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辈子,不过是想等一个道歉

△ 151|我这一辈子,不过是想等一个道歉 标题的「我」当然指的不是我,而是大多数的中国人。之前有写过很多关于「道歉」的话题,昨天和一位朋友聊天,他将「道歉」这个话题帮我推向了高潮,也是很多人不愿意面对的但一辈子都在追求的一种「道歉」。 故事大概是这样:一个人从小在父母那里没有得 … Read more

歉意终究只是唯心的存在

△ 079|歉意终究只是唯心的存在 上一次500日坚持写作的第79天时,蝉也未鸣。这才3月份,重庆已经热得不成样子,北京倒下了场大雪。 再过不久,就可以听到蝉鸣,从睡梦朦胧快要醒来时候的隐隐之声,到入睡前在耳边有些聒噪地循环的简单音调。蝉鸣倒有些挺适合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因为心境的 … Read more

中国人如何道歉?

△ 070|中国人如何道歉? 很显然,越是正经的标题,我就越是不会正经去写,越是前几天那种不正经的标题,我反而在讲正经的事情。 如何道歉?这个问题具有非常强烈的社会前瞻性,到现在还有一堆人在举例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费舍尔商学院副教授邓小燕的观念。但我个人觉得,她的观念已经显得有些「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