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辈子,不过是想等一个道歉

△ 151|我这一辈子,不过是想等一个道歉 标题的「我」当然指的不是我,而是大多数的中国人。之前有写过很多关于「道歉」的话题,昨天和一位朋友聊天,他将「道歉」这个话题帮我推向了高潮,也是很多人不愿意面对的但一辈子都在追求的一种「道歉」。 故事大概是这样:一个人从小在父母那里没有得 … Read more

家族复刻

△ 024|家族复刻 早上看了一则微博,大致是说「否定式教育从我们这一代结束挺好的」。我反过去查了查,「我们这一代」到底指的是哪一代,究竟是奔四的80后,还是奔三的90后。可能大概是个泛指,但细想一下,否定式教育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我看未必,这毕竟是几千年来在中国骨肉里留下来的基 … Read more

狼来啦

△ 013|狼来啦 实验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前段时间做了个实验,就是把自己博客的内容在不分组的情况下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先是一篇因为「抑郁症疫苗受害者联盟」的词组,被微信毫不客气地认定为是「包含色情内容」给封锁了跳转。接着是我妈遥控我爸给我打来电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要求我删掉已经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