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

△ 158|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 原标题本应该是《我为什么不愿意相信人工智能?》,就连我自己看到这种「我」字辈的标题都有一种「你他妈是谁啊,你觉不觉得关我屁事」的心态,所以才谨慎小心地改了个标题,不过确实「不相信人工智能」这件事并不是我秉持的观点,而是我问过很多人这个问 … Read more

つづく

△ 115|つづく 想了很久,应该在今天写点什么,因为「重要日子」,所以允许把自己绕进了仪式感的怪圈之中。思来想去,结果又半天蹦不出个屁来。索性回到过去的这一天,看看都留下了点什么。 2016年4月25日。 我叫他土星,而他叫我月亮。 一个代表着现实,一个代表着情绪。 终究有一天 … Read more

鸭儿(二)

△ 105|鸭儿(二) 鸭儿死了,半个小时前,死在了被他当成半个家的大澡堂里,他的生殖器被割走了。如果不是嫉妒他的那根东西,大家也实在想不出第二个原因。 时间倒回一点点,从警察噗哧笑出声的那个节点开始——他忍无可忍,破口大骂道,当然也是在掩饰他被「西兰花」这个词逗乐的模样:「都给 … Read more

鸭儿(一)

△ 095|鸭儿(一) 鸭儿住在上海,但不是上海人。就连「鸭儿」这个词也不是上海话,这是个西南官腔中的脏词儿,也是鸭儿的外号。每每向人解释过鸭儿在西南官腔里的含义后,人们便不再叫他的本名,也都跟着亲切地、或戏谑地、或嘲讽地、或轻蔑地称呼这个名字。 不过他刚刚死了,死在了一个澡堂子 … Read more

螟蛉子

△|015 螟蛉子 他把手指从她的指缝中抽了出来,虽然他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被对方发现,但是她还是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她像是在呓语,嘟哝了一句:“你要走了?” 是在做梦吧。他想了想,又准备慢慢挪到床边,突然他感觉到一股力量,从被子里延伸出来,缠在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失去两个人缠绵后温热的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