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待无花空折枝

△ 180|莫待无花空折枝 每段时间,我跟老婆都会想要逃离「人间」一段时间。所以会找个幽静点的地方住上几天,回看了一下《△》的时间线,上一次「逃离人间」也是住在这个幽静酒店,写的是《花开堪折直须折》,那今天就接着它写下去。 还是让那个「日本花艺大师」出场,上一次主持人在采访她的时 … Read more

意识流与文字

△ 178|意识流与文字 准确来说,今天的每日写作,是在等候脱口秀演出开场前用手机输入的。本想用语音输入的方式,但觉得会有点傻,所以还是只能用手机输入的方式。 前几天看到一位博友的日志,他用语音书写的日志,所以显得有些逻辑错误,但我觉得这就是语音文字最大的乐趣。本想给他留言,结果 … Read more

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 177|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天气燥热,半天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干脆又用了那个偷懒的办法——去看了上一个500日写作时,在第177天的时候用过什么灵感——《扑热息痛》,写的并不是它的效用,而是它背后留在我记忆当中的一个故事。 我记得那段时间正是全国开始试运行“用身份证才能购买安眠 … Read more

因噎废食的乐趣在于人不只是被噎死的

△ 176|因噎废食的乐趣在于人不只是被噎死的 刚才吃饭的时候,突然有了这个奇怪的灵感。是因为我在我握着筷子的时候,想起了一个很无聊的「坊间传言」——一个人握筷子的远近,预示着他们要远嫁他乡还是跟隔壁老王在一起啊。不过这个逻辑禁不起推敲,因为人们很快就会发现,筷子拿得远不一定远嫁 … Read more

跟家里人讲道理和下命令哪个更有用?

△ 173|跟家里人讲道理和下命令哪个更有用? 这是一则我收集了很久的故事,差点把它给忘了。 我岳父有个习惯,就是比较“独”。经常在集体活动的时候,他会一个人跑走单独行动。为此我岳母没少说他。他基本上是置之不理,也不辩解。就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这次做核酸就暴露了这个问题。我们测 … Read more

另一种意义上的BDSM

△ 170|另一种意义上的BDSM 在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得「欲盖弥彰」地解释一下,虽然前两天也讨论过BDSM,但事实上我并不是BDSM的爱好者。对它有过深入了解,是因为过去在写某部已挖坑的小说时,里面涉及了大量的BDSM情节,所以才对其进行过研究。 之所以觉得「欲盖弥彰」,这就 … Read more

丢猫

△ 169|丢猫 公司的写字楼有人「丢」了一只猫。 两天了,也没有人来认领,因为我们向物管表达过可以接受丢失猫的领养,所以物管很着急地想要找我们将猫领养走。其实我这都可以理解,毕竟物管方已经发布了认领公告,他们本身也没有尽丢失猫的长时间代管义务。所以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人能接手这个「 … Read more

安全词

△ 168|安全词 谁承想啊,原来BDSM的圈子也有「内卷」,而且卷得非常有趣。 大概是说,如果一个S若无法知道M的下限在哪里,还要在性事过程终端控制设定「安全词」,那就说明这个S不仅很没有水准,也根本不配当一个合格的S。 所谓的「安全词」,简单来说,就是在玩SM的两个人之间约定 … Read more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 166|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人无完人」这个词可以说是为数不多把「双标」体现到了最极质的词之一,另一个体现到极质的就是「最……的之一」。「人无完人」的乐趣在于,这个词既可以用来为自己或是需要自己来开脱的人作为借口,也可以用来评价别人或是不应该被开脱之人的理由。简单来 … Read more

好聚不好散

△ 164|好聚不好散 昨天一个社交媒体的友邻震惊地问我:「怎么把豆瓣和微博都注销了。」 我问他,你是怎么发现的。他说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发现我发过东西了,加之这半年发生了太多魔幻的事情,以为我是不是发言不慎被连续关进小黑屋了,结果从以前的评论里找到我的账号,才知道我已经主动注销了 … Read more

