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 133|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不好意思,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谢谢。 2022年5月 中国 这句话可谓绝响,不单单是因为它发声的时期和原因,更是因为这句话更像是某种不能明言诅咒的开始。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这句简单的独白,也会成为全网禁止出现的语句,但它已经绝响在多数人的心中了。 … Read more

蜘蛛

△ 131|蜘蛛 破晓时分起床上厕所时,依稀记得在厕所外的窗户上,有一只拇指指甲盖大小的蜘蛛,它在已经织好的蛛网上享受着丰收的喜悦,那时它正在裹缠一只刚粘在网上的飞虫。 我不太确信,是不是真的看到了这只蜘蛛,毕竟这里是50层的高空,它到底是怎么爬到这里的。刚才起床后又去看了遍,蜘 … Read more

姐弟

△ 087|姐弟 小区里有一对姐弟,姐姐走路只能牵着奶奶的衣角,稍微走慢了些许,就会被奶奶责备,而弟弟不需要走路,因为年龄小所以时常被奶奶抱在怀里,生怕受到外界一点伤害。 姐姐只有4岁,但是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做那个公主的美梦了;而弟弟刚出生不久,在他还不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的时 … Read more

无法成为牲畜的我们

△ 083|无法成为牲畜的我们 显然,今天的内容和昨天的《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是姊妹篇。 昨天还在说「猪瘟效应」应该是接在「鲇鱼效应」→「内卷」之后的反对「内卷」存在的新模式。结果没想到,反对「猪瘟效应」的新模式也已经出现了——最近有一个「面试侠」的「正能量」小故事。 公司面试我 … Read more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 082|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为了避免有「追热度」的嫌疑,特地用了一个3年前的日剧名字作为标题,但是今天本身想要说的也是这件事情。 前天在整理以前写过的东西,有些没能坚持下去觉得还蛮可惜的「专辑」。比如以前自己还开了个搞事情的公众号叫做「搞事心理」,主要是针对一些社会热点吐槽, … Read more

猪与圈

△ 072|猪与圈 这事儿啊,发生在老老年间,具体什么时候的时呢,按行话来讲大概是「羊还能上树」那会。 刚开始养猪,养猪人还能让猪在圈外自由活动。但有天突发了一场猪瘟,一开始谁都没有在意这件事情,依旧让猪在圈外自由活动。是因为镇上领导咨询了本镇养猪专家,他说本轮猪瘟并不会造成太大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