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儿(二)

△ 105|鸭儿(二) 鸭儿死了,半个小时前,死在了被他当成半个家的大澡堂里,他的生殖器被割走了。如果不是嫉妒他的那根东西,大家也实在想不出第二个原因。 时间倒回一点点,从警察噗哧笑出声的那个节点开始——他忍无可忍,破口大骂道,当然也是在掩饰他被「西兰花」这个词逗乐的模样:「都给 … Read more

鸭儿(一)

△ 095|鸭儿(一) 鸭儿住在上海,但不是上海人。就连「鸭儿」这个词也不是上海话,这是个西南官腔中的脏词儿,也是鸭儿的外号。每每向人解释过鸭儿在西南官腔里的含义后,人们便不再叫他的本名,也都跟着亲切地、或戏谑地、或嘲讽地、或轻蔑地称呼这个名字。 不过他刚刚死了,死在了一个澡堂子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