龙舟、女人,和狗

△ 161|龙舟、女人,和狗 单看题目,应该有人就会知道今天要聊什么。这两天一个关于端午期间的「小插曲」被闹得沸沸扬扬:女人能不能上龙舟? 其实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因为问题的两边都有各执一词的理由和论点,关于女权、关于所谓的传统文化、关于迷信或信仰,这些话题如果跳脱了原本的 … Read more

配额

△ 159|配额 我一直有一个奇怪的思考,就是关于一个人的某一个行为是否真的有「配额」。 简单来说,就好比一个人这辈子只允许爱上七个人,当他年少轻狂的时候,就轰轰烈烈地谈了七次不痛不痒「三不原则」的恋爱。结果人到中年还是孤身一人,他倒是看淡了一切。因为他消耗了七次「配额」所以最后 … Read more

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

△ 158|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 原标题本应该是《我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就连我自己看到这种「我」字辈的标题都有一种「你他妈是谁啊,你觉不觉得关我屁事」的心态,所以才谨慎小心地改了个标题,不过确实「不相信人工智能」这件事并不是我秉持的观点,而是我问过很多人这个问 … Read more

喜欢穿马甲的除了王八还有人

△ 153|喜欢穿马甲的除了王八还有人 写完这个标题就有点后悔,会不会把喜欢用马甲的人给羞辱到——但好像我从来都是光明正大地羞辱别人,这里面也包括我——毕竟我过去也是个喜欢用「马甲」的人。 大学的时候做电子校刊,因为采用的是投稿的方式,所以难免一开始没有足够的体量能支撑校刊的持续 … Read more

到时候再说

△ 150|到时候再说 健身完才意识到,明天要定时发布的文章只字未动,就写了个题目,而这个题目是前几天健身时突然钻进脑子的灵感。再翻出来的时候,和那个时候构想的内容又大相径庭了。本来想明天早起「到时候再说」,但键盘敲起来,灵感便来了。 本想讨论的「到时候再说」,其实是一种政治领域 … Read more

医院治不好的病,一针灵或许医得好

△ 149|医院治不好的病,一针灵或许医得好 什么病最难治疗?大部分的人都会说心病。就好像心病是一种已经被临床研究透彻的疾病一样,很多事情在没办法解释的时候,也得用「心病」来作为一个最终的落脚点,来涵盖前序的一切可能性。 如果是心病,那矛盾和恩怨纠葛就是当事人心病反射出来的「疼痛 … Read more

美丽新世界

△ 145|美丽新世界 前几天写的《避孕套大亨》,有人评价是「反乌托邦小说」。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叫反乌托邦小说啊。我基本上很少为自己要写的东西或是构思的小说去设定一个「行动纲领」,一般都是写到一半,才会临时起意:我要不接下来再写点「讽刺别人」的桥段好了。 为数不多打算从一开始 … Read more

高台教化与下流三俗

△ 144|高台教化与下流三俗 「文学闯作该不该高台教化?」这个问题是我高中时期参加过的一次辩论赛,由于毕竟得面向众多的师生,所以有些不太好的比方,是没办法拿到那个环境去说的,但我认为与「文学闯作该不该高台教化」类似的几个问题还有: 太监能不能讨论性生活? 夫妻双双出轨该不该离婚 … Read more

昙花一现为韦陀

△ 142|昙花一现为韦陀 昙花,又名韦陀花,是因为它有一段和韦陀相关的故事。 故事很简单,就是两个因为真心相爱却被责难的人,一个被贬为昙花,一个苦求佛法断忘前世。为了让韦陀想起自己,昙花只在每年暮春时分朝露凝结的时刻展开,只为了在吸引在那时采露煎茶的韦陀多看她一眼,好想起这段被 … Read more

真相的讨论

△ 139|真相的讨论 真相值得被讨论吗? 这个问题其实本不该作为一个命题进行讨论,但换在现实层面,「真相」该不该公布,确实又会考虑诸多因素,甚至有的时候「真相」也只能被埋葬起来,避免破坏被谎言维系的和平。 以前在《最后一日》提到过,一些身患绝症的老人,在得知自己得病或被家人隐瞒 … Read more

