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教人吃屎你不肯学,我教人别吃屎你说我不会教

△ 179|我教人吃屎你不肯学,我教人别吃屎你说我不会教 这个标题留在草稿箱少说有大半个月了,那天就写了个标题就去做别的事情了。等晚上回来想要写第二天的内容时,又把这个标题给忘了。要不是刚才整理的时候,我都记不起来我写过这么「合时宜」的内容。 我这个人很双标,双标到我自己有时候都 … Read more

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 177|他人自杀条件创造罪 天气燥热,半天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干脆又用了那个偷懒的办法——去看了上一个500日写作时,在第177天的时候用过什么灵感——《扑热息痛》,写的并不是它的效用,而是它背后留在我记忆当中的一个故事。 我记得那段时间正是全国开始试运行“用身份证才能购买安眠 … Read more

有些人的智商真的配得上他们的财产吗?

△ 175|有些人的智商真的配得上他们的财产吗? 如果你逛V2EX,大概就猜到我说的是哪个帖子。故事本身没啥值得探讨的乐趣,无非想要表达两件事:一个是「我在上海要买房子啦」,另一个人是「我比其他有钱人更有智商」。而值得讨论的,是这个帖子里面的一个常用的内在逻辑。 其实类似的讨论以 … Read more

另一种意义上的BDSM

△ 170|另一种意义上的BDSM 在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得「欲盖弥彰」地解释一下,虽然前两天也讨论过BDSM,但事实上我并不是BDSM的爱好者。对它有过深入了解,是因为过去在写某部已挖坑的小说时,里面涉及了大量的BDSM情节,所以才对其进行过研究。 之所以觉得「欲盖弥彰」,这就 … Read more

反转剧

△ 167|反转剧 这两天有一则蛮有趣的新闻,但说实话,剧情又有些老套恶俗了。 一女子凌晨3点坐黑车回家,却被黑车司机尾随至家门口,女子称黑车司机在门口逗留、敲门,女子询问后才知道男子是送自己回家的黑车司机,男子在门口敲了好几声门不肯离开,女子在屋内告诉男子别敲了,男子发现其家门 … Read more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 166|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人无完人」这个词可以说是为数不多把「双标」体现到了最极质的词之一,另一个体现到极质的就是「最……的之一」。「人无完人」的乐趣在于,这个词既可以用来为自己或是需要自己来开脱的人作为借口,也可以用来评价别人或是不应该被开脱之人的理由。简单来 … Read more

我不理解

△ 165|我不理解 我还没有注销微博那阵子,「我不理解」还在流行。一般是在那些突发性的、或是魔幻现实主义色彩非常浓厚的、或是某种畸形的不符合大众要求的新闻或事件处理方式的微博下面,会出现大量的「我不理解」。 最初,「我不理解」这个梗,是一个小学生在作答时,用歪歪扭扭的文字写着对 … Read more

引经据典和乌合之众

△ 162|引经据典和乌合之众 我不是个很爱引经据典的人,不是不会,而是觉得大多时候都显得没有必要。如果没办法用自己的解释将一件事情说明白,引入大量的经典那不还是「别人所言」。当然了,我们不能否认信息汇总之能力,能把不同人对同一事物理解的内容汇总到一起,不得不说也是信息时代的一种 … Read more

龙舟、女人,和狗

△ 161|龙舟、女人,和狗 单看题目,应该有人就会知道今天要聊什么。这两天一个关于端午期间的「小插曲」被闹得沸沸扬扬:女人能不能上龙舟? 其实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因为问题的两边都有各执一词的理由和论点,关于女权、关于所谓的传统文化、关于迷信或信仰,这些话题如果跳脱了原本的 … Read more

你可以吃屎,但请尊重不吃屎的人

△ 160|你可以吃屎,但请尊重不吃屎的人 每一年苹果发布会结束后,一定会有一段时间的讨论热潮,喜欢的不喜欢的,各自讨论的时候都有理,但是放在一起就有了不一样的乐趣——所以每年在苹果开完发布会或是发布某款新产品之后,V2EX论坛就成了我最喜欢「研究」的领域,也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乐趣 … Read more

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

△ 158|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 原标题本应该是《我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就连我自己看到这种「我」字辈的标题都有一种「你他妈是谁啊,你觉不觉得关我屁事」的心态,所以才谨慎小心地改了个标题,不过确实「不相信人工智能」这件事并不是我秉持的观点,而是我问过很多人这个问 … Read more

来吧,甜蜜的死亡

△ 152|来吧,甜蜜的死亡 因为闹钟用的是《EVA》剧场版的插曲《Komm, süsser Tod》,所以干脆就以它命名。我回过头去搜索了上一个500日写作的《∞》,竟然没有以这个题目写过东西,实属不应该。我明确记得我肯定是有在这首歌循环的背景下写过什么,大概是没有用上这个题目 … Read more

