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家里人讲道理和下命令哪个更有用?

△ 173|跟家里人讲道理和下命令哪个更有用? 这是一则我收集了很久的故事,差点把它给忘了。 我岳父有个习惯,就是比较“独”。经常在集体活动的时候,他会一个人跑走单独行动。为此我岳母没少说他。他基本上是置之不理,也不辩解。就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这次做核酸就暴露了这个问题。我们测 … Read more

配额

△ 159|配额 我一直有一个奇怪的思考,就是关于一个人的某一个行为是否真的有「配额」。 简单来说,就好比一个人这辈子只允许爱上七个人,当他年少轻狂的时候,就轰轰烈烈地谈了七次不痛不痒「三不原则」的恋爱。结果人到中年还是孤身一人,他倒是看淡了一切。因为他消耗了七次「配额」所以最后 … Read more

我这一辈子,不过是想等一个道歉

△ 151|我这一辈子,不过是想等一个道歉 标题的「我」当然指的不是我,而是大多数的中国人。之前有写过很多关于「道歉」的话题,昨天和一位朋友聊天,他将「道歉」这个话题帮我推向了高潮,也是很多人不愿意面对的但一辈子都在追求的一种「道歉」。 故事大概是这样:一个人从小在父母那里没有得 … Read more

姐弟

△ 087|姐弟 小区里有一对姐弟,姐姐走路只能牵着奶奶的衣角,稍微走慢了些许,就会被奶奶责备,而弟弟不需要走路,因为年龄小所以时常被奶奶抱在怀里,生怕受到外界一点伤害。 姐姐只有4岁,但是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做那个公主的美梦了;而弟弟刚出生不久,在他还不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的时 … Read more

歉意终究只是唯心的存在

△ 079|歉意终究只是唯心的存在 上一次500日坚持写作的第79天时,蝉也未鸣。这才3月份,重庆已经热得不成样子,北京倒下了场大雪。 再过不久,就可以听到蝉鸣,从睡梦朦胧快要醒来时候的隐隐之声,到入睡前在耳边有些聒噪地循环的简单音调。蝉鸣倒有些挺适合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因为心境的 … Read more

中国人如何道歉?

△ 070|中国人如何道歉? 很显然,越是正经的标题,我就越是不会正经去写,越是前几天那种不正经的标题,我反而在讲正经的事情。 如何道歉?这个问题具有非常强烈的社会前瞻性,到现在还有一堆人在举例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费舍尔商学院副教授邓小燕的观念。但我个人觉得,她的观念已经显得有些「 … Read more

说神

△ 042|说神 今天要说的神,并不是存在于宗教世界的神,而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神」。 中午在商场餐厅吃饭时,隔壁桌来了一家子,一对夫妻、他们的孩子和一个老太。落座之前,我就无聊地在分析这个老太到底是夫妻二人谁的母亲。随后发生了以下几件事情,你不如也分析分析: 男人和女人坐在一边, … Read more

说梦

△ 037|说梦 你们有经常梦见过同一个地方吗? 如果有,一般来说会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个同样出现的场景多源于原生家庭对人造成的影响;另一种原因是有可能沾惹上不该惹的东西了。 想了半天,今天的「说」用这样有些玄乎的开头开始了。其实今天不是来解梦的,是因为昨晚做了一个冗长真实的梦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