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说鬼话,鬼做人事

△ 092|人说鬼话,鬼做人事 工作室清理文件,找出了我去年写的那个剧本杀本子。说来惭愧,这个本子写完之后就再也没有好好改过,大概是因为把自己写进了医院,多少有点自暴自弃不想看到它。本子说的是人与鬼之间的事,虽然说的是人事鬼话,但最后发现,人做的事比鬼还可怕。 很可惜,建国之后不 … Read more

宦官的宝贝儿

△ 062|宦官的宝贝儿 不得不说,中文字的乐趣在于不闻当事人解释只由旁人去理解。「宦」字既可以指的是「官」也可以指的是「太监」,就看理解的人如何去理解,而不是由被贴上这个字的人如何解释。 古代做完「手术」的宦官,一般会把切割下来的部分称之为「宝贝儿」留在一剪梅手工艺人那里,由这 … Read more

轮回

△ 049|轮回 在上一个500日写作在第四十九天的时候用了这个题目。无独有偶,我在刚才在思考今天要写些什么的时候,也想到了「轮回」这个题目。因为这两天出行成都,总有一种轮回的感觉。 上一个《轮回》是因为家里养的已经枯萎的植物,竟然意外地发芽活过来了,所以才用了这个题目。去年生病 … Read more

精怪世界

△ 006|精怪世界 在500日写作计划《∞》里,为了懒得「动脑子」,用百鬼夜行的每种妖怪作为标题写过100多篇文章。新的500日也想计划用这种「不动脑子」的方法写点什么,瞄准的中国的精怪,结果单是打开山海经——四十个方国、五百五十座山、三百条水道、一百多个历史人物、还有四百多种 … Read more

鬼街

211227 待修订 掌灯人从远方提着昏黄的灯笼忽明忽暗的游荡而来,他每停在一盏灯下,他就会伸出点灯的火棍,小心翼翼的用掌灯棍一头微明的火焰点燃一盏路灯——每点燃一盏灯,昏黄的灯就会分散成无数的萤火般的蝴蝶,蝴蝶围绕着路灯琉璃的灯罩,如同星辰的斗转,琉璃在萤光之下被映射出如同走马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