相机

△ 146|相机 上海虽然还没有解封,但是有人趁着有临时「放风证」的时候可以出去走走了。这个时候,在作为管理人的「他们」心里,有一个没有被明文的规定,但是大家都在墨守成规着——盯住那些带着相机出门的人。 这里面个中原因,我不用说,你我都能说出很多,有的没的、恶意的非恶意的、有趣的 … Read more

高台教化与下流三俗

△ 144|高台教化与下流三俗 「文学闯作该不该高台教化?」这个问题是我高中时期参加过的一次辩论赛,由于毕竟得面向众多的师生,所以有些不太好的比方,是没办法拿到那个环境去说的,但我认为与「文学闯作该不该高台教化」类似的几个问题还有: 太监能不能讨论性生活? 夫妻双双出轨该不该离婚 … Read more

避孕套大亨

△ 141|避孕套大亨 程驰死都没想到,自己会被抓起来,被抓的原因还是「非法制造避孕套」。 程驰自认为自己不可能触碰到任何法律,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辩护律师的事。结果只能由国家给他安排了位公设辩护律师,姓王,此时的王律师和警察在门外小声聊天时,程驰先是看到自己的律师摇头,然后 … Read more

不自杀承诺书

△ 136|不自杀承诺书 事实上,《不自杀承诺书》应该在2013年就出现过一段时间,不过那个时候的命名应该叫《不会自杀承诺书》,顾名思义,是签署这份承诺书的当事人对外宣称自己不会选择自杀的方式来结束生命,所以当自己遇害时,希望把自己的死亡交给公共领域来进行分析——因为有这份承诺书 … Read more

你祝福一下我会死吗?

△ 135|你祝福一下我会死吗? 我确实有深刻地自省过,我为什么不是个喜欢「祝福」别人的人。哪怕是内心真的在为对方开心,但也很少说出「祝福」的话,以至于前几天朋友在告诉我一个喜讯之后,对方追问了个问题:你这一次是不是应该祝福我一下? 就算这样,我当下还是就着现实层面再说些注意事项 … Read more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 133|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不好意思,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 谢谢。 2022年5月 中国 这句话可谓绝响,不单单是因为它发声的时期和原因,更是因为这句话更像是某种不能明言诅咒的开始。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这句简单的独白,也会成为全网禁止出现的语句,但它已经绝响在多数人的心中了。 … Read more

永你妈🅱️远

△ 132|永你妈🅱️远 这篇文章留了一个今天早上11点发布的定时,结果里面的内容一个字都没写。现在已经是10点多了,有一种要在倒计时到来之前拆掉炸弹的紧张气氛和滥俗剧情。 昨天写下这个题目时,是打算作为《加你妈🅱️油》和《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姊妹篇。所以在最开始需要温馨提 … Read more

蜘蛛

△ 131|蜘蛛 破晓时分起床上厕所时,依稀记得在厕所外的窗户上,有一只拇指指甲盖大小的蜘蛛,它在已经织好的蛛网上享受着丰收的喜悦,那时它正在裹缠一只刚粘在网上的飞虫。 我不太确信,是不是真的看到了这只蜘蛛,毕竟这里是50层的高空,它到底是怎么爬到这里的。刚才起床后又去看了遍,蜘 … Read more

我是好人所以你不利于我的都是坏事

△ 127|我是好人所以你不利于我的都是坏事 我很喜欢在V2EX论坛上面发现各种有趣的灵感。比如发布过的《排序的规则》,还有一些是因为论坛上面的小争吵而延展开来的。 不知为何,这个论坛上的「理性的争吵」有很多,但都很无(有)聊(趣),特别是最喜欢看到他们因为一句话而@管理员 要求 … Read more

死去的人们请举手

△ 121|死去的人们请举手 「请死去的人举手,我们好统计这一次灾难的死亡人数。」 「……」 「没人举手对吧,那我宣布,本次灾难的死亡人数是0人,我们胜利了!」 文章标题没有影射什么,只是单纯地因为昨天提到了语文老师,又突然会想起当年写过的一则考场作文,命名为「死去的人们请举手」 … Read more

阴间的小鬼在阳间教做人

△ 112|阴间的小鬼在阳间教做人 一连几天都「莫名其妙」地在聊些关于生死的话题,差不多也要收个尾了,想了很久应该用怎样的话题,把这一阶段的「合集文章」给结束了,恰逢前几天半夜和老婆一起注销了微博账号,那就用这个事儿作为话题的引子吧。 我是很早之前就想删微博了,在离开豆瓣之后,本 … Read more