RERUN

△ 116|RERUN 本来今天的标题应该是《葬礼》,接在昨天的生日文章之后,是原本的计划,结果刚好音乐播放到了《RERUN》,干脆就换了个题目,但内容本身也是一样的。 《葬礼》其实是我过去的一个派对项目。是帮一个三十而立的朋友,规划的一次生日宴会。在朋友三十岁的那天,为其举办一 … Read more

有些病只能去鹤年堂买药治

△ 113|有些病只能去鹤年堂买药治 当然,标题这句话不是好话。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地方特色歇后语,老北京就有一个「鹤年堂讨刀伤药——死到临头」。 糟糕,昨天才说了关于生死的话题应该画上个句号了,结果没想到还是接续了一篇生生死死的文字。因为这篇文章是紧接着昨天发布的文章在同一天 … Read more

预判未来是违背规律还是顺应规律?

△ 109|预判未来是违背规律还是顺应规律? 我记得是初中的时候,学心理学的班主任让全班在电脑室上了堂课,课程内容是每个人在电脑前做智力测试。 很显然,我不是那种聪明的学生,所以我的智商平均在109左右,也就是这个世界上超过50%占比的平均水平。不过班上也有少数几个智力超过了12 … Read more

心率

△ 108|心率 去年生病的那段时间,心率一直很高,常常维持在108次/分钟。 因为Apple Watch有心率过速的提醒功能,所以在生病那段时间出差时,乘坐飞机时,都会因为心跳持续维持5分钟的130次/分钟而报警。因为对这种不正常的心跳熟悉了,所以并没有觉得什么异样。 心脏就这 … Read more

讲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

△ 106|讲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 故事讲得好不好,取决于讲故事的人还是听故事的人? 一般来说,都会认为是听故事的人,特别是在如今互联网,因为他们掌握了一个人能够获得流量或是能够被传播到什么程度的生死大权。既然有听故事的人,就会有不同的声音,就跟前几天说的「笑话」一样,笑话有好笑 … Read more

摸柱子

△ 104|摸柱子 前几天无聊整理相册,看到了在伊势神宫拍下的照片,突然想起件趣事。 我跟老婆很喜欢在国内逛道观,每次去日本就逛各式各样的神社。一般人会觉得我们是不是特别「迷信」,因为有很多愿望才会逢庙必拜。恰恰相反,我们只是路过、打个招呼,既不会许愿自然也不会有还愿的麻烦。那次 … Read more

一记耳光

△ 097|一记耳光 现在才聊威尔·史密斯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现场挥拳打主持人克里斯·洛克,多少有点错过了热度——不过我就是我就是为了避免蹭热度之嫌,放在后来一段时间再说,也好让这件事本身再冷却冷却,不容易刺激到非黑即白的战队,结果费力不讨好惹到非黑即白的两端。 关于这「一记耳光」, … Read more

加你妈🅱️油

△ 096|加你妈🅱️油 最近这个油价还在涨,昨天开车发现又需要加油了,心里难免有点烦躁。这让我想起了最近看到的一个烂梗故事: 前几年,买了一辆新车,标号是加92号油的。但几年来,我直加95号供着,但车以为只有98号油才能配上它。最后不得已,我把它卖给了二手车商。 前阵子街上遇到 … Read more

30岁文盲能转行程序员吗?

△ 094|30岁文盲能转行程序员吗? 这可不是我的提问,而是知乎上的一个提问,首先我确实已经30岁了,但我不是程序员,其次因为每个人认定的标准不同,所以我没办法排除自己是不是文盲。 程序员虽然门槛低,但从文盲起步还是有些困难的。建议去做产品经理。 ——关于《30岁文盲能转行程序 … Read more

艾姆斯小屋

△ 089|艾姆斯小屋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关于中国互联网现状的讽刺漫画,两个人站在数字「6」或「9」的两端,一个人说这是「6」,另一个人说这是「9」。这是理解上的互联网上会吵架的根本原因,两个人站在不同的视角去看待同一个问题,自然会有分歧。但本质上来说,大家还是围绕着「6」和「9 … Read more

