️远

△ 132|永你妈🅱️远 这篇文章留了一个今天早上11点发布的定时,结果里面的内容一个字都没写。现在已经是10点多了,有一种要在倒计时到来之前拆掉炸弹的紧张气氛和滥俗剧情。 昨天写下这个题目时,是打算作为《加你妈🅱️油》和《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姊妹篇。所以在最开始需要温馨提 … Read more

蜘蛛

△ 131|蜘蛛 破晓时分起床上厕所时,依稀记得在厕所外的窗户上,有一只拇指指甲盖大小的蜘蛛,它在已经织好的蛛网上享受着丰收的喜悦,那时它正在裹缠一只刚粘在网上的飞虫。 我不太确信,是不是真的看到了这只蜘蛛,毕竟这里是50层的高空,它到底是怎么爬到这里的。刚才起床后又去看了遍,蜘 … Read more

我是好人所以你不利于我的都是坏事

△ 127|我是好人所以你不利于我的都是坏事 我很喜欢在V2EX论坛上面发现各种有趣的灵感。比如发布过的《排序的规则》,还有一些是因为论坛上面的小争吵而延展开来的。 不知为何,这个论坛上的「理性的争吵」有很多,但都很无(有)聊(趣),特别是最喜欢看到他们因为一句话而@管理员 要求 … Read more

风吹有钱人

△ 122|风吹有钱人 前几天吃饭,旁边有一桌正在吃火锅的人,落座没多久,他们的锅便翻腾开了。因为是室外的桌位,所以难免会有风乱吹,结果锅里的蒸气朝着一个方向的人吹去。被水蒸气蒸脸的人,随口抱怨了一句,说自己坐哪儿风吹哪边(我倒是也有这种诅咒,吃火锅的时候大概率会坐到水汽扑面的方 … Read more

死去的人们请举手

△ 121|死去的人们请举手 「请死去的人举手,我们好统计这一次灾难的死亡人数。」 「……」 「没人举手对吧,那我宣布,本次灾难的死亡人数是0人,我们胜利了!」 文章标题没有影射什么,只是单纯地因为昨天提到了语文老师,又突然会想起当年写过的一则考场作文,命名为「死去的人们请举手」 … Read more

别发倒计时,好焦虑

△ 119|别发倒计时,好焦虑 标题是上次看到一个人的评论,发布的地方,是在一个电报频道的每日早起广播,内容很简单:早上好,今天是几月几日,今年已过百分之多少,距离今年结束还有多少天。然后,有个人回复了这句话——别发倒计时,好焦虑。 换做以前,我肯定会评论他的评论:好焦虑就取消订 … Read more

有些病只能去鹤年堂买药治

△ 113|有些病只能去鹤年堂买药治 当然,标题这句话不是好话。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地方特色歇后语,老北京就有一个「鹤年堂讨刀伤药——死到临头」。 糟糕,昨天才说了关于生死的话题应该画上个句号了,结果没想到还是接续了一篇生生死死的文字。因为这篇文章是紧接着昨天发布的文章在同一天 … Read more

意外的幸运签

△ 110|意外的幸运签 就这样,我永远地删掉了当时的遗书,决定坐在电脑前面,用熟悉的键盘和熟悉每一个字母所在位置的手感,书写着这篇并不那么阳光的文字。我杀过自己一次,然后重新抽中了让我活下去的幸运签,将一个满是罪孽的灵魂重新回到一个叫做“我”的躯壳继续修炼完余生,然后用这个躯壳 … Read more

预判未来是违背规律还是顺应规律?

△ 109|预判未来是违背规律还是顺应规律? 我记得是初中的时候,学心理学的班主任让全班在电脑室上了堂课,课程内容是每个人在电脑前做智力测试。 很显然,我不是那种聪明的学生,所以我的智商平均在109左右,也就是这个世界上超过50%占比的平均水平。不过班上也有少数几个智力超过了12 … Read more

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

△ 102|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 这个奇怪的问题是某天晚上睡觉前突然想到的。本不想为此纠结,但辗转反侧了很久,最后不得不拿起手机查了查。但查完就开始嘲笑自己——这个问题居然还想不清楚。如果没有死亡证明证明一个人死亡了,火葬场敢直接就扔进火化炉给火化了吗?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 Read more

最难的表演是演不了自己

△ 098|最难的表演是演不了自己 今天要去演戏,但是文章是明天早上自动群发的。 翻译一下:昨天去演了戏,所以文章是今天早上自动群发的。 说是演戏,不过是得去玩个剧本杀而已。我好像从小就很有表演欲,之前在《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里面提到过,我小学的时候,因为表演能力被学校正在排 … Read more

艾姆斯小屋

△ 089|艾姆斯小屋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关于中国互联网现状的讽刺漫画,两个人站在数字「6」或「9」的两端,一个人说这是「6」,另一个人说这是「9」。这是理解上的互联网上会吵架的根本原因,两个人站在不同的视角去看待同一个问题,自然会有分歧。但本质上来说,大家还是围绕着「6」和「9 … Read more

△ 088|泪 最近标题越来越短,因为没空想浓缩全文的标题了。现在写的内容,原定计划是29日上午11点自动发布的。 眼泪值钱吗?好像说法有很多,但我始终没有弄明白的是,为什么眼泪要和值不值钱挂上钩。男人有泪不轻弹,女人流泪就得安慰。反正我是个泪点不算高的人,不过这两年为别人流泪的 … Read more

姐弟

△ 087|姐弟 小区里有一对姐弟,姐姐走路只能牵着奶奶的衣角,稍微走慢了些许,就会被奶奶责备,而弟弟不需要走路,因为年龄小所以时常被奶奶抱在怀里,生怕受到外界一点伤害。 姐姐只有4岁,但是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做那个公主的美梦了;而弟弟刚出生不久,在他还不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的时 … Read more

歉意终究只是唯心的存在

△ 079|歉意终究只是唯心的存在 上一次500日坚持写作的第79天时,蝉也未鸣。这才3月份,重庆已经热得不成样子,北京倒下了场大雪。 再过不久,就可以听到蝉鸣,从睡梦朦胧快要醒来时候的隐隐之声,到入睡前在耳边有些聒噪地循环的简单音调。蝉鸣倒有些挺适合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因为心境的 … Read more

定时死亡

△ 071|定时死亡 这两天我在想,会不会昨天发布的那篇文章,可能就是我这辈子最后定时发布的文章了。如果最后一篇文章是关于「道歉」的,这还蛮符合中国人的死,总是带着遗憾和对别人的歉意而告终。但是昨天的文章又不完全是在道歉,倒是在羞辱那些把道歉看得如此重要的人。如果真的昨天就死了, … Read more

狼来啦

△ 013|狼来啦 实验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前段时间做了个实验,就是把自己博客的内容在不分组的情况下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先是一篇因为「抑郁症疫苗受害者联盟」的词组,被微信毫不客气地认定为是「包含色情内容」给封锁了跳转。接着是我妈遥控我爸给我打来电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要求我删掉已经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