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夏式

△ 183|入夏式 一般在坚持写作的那段区间里,都会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个话题,年年如此,虽然有些重复,但还是不觉无聊,因为每一年都会经历一次,而且每一年都想不起以前为此说过什么。 「在夏天的时候,期盼着冬天的来临,又在冬天的时候,渴望夏天早点归来。」 去年夏天因为生病 … Read more

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 177|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天气燥热,半天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干脆又用了那个偷懒的办法——去看了上一个500日写作时,在第177天的时候用过什么灵感——《扑热息痛》,写的并不是它的效用,而是它背后留在我记忆当中的一个故事。 我记得那段时间正是全国开始试运行“用身份证才能购买安眠 … Read more

喜欢穿马甲的除了王八还有人

△ 153|喜欢穿马甲的除了王八还有人 写完这个标题就有点后悔,会不会把喜欢用马甲的人给羞辱到——但好像我从来都是光明正大地羞辱别人,这里面也包括我——毕竟我过去也是个喜欢用「马甲」的人。 大学的时候做电子校刊,因为采用的是投稿的方式,所以难免一开始没有足够的体量能支撑校刊的持续 … Read more

来吧,甜蜜的死亡

△ 152|来吧,甜蜜的死亡 因为闹钟用的是《EVA》剧场版的插曲《Komm, süsser Tod》,所以干脆就以它命名。我回过头去搜索了上一个500日写作的《∞》,竟然没有以这个题目写过东西,实属不应该。我明确记得我肯定是有在这首歌循环的背景下写过什么,大概是没有用上这个题目 … Read more

情人・序

约瑟夫的情人在三天之前去世了。传到约瑟夫耳边时,她已经出殡,有人说她是死于自杀,也有人说她是死于疾病,而无论如何,对约瑟夫的打击是,他是她死前最后见过的一个人。 警察还没有来找到他,这让他既感到兴奋又觉得恐惧——或许他不是这个女人见过的最后一个人。约瑟夫大概掐算了时间,女人去世后 … Read more

不自杀承诺书

△ 136|不自杀承诺书 事实上,《不自杀承诺书》应该在2013年就出现过一段时间,不过那个时候的命名应该叫《不会自杀承诺书》,顾名思义,是签署这份承诺书的当事人对外宣称自己不会选择自杀的方式来结束生命,所以当自己遇害时,希望把自己的死亡交给公共领域来进行分析——因为有这份承诺书 … Read more

告白

△ 128|告白 学生时代总是会把一些很稀松平常的东西附加上诸多的仪式感,「告白」就是其中一种仪式。我唯一在学生时代的「仪式感」,是跟朋友说我大概是活不到30岁的人。 我不算是个浪漫的人,所以总是跟人开玩笑说自己「太懒」。去年因为生病住院,老婆从医生那里回到病房告诉迷迷糊糊的我, … Read more

有些病只能去鹤年堂买药治

△ 113|有些病只能去鹤年堂买药治 当然,标题这句话不是好话。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地方特色歇后语,老北京就有一个「鹤年堂讨刀伤药——死到临头」。 糟糕,昨天才说了关于生死的话题应该画上个句号了,结果没想到还是接续了一篇生生死死的文字。因为这篇文章是紧接着昨天发布的文章在同一天 … Read more

阴间的小鬼在阳间教做人

△ 112|阴间的小鬼在阳间教做人 一连几天都「莫名其妙」地在聊些关于生死的话题,差不多也要收个尾了,想了很久应该用怎样的话题,把这一阶段的「合集文章」给结束了,恰逢前几天半夜和老婆一起注销了微博账号,那就用这个事儿作为话题的引子吧。 我是很早之前就想删微博了,在离开豆瓣之后,本 … Read more

意外的幸运签

△ 110|意外的幸运签 就这样,我永远地删掉了当时的遗书,决定坐在电脑前面,用熟悉的键盘和熟悉每一个字母所在位置的手感,书写着这篇并不那么阳光的文字。我杀过自己一次,然后重新抽中了让我活下去的幸运签,将一个满是罪孽的灵魂重新回到一个叫做“我”的躯壳继续修炼完余生,然后用这个躯壳 … Read more

交换

在《∞》里,我记得有一篇关于《心率》和濒死的文章,回过头再看这篇场景小说,再想想去年的那场病——我预言了自己的死……(连死法都类似) 1017 | 交换 ‧‧ ‧-‧‧ — ‧‧‧- ‧ -‧– 这个时候就会出奇地想拥有一个伴侣,对,没错,是拥有,属于我的 … Read more

心率

△ 108|心率 去年生病的那段时间,心率一直很高,常常维持在108次/分钟。 因为Apple Watch有心率过速的提醒功能,所以在生病那段时间出差时,乘坐飞机时,都会因为心跳持续维持5分钟的130次/分钟而报警。因为对这种不正常的心跳熟悉了,所以并没有觉得什么异样。 心脏就这 … Read more

这个时代是否需要数字坟墓?

