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不对题

△ 086|文不对题 我做过一个实验,这个实验大概会惹到一些人,所以我先讲几个故事。 什么地方最容易看到理由「离谱」的争吵,我大概会推荐你去机场转转。在机场你能看到很多看上去离谱的争吵理由,但好像那个理由又是当下他们唯一能够吵起来的原因——吵架的双方多是乘客与地勤人员、父母子女、 … Read more

定时死亡

△ 071|定时死亡 这两天我在想,会不会昨天发布的那篇文章,可能就是我这辈子最后定时发布的文章了。如果最后一篇文章是关于「道歉」的,这还蛮符合中国人的死,总是带着遗憾和对别人的歉意而告终。但是昨天的文章又不完全是在道歉,倒是在羞辱那些把道歉看得如此重要的人。如果真的昨天就死了, … Read more

负面关键词

△ 064|负面关键词 友博开发了一个项目,是能够分析一个博客的关键词,便拿我的博客「做实验」。在关键词没有被统计出来之前,我就预言我的博客一定会有一堆「负面词」充斥着关键词云——没想到还真是。 应该是从初中开始吧,我好像就被贴上了「心理黑暗」的标签。无论是写作文还是阅读理解,我 … Read more

家族复刻

△ 024|家族复刻 早上看了一则微博,大致是说「否定式教育从我们这一代结束挺好的」。我反过去查了查,「我们这一代」到底指的是哪一代,究竟是奔四的80后,还是奔三的90后。可能大概是个泛指,但细想一下,否定式教育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我看未必,这毕竟是几千年来在中国骨肉里留下来的基 … Read more

公平医生

如果不是有警察呵斥了一声“福利特斯”的名字,在场的所有人根本不会知道这个每天都深居简出的男人,原来有一个如此普通——或者说和他被曝光的案子毫无干系的名字。那个叫“福利特斯”的男人依旧反抗着被拽出地下室:“放开我,我说过我是医生,也是一个政治家!你们这是在迫害一个对将会人类社会作出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