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机

△ 146|相机 上海虽然还没有解封,但是有人趁着有临时「放风证」的时候可以出去走走了。这个时候,在作为管理人的「他们」心里,有一个没有被明文的规定,但是大家都在墨守成规着——盯住那些带着相机出门的人。 这里面个中原因,我不用说,你我都能说出很多,有的没的、恶意的非恶意的、有趣的 … Read more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 133|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不好意思,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谢谢。 2022年5月 中国 这句话可谓绝响,不单单是因为它发声的时期和原因,更是因为这句话更像是某种不能明言诅咒的开始。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这句简单的独白,也会成为全网禁止出现的语句,但它已经绝响在多数人的心中了。 … Read more

意外的幸运签

△ 110|意外的幸运签 就这样,我永远地删掉了当时的遗书,决定坐在电脑前面,用熟悉的键盘和熟悉每一个字母所在位置的手感,书写着这篇并不那么阳光的文字。我杀过自己一次,然后重新抽中了让我活下去的幸运签,将一个满是罪孽的灵魂重新回到一个叫做“我”的躯壳继续修炼完余生,然后用这个躯壳 … Read more

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

△ 102|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 这个奇怪的问题是某天晚上睡觉前突然想到的。本不想为此纠结,但辗转反侧了很久,最后不得不拿起手机查了查。但查完就开始嘲笑自己——这个问题居然还想不清楚。如果没有死亡证明证明一个人死亡了,火葬场敢直接就扔进火化炉给火化了吗?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 Read more

噢普朗克

△ 101|噢普朗克 这个标题不是我取的,是我看着电脑在思考写什么时,猫从键盘上踩过时所留下的,索性今天的文章就用这个标题吧。 很可惜,我并不了解普朗克常数,所以没办法从普朗克常数的成因与规则之中,找到一个可以从社会层面分析的现象。硬要这样做也不是不可以,把一个抽象的概念,生拉硬 … Read more

恭喜毕业

△ 093|恭喜毕业 最近的文章几乎都是前一天写好,第二天定时发布,心里有个底第二天还可以睡到自然醒。 不过最近想要睡好觉但是又辗转反侧失眠焦虑的大有人在。裁员潮终究还是来了——特别是在Q1结束之后,能不能给一整年的KPI带来希望,基本上就指望Q1有没有一个好的开始。有趣的是,在 … Read more

别把用户当傻逼

△ 055|别把用户当傻逼 接着昨天的《得把用户当傻逼》继续说下去。 没想到关于健康码的事情还在继续。就算昨天主动去做了核酸,没想到自己的健康码昨晚还是「消失」了。没错,在绿码、黄码和红码的基础上,又开发了一种新的模式——即健康码无法被查看。我相信做这套逻辑的人,考虑的是不要把那 … Read more

得把用户当傻逼

△ 054|得把用户当傻逼 这里指的「傻逼」,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傻逼。过去作为一个产品经理,我发现无论我们为用户设定再怎样清晰简单的流程,他们还是不会使用,根本问题到底是出在产品对用户的教育方面?还是出在产品设计仍然不够清晰简单?还是说傻逼的真的是用户? 虽然顺利从成都「逃」了回来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