△ 103|数字信息该不该有坟墓? 话题接着《已故博主博客代管协议》继续说。 首先需要声明的是,关于数字信息(博客)坟墓此前或许有人提出过,我对这个项目也有一定的想法。不过我并不在意这个项目的想法和创意,我希望能抛砖引玉,让有能力的人来开发这个项目,如果您有能力可以完成这个项目, … Read more

已故博主博客代管协议

△ 100|已故博主博客代管协议 新一轮的500日坚持写作已经第100天了。文章原标题是《五分之一》,写了一半突然临时修改了标题。 努力想在坚持连续写作的第100天,憋出点什么感想,结果还是失败了。只能去看看上一个500日写作有过什么感悟。 因为身份证临近过期,在办理的时候又遇到 … Read more

R.I.P

前两天准备出差,但是身体真的非常抗拒要乘坐飞机这件事情,总觉得……那个时候写下了《定时死亡》,是希望和自己内心的恐惧做一个对冲和和解。 当听到飞机失事的新闻时,有一种奇怪的失真感,好像是得知自己死了一般。 《非公开梦境》的开场,是描写的一场飞机失事。那段文字是在某一次前往上海的飞 … Read more

我都破防了你为什么不能破防

△ 080|我都破防了你为什么不能破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破防」这个词就铺天盖地地烂开了,大概是因为官媒也开始用这些流行语,所以画风就变得恶心起来。官媒往往对一个网络用语加以使用时,一定会先采用「重新定义」的方式,摒弃掉该词组原来可能涵盖的「负能量」,然后重新注入仿佛人们听 … Read more

定时死亡

△ 071|定时死亡 这两天我在想,会不会昨天发布的那篇文章,可能就是我这辈子最后定时发布的文章了。如果最后一篇文章是关于「道歉」的,这还蛮符合中国人的死,总是带着遗憾和对别人的歉意而告终。但是昨天的文章又不完全是在道歉,倒是在羞辱那些把道歉看得如此重要的人。如果真的昨天就死了, … Read more

赞礼

和朋友说到窒息死亡会有勃起现象,想起了上一个500日写过一个关于这样的场景小说。 872 | 赞礼 他最终还是意识到这不是梦,因为他明显地感觉到脖子上面套着的绞刑绳,但是他并没有站在随时可能打开让他腾空绞死的木板上面。他浮在空中,用一种他无法解释的状态,仿佛他已经得到了永生——但 … Read more

社交账号

△ 014|社交账号 11点12分13秒,如果他们能发现这具尸体的话,这应该是她精确得不能再精确的死亡时间。如果我被抓到——当然我觉得这个计划一定不会被发现——我会把这个时间故意调整,因为她不应该死在这个时间点里。 11点13分13秒,过去的一分钟里,她的身体其实早就没有了力量, … Read more

恶魔的伪证

△ 009|恶魔的伪证 「法官,您听我说,我对他真的是真爱,求求你相信我!」一个女人哀嚎道,她又小心翼翼地瞥了刽子手一眼,他们已经将那个年轻男人押跪在地上,男人没有多少反抗,似乎比她先做好了将死的准备。 另一个女人本来也想求情,但看见刽子手的架势,她吓得开始发抖,努力地闭着眼睛, … Read more

毒蛇

△ 005|毒蛇 「您要不以死谢罪吧。」当听到这句话时,他悬着的心反而沉了下来。这么多天以来,这是他在纠结各种解决方案的时候,不停地出现在他脑子里的一个词。他不做声,本想表现出可怜的模样,越是如此,他就越是显得坦然,他忍不住嘴角上扬了一下,这个细节还是被说话的男人看见。 那个男人 … Read more

公平医生

如果不是有警察呵斥了一声“福利特斯”的名字,在场的所有人根本不会知道这个每天都深居简出的男人,原来有一个如此普通——或者说和他被曝光的案子毫无干系的名字。那个叫“福利特斯”的男人依旧反抗着被拽出地下室:“放开我,我说过我是医生,也是一个政治家!你们这是在迫害一个对将会人类社会作出 … Read more

沙漠

他不清楚自己接下来该如何?他开始产生着奇怪的思考:自己会不会和那七个人一样死在沙漠之中——他们如同是一种传播海市蜃楼的寄体,在不同的时机倒下,央求着让剩下的寄体拯救他,但是没有任何人会做出同情——或许自己也将会在这个干涸的海洋中被掩盖、干瘪、溃烂,寄生的种子将会被释放出来,在这片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