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病只能去鹤年堂买药治

△ 113|有些病只能去鹤年堂买药治 当然,标题这句话不是好话。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地方特色歇后语,老北京就有一个「鹤年堂讨刀伤药——死到临头」。 糟糕,昨天才说了关于生死的话题应该画上个句号了,结果没想到还是接续了一篇生生死死的文字。因为这篇文章是紧接着昨天发布的文章在同一天 … Read more

定时死亡

△ 071|定时死亡 这两天我在想,会不会昨天发布的那篇文章,可能就是我这辈子最后定时发布的文章了。如果最后一篇文章是关于「道歉」的,这还蛮符合中国人的死,总是带着遗憾和对别人的歉意而告终。但是昨天的文章又不完全是在道歉,倒是在羞辱那些把道歉看得如此重要的人。如果真的昨天就死了, … Read more

最后一日

△ 030|最后一天 跟自己做了个约定,昨天是最后一天在「舒适区」写作,从明天开始就得开始刻意练习了。但是由于昨天临时追加了「听到」的故事,所以今天又理所当然地拖延了一天。 虽说是最后一天,但是这样的猜想其实并不会给人多少的紧张感。过去常常会有很多关于「世界末日」的猜测,比如明天 … Read more

时间的规则

△ 017|时间的规则 如果没有记错,我应该是在上一个500日写作计划里用过这个题目。我很喜欢关于时间的思考,因为这是一个完全不会为人类意志所改变的东西,但是却能在每个人的世界里有完全不同的解读。 在这里建博以来,发现这里有一个功能,是过去的博客平台无法做到的事情——在「过去」发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