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教人吃屎你不肯学,我教人别吃屎你说我不会教

△ 179|我教人吃屎你不肯学,我教人别吃屎你说我不会教 这个标题留在草稿箱少说有大半个月了,那天就写了个标题就去做别的事情了。等晚上回来想要写第二天的内容时,又把这个标题给忘了。要不是刚才整理的时候,我都记不起来我写过这么「合时宜」的内容。 我这个人很双标,双标到我自己有时候都 … Read more

有些人的智商真的配得上他们的财产吗?

△ 175|有些人的智商真的配得上他们的财产吗? 如果你逛V2EX,大概就猜到我说的是哪个帖子。故事本身没啥值得探讨的乐趣,无非想要表达两件事:一个是「我在上海要买房子啦」,另一个人是「我比其他有钱人更有智商」。而值得讨论的,是这个帖子里面的一个常用的内在逻辑。 其实类似的讨论以 … Read more

酒壮怂人胆,也软壮汉膝

△ 172|酒壮怂人胆,也软壮汉膝 前几天有一个新闻,不过因为最近发生了太多狗皮倒灶的事情,所以这个新闻并没有成为大多人眼里的「趣事」。我倒是在看到它之后,就将它保存进了素材库里面,颇有些值得玩味的地方。总的来说,这个新闻,就被我总结成了标题这十个字。 新闻大致是说,一个酒友在医 … Read more

不存在的霸凌

△ 171|不存在的霸凌 我学生时代的时候,确实没有听过什么「霸凌」的事情,但后来也是成年之后才从当年的同学口中听到过「霸凌」的事实,只是因为我没有看到没有经历,所以也本能地觉得它并不存在罢了。 其实校园霸凌的课题一直都存在,被呈现在台面上,也有过很短暂的区间,不过可想而知,这种 … Read more

配额

△ 159|配额 我一直有一个奇怪的思考,就是关于一个人的某一个行为是否真的有「配额」。 简单来说,就好比一个人这辈子只允许爱上七个人,当他年少轻狂的时候,就轰轰烈烈地谈了七次不痛不痒「三不原则」的恋爱。结果人到中年还是孤身一人,他倒是看淡了一切。因为他消耗了七次「配额」所以最后 … Read more

如何让员工自愿降薪?

△ 157|如何让员工自愿降薪? 其实「自愿降薪」的剧情一直都有,只是今年尤甚,加之互联网和短视频平台的传播性,才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罢了。既然「自愿降薪」是许多公司的「常规操作」,甚至要歌功颂德感恩公司在「艰苦」时期给了自己一份工作,是时候要和公司一起「共渡难关」「共同进退」「同 … Read more

安康警察

△ 156|安康警察 又到了要争论是用「端午快乐」还是「端午安康」的日子了。 为了避免被「安康警察」盯上,所以今年也一样懒得在朋友圈发些祝福的内容,主要发给节日快乐,就一定会有一群人出来指正你为什么不能用快乐,而要用安康,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学来的知识,虽然说辞不同,但是内核都是 … Read more

小人得志与得了便宜还卖乖本质上是不是一种人?

△ 155|小人得志与得了便宜还卖乖本质上是不是一种人? 这是我当年为辩论赛贡献的题目之一,不过很可惜没有被采纳,大概是因为这个辩论内容刺激到了确实我想要讽刺的辩论赛组长。因为他就是个典型的「小人得志」,但也有人说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所以这个辩论的题目就有了非常有趣的现实意义 … Read more

暂停键

△ 154|暂停键 和「暂停键」这个词类似的,还有很多:比如黄片儿放到临近高潮时突然插播一条避孕药广告;购买了视频会员还得超前点播再割一次粉丝韭菜;决心要回心转意交公粮的时候,情人打来视频电话说今晚可以有姐妹想要一起3P;屎拉了半截发现手纸没有带;早起迷糊憋了一大泡尿尿到一半手机 … Read more