意识输入法

△ 111|意识输入法 准确来说,这篇文章应该被归在「过时产品需求分析专家」这个标签里,但我并不认为这个产品是过时的,它仍然具有超前意义,同时也被赋予了更多值得玩味的「现实意义」。早在5年前,我就对这个产品有过初步构想,今天再拿出来说,也是希望有想法的人能够赏识这款产品。老规矩, … Read more

意外的幸运签

△ 110|意外的幸运签 就这样,我永远地删掉了当时的遗书,决定坐在电脑前面,用熟悉的键盘和熟悉每一个字母所在位置的手感,书写着这篇并不那么阳光的文字。我杀过自己一次,然后重新抽中了让我活下去的幸运签,将一个满是罪孽的灵魂重新回到一个叫做“我”的躯壳继续修炼完余生,然后用这个躯壳 … Read more

一记耳光

△ 097|一记耳光 现在才聊威尔·史密斯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现场挥拳打主持人克里斯·洛克,多少有点错过了热度——不过我就是我就是为了避免蹭热度之嫌,放在后来一段时间再说,也好让这件事本身再冷却冷却,不容易刺激到非黑即白的战队,结果费力不讨好惹到非黑即白的两端。 关于这「一记耳光」, … Read more

艾姆斯小屋

△ 089|艾姆斯小屋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关于中国互联网现状的讽刺漫画,两个人站在数字「6」或「9」的两端,一个人说这是「6」,另一个人说这是「9」。这是理解上的互联网上会吵架的根本原因,两个人站在不同的视角去看待同一个问题,自然会有分歧。但本质上来说,大家还是围绕着「6」和「9 … Read more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 082|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为了避免有「追热度」的嫌疑,特地用了一个3年前的日剧名字作为标题,但是今天本身想要说的也是这件事情。 前天在整理以前写过的东西,有些没能坚持下去觉得还蛮可惜的「专辑」。比如以前自己还开了个搞事情的公众号叫做「搞事心理」,主要是针对一些社会热点吐槽, … Read more

隐私换便利

不知道为什么,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重复性地对一件事情进行重新考量,然后陷入到持续性地纠结当中——比如换输入法。 换成苹果全家桶之后,就一直在纠结用什么输入法。因为经常会有大量的文字工作,macOS和iOS原生输入法虽然在原生系统UI适配上做得不错,但是至今,macOS与iOS的词库不 … Read more

说B

△ 043|说B 「JB太可怕了!」「我的B没得治了!」「爸爸的B恶化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逛简中网络时,都以为自己在解码机密文件。特别是在没有注销豆瓣之前,常常会有人转发通篇都是拼音缩写词的内容,看了半天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谁。我就像个原始部落的野人一样,要从头开始学习他 … Read more

说社交软件

△ 041|说社交软件 很久不会去微博主动索取信息了,经常都是身边人告诉我最近微博上又发生了怎样怎样的事情,才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一二。再想要回过头去深入了解事件本身时,这个事情已经在微博上发酵成双方对立、互相谩骂甚至是权力对冲的局面。但是这群人在叫嚣些什么、在互相指责些什么 … Read more

说死刑

△ 036|说死刑 截至2022年,中国(除香港、澳门外)仍有46项法条包含死刑,仍然是目前保留死刑的国家中罪名最多的国家。 之所以会突然说起这个话题,是因为最近「徐州丰县一女子生育八个孩子」的事情被扯到台面上来。从而牵扯出更大的「拐卖妇女」的冰山,甚至还有很多被拐人员,因为逃离 … Read more

排序的规则

今天在V2EX论坛闲逛,又看到懂得玩标题党的帖子,才想起之前有过一篇类似的文章。 最近因为排序发生了件有趣的事情。 在某个论坛上,一个努力想要赚取流量的UP主发布了关于某款手机的评测,结果在评论区被各种羞辱。双方争议的点在于「现在3C产品评测的门槛越来越低了」,结果气得UP主贴出 … Read more

狼来啦

△ 013|狼来啦 实验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前段时间做了个实验,就是把自己博客的内容在不分组的情况下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先是一篇因为「抑郁症疫苗受害者联盟」的词组,被微信毫不客气地认定为是「包含色情内容」给封锁了跳转。接着是我妈遥控我爸给我打来电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要求我删掉已经 … Read more

浅谈简中环境生存规则 I

△ 008|浅谈简中环境生存规则 I 前几天,新博客以来第一篇文章在简中环境下被抹杀了。 在微信朋友圈无法打开的文章是《毒蛇》,理由是「页面包含色情内容,被多人投诉」。思来想去,我都没有想通,这篇以兄弟反目作为框架,描写两兄弟在决定要不要为暴露的公关事情以死谢罪的场景小说里,怎么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