△ 088|泪 最近标题越来越短,因为没空想浓缩全文的标题了。现在写的内容,原定计划是29日上午11点自动发布的。 眼泪值钱吗?好像说法有很多,但我始终没有弄明白的是,为什么眼泪要和值不值钱挂上钩。男人有泪不轻弹,女人流泪就得安慰。反正我是个泪点不算高的人,不过这两年为别人流泪的 … Read more

文不对题

△ 086|文不对题 我做过一个实验,这个实验大概会惹到一些人,所以我先讲几个故事。 什么地方最容易看到理由「离谱」的争吵,我大概会推荐你去机场转转。在机场你能看到很多看上去离谱的争吵理由,但好像那个理由又是当下他们唯一能够吵起来的原因——吵架的双方多是乘客与地勤人员、父母子女、 … Read more

无法成为牲畜的我们

△ 083|无法成为牲畜的我们 显然,今天的内容和昨天的《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是姊妹篇。 昨天还在说「猪瘟效应」应该是接在「鲇鱼效应」→「内卷」之后的反对「内卷」存在的新模式。结果没想到,反对「猪瘟效应」的新模式也已经出现了——最近有一个「面试侠」的「正能量」小故事。 公司面试我 … Read more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 082|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为了避免有「追热度」的嫌疑,特地用了一个3年前的日剧名字作为标题,但是今天本身想要说的也是这件事情。 前天在整理以前写过的东西,有些没能坚持下去觉得还蛮可惜的「专辑」。比如以前自己还开了个搞事情的公众号叫做「搞事心理」,主要是针对一些社会热点吐槽, … Read more

多做春梦有利于世界和平

△ 081|多做春梦有利于世界和平 在刷Instagram的时候,被投放了一个奇妙的广告——通过调节光束亮点节奏、频率、颜色等属性刺激眼皮的眼罩,似乎是可以让人在REM状态下进入到「美梦」状态。先不讨论这个东西是不是智商税,毕竟IG上面的智商税产品感觉要比中国国内落后好几年。但这 … Read more

我都破防了你为什么不能破防

△ 080|我都破防了你为什么不能破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破防」这个词就铺天盖地地烂开了,大概是因为官媒也开始用这些流行语,所以画风就变得恶心起来。官媒往往对一个网络用语加以使用时,一定会先采用「重新定义」的方式,摒弃掉该词组原来可能涵盖的「负能量」,然后重新注入仿佛人们听 … Read more

中国人如何道歉?

△ 070|中国人如何道歉? 很显然,越是正经的标题,我就越是不会正经去写,越是前几天那种不正经的标题,我反而在讲正经的事情。 如何道歉?这个问题具有非常强烈的社会前瞻性,到现在还有一堆人在举例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费舍尔商学院副教授邓小燕的观念。但我个人觉得,她的观念已经显得有些「 … Read more

文艺青年的死亡报告

△ 069|文艺青年的死亡报告 还好把豆瓣注销了。两个豆瓣,一个注册于豆瓣创始的2005年,另一个注册于2012年。那个时候「文艺青年」这个词还没有太多贬义的成分,但是已经开始有了「圈地自萌」的态势。因为最近的「反智主义」对以前的「文艺青年」开始了猎巫行动:即把过去一些文艺青年的 … Read more

做爱的时候喊了前任的名字

△ 068|做爱的时候喊了前任的名字 这个题目应该是很多年前在写公众号图文时所用的一个题目,不过内容倒没有写太多尖锐敏感的话题,无非只是吐吐槽开开玩笑罢了。 但是真的会有人在做爱的时候喊了前任的名字?我看未必,现在做爱时候所用的称谓已经贫瘠到只剩下「爸爸」和「骚货」了,再有好听的 … Read more

你猜我猜不猜得到你猜不猜

△ 066|你猜我猜不猜得到你猜不猜 接着昨天标题的逻辑,再说一个拗口的话题。 猜别人的心思是我的一种能力,但是也是我这辈子最容易造成恶果的能力。猜的关键是在没有得到答案之前要猜对答案,但是在答案揭晓之前,就只能等任何可能印证猜对的可能性,如果这个答案不出,那就一直猜下去。猜得越 … Read more

