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现为韦陀

△ 142|昙花一现为韦陀 昙花,又名韦陀花,是因为它有一段和韦陀相关的故事。 故事很简单,就是两个因为真心相爱却被责难的人,一个被贬为昙花,一个苦求佛法断忘前世。为了让韦陀想起自己,昙花只在每年暮春时分朝露凝结的时刻展开,只为了在吸引在那时采露煎茶的韦陀多看她一眼,好想起这段被 … Read more

伊甸园

△ 124|伊甸园 旱地的走兽碰见号叫的动物,魔羊跟同伴彼此呼唤。夜鹰必在这地休息,寻找栖息之所。 《以赛亚书34:14》 那条蛇从树上爬了下来,顺着树干的纹路,他感受到那棵树正努力地吸取着地上最后的营养——不!他把那些污秽也一同吸进了他的枝干,智慧树的使命结束了,它的死是迟早的 … Read more

巴别塔

△ 123|巴别塔 ……在上一个时代灭亡的神明,被秩序拯救,然后反哺这社会的运作,黑暗终究过去,神明在女祭司的耳边喃喃细语着富饶和幸福,然后散播给世间的凡人。母性被解放;王权被赋予;秩序升华到了对等级的划分和控制;等级衍生出爱和仇恨;仇恨带来了征战和救赎;爱带来了自尊和勇气…… … Read more

猪与圈

△ 072|猪与圈 这事儿啊,发生在老老年间,具体什么时候的时呢,按行话来讲大概是「羊还能上树」那会。 刚开始养猪,养猪人还能让猪在圈外自由活动。但有天突发了一场猪瘟,一开始谁都没有在意这件事情,依旧让猪在圈外自由活动。是因为镇上领导咨询了本镇养猪专家,他说本轮猪瘟并不会造成太大 … Read more

定时死亡

△ 071|定时死亡 这两天我在想,会不会昨天发布的那篇文章,可能就是我这辈子最后定时发布的文章了。如果最后一篇文章是关于「道歉」的,这还蛮符合中国人的死,总是带着遗憾和对别人的歉意而告终。但是昨天的文章又不完全是在道歉,倒是在羞辱那些把道歉看得如此重要的人。如果真的昨天就死了, … Read more

男孩达卡

211227 待修订 我梦见了一个叫「达卡」的男孩,对,是一场梦。 找了一圈我都没有找到这座城市的入口,所以我只能用另一种方式进入到这座因为被高大的城墙所围起来的城市。这种入侵的行为我做过很多次,只是这一次让我觉得有些意外。因为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市,纵使有如何森严的戒备,但是 … Read more

沙漠

他不清楚自己接下来该如何?他开始产生着奇怪的思考:自己会不会和那七个人一样死在沙漠之中——他们如同是一种传播海市蜃楼的寄体,在不同的时机倒下,央求着让剩下的寄体拯救他,但是没有任何人会做出同情——或许自己也将会在这个干涸的海洋中被掩盖、干瘪、溃烂,寄生的种子将会被释放出来,在这片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