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石

第五次有人敲门的时候,他显得有些不耐烦,但是还是不得不路过镜面的时候,仔细端详着自己刚参加完葬礼还没有来得及撤下的领结是否因为刚才因为烦躁而发泄情绪时被扯歪了。他试着挤了挤自己脸上的笑容,仿佛对他而言,笑容和难过也出现了完形崩坏的局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嘴角微微上扬的表情到底是烦躁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