绿色

△ 058|绿色 昨天在整理图文的截图,顺便「复习」了一下《问题厨房》,那段关于「绿色」的独白,还是那么地发人深思。 在中国,男人站在女人的视角去思考女性问题,一直是被人所诟病的症结。所以我很佩服日本的剧作家,也就是《问题餐厅》的编剧坂元裕二,他能用男性的视角去讲述女性的故事,却 … Read more

细水流长

△ 053|细水流长 「细水流长」的反义词是什么? 这似乎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反正我能想到的反义词就已经有好几个了,比如「大手大脚」「轰轰烈烈」「道阻且长」。这还蛮适合语文老师作为一个开放题,出给正在学习「是非观念」的学生,让他们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而是因 … Read more

命与运

△ 051|命与运 最近在成都出差,说是出差,事实上是来接家里的第四只猫回家。 刚接到猫的第一个晚上,就发现小猫的瞳孔散瞳看不清东西,才意识到可能这是一只「有问题」的小猫。因为没有能够接诊眼部疾病的夜间医院,就只能带着小猫回酒店继续等。那晚我半梦半醒想了很多,本想用「契约精神」去 … Read more

社会性死亡

严歌苓一夜之间在「简体中文互联网」被社会性死亡了,这是可以预见的,颇令人唏嘘。我也翻出了另一则当时在未注销豆瓣之前曾发表于豆瓣的文章,不过因为那个时候豆瓣的审查机制,这篇文章只有前半部分。 《我也曾幻想过社会性自杀》(原文已删) 找了很多数据,始终没有找到最新的。 最终只能找到1 … Read more

说崩溃

△ 040|说崩溃 昨晚终于把自己的博客搞崩溃了,懒得排查问题点就只能恢复到昨天凌晨3点的备份,不仅昨天白天发布的文章没有了,就连别人的评论也没有了。 网站崩溃尚有可以恢复如初的备份,人就难说。我算是经历过人生崩溃的时候,当然我的崩溃对于很多遭遇不幸的人来说简直微不足道,只是我经 … Read more

匿名游戏

△ 039|匿名游戏 匿名是一个很诱惑人的设定。 匿名就意味着你可以说很多你带着名字所不能说的事情。但是你需要对匿名负责吗?这个就不太好说了。 记得我过去写过一个真实的笑话,是自己在前前公司的时候,行政部满怀信心地上了一个所谓的「匿名论坛」,让大家以匿名的身份在里面对公司提出建议 … Read more

简答题

△ 031|简答题 回头去看了看上一个500日的写作,在第31天,也就是坚持到一个月的时候写了怎么样的内容,那个时候的标题就是《简答题》,是打算把跟别人问答内容作为写作的灵感来源,不过在我的记忆里,这个「栏目」好像就出现过一次?这多半也是因为没有灵感但是又必须逼着自己完成每日写作 … Read more

丢手机

△ 029|丢手机 上一篇文章写了一个开头,由于听到了身后一桌正在处理「丢手机」事情的聊天,才又新建了一篇文章,开始写这个新的故事。 虽然是不是故意「听」到的,但是由于她们的声音太大了,我不得不听完了完整的故事。大致是一个女孩,今日从机场回到市区,由于手机没电,上车就借网约车司机 … Read more

秘密

△ 027|秘密 这两天水星逆行,又合相了冥王星,特别适合揭露秘密。 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很少会正儿八经地点开星盘。要不是因为今天打开IG,看到很多人在带着#True Story的tag发内容,我突然脑子一抽,去看了看天象。才知道原来大家都趁着水星合相冥王的时候,揭露着自己的秘密。 … Read more

他人即地狱

△ 026|他人即地狱 你喜欢人类吗?我反正不太喜欢。这种不喜欢不是说厌烦自己作为人类,而是我不喜欢由人类形成的群体,以及通过这个群体对外扩张性所形成的更大的群体。例如战争、邪教、饭圈文化、乌合之众等等这一类群体——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的特点:需要人抛弃个体属性,以复数的形式所组成的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