相机

△ 146|相机 上海虽然还没有解封,但是有人趁着有临时「放风证」的时候可以出去走走了。这个时候,在作为管理人的「他们」心里,有一个没有被明文的规定,但是大家都在墨守成规着——盯住那些带着相机出门的人。 这里面个中原因,我不用说,你我都能说出很多,有的没的、恶意的非恶意的、有趣的 … Read more

高台教化与下流三俗

△ 144|高台教化与下流三俗 「文学闯作该不该高台教化?」这个问题是我高中时期参加过的一次辩论赛,由于毕竟得面向众多的师生,所以有些不太好的比方,是没办法拿到那个环境去说的,但我认为与「文学闯作该不该高台教化」类似的几个问题还有: 太监能不能讨论性生活? 夫妻双双出轨该不该离婚 … Read more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 133|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不好意思,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谢谢。 2022年5月 中国 这句话可谓绝响,不单单是因为它发声的时期和原因,更是因为这句话更像是某种不能明言诅咒的开始。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这句简单的独白,也会成为全网禁止出现的语句,但它已经绝响在多数人的心中了。 … Read more

永你妈🅱️远

△ 132|永你妈🅱️远 这篇文章留了一个今天早上11点发布的定时,结果里面的内容一个字都没写。现在已经是10点多了,有一种要在倒计时到来之前拆掉炸弹的紧张气氛和滥俗剧情。 昨天写下这个题目时,是打算作为《加你妈🅱️油》和《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姊妹篇。所以在最开始需要温馨提 … Read more

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

△ 102|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 这个奇怪的问题是某天晚上睡觉前突然想到的。本不想为此纠结,但辗转反侧了很久,最后不得不拿起手机查了查。但查完就开始嘲笑自己——这个问题居然还想不清楚。如果没有死亡证明证明一个人死亡了,火葬场敢直接就扔进火化炉给火化了吗?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 Read more

30岁文盲能转行程序员吗?

△ 094|30岁文盲能转行程序员吗? 这可不是我的提问,而是知乎上的一个提问,首先我确实已经30岁了,但我不是程序员,其次因为每个人认定的标准不同,所以我没办法排除自己是不是文盲。 程序员虽然门槛低,但从文盲起步还是有些困难的。建议去做产品经理。 ——关于《30岁文盲能转行程序 … Read more

我谴责你谴责我不谴责他

△ 065|我谴责你谴责我不谴责他 没打算在博客上讨论战争的话题,不仅仅是会招来键政键战专家发表局势见解,也容易让精神俄罗斯人和精神乌克兰人,以及精神世界人道主义组织者就战争本身的「对与错」进行讨论而产生矛盾。当然,战争本身也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胜与败、赢或输,四种结局都可能带来 … Read more

为了比赛而比赛的比赛

△ 059|为了比赛而比赛的比赛 我不是很喜欢比赛,因为有些比赛一定是我赢,有些比赛我再怎么努力都是我输,所以输赢本身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参加的是何种比赛。 倒是有的人偏偏就喜欢和人比赛,除了那些体育竞技类的比赛,还有些比赛往往藏在人与人之间。这种比赛没有标准、没有规则、甚至连 … Read more

别把用户当傻逼

△ 055|别把用户当傻逼 接着昨天的《得把用户当傻逼》继续说下去。 没想到关于健康码的事情还在继续。就算昨天主动去做了核酸,没想到自己的健康码昨晚还是「消失」了。没错,在绿码、黄码和红码的基础上,又开发了一种新的模式——即健康码无法被查看。我相信做这套逻辑的人,考虑的是不要把那 … Read more

得把用户当傻逼

△ 054|得把用户当傻逼 这里指的「傻逼」,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傻逼。过去作为一个产品经理,我发现无论我们为用户设定再怎样清晰简单的流程,他们还是不会使用,根本问题到底是出在产品对用户的教育方面?还是出在产品设计仍然不够清晰简单?还是说傻逼的真的是用户? 虽然顺利从成都「逃」了回来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