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信件的过错方本来就不应该在偷看的人

△ 140|偷看信件的过错方本来就不应该在偷看的人 给文章定时完,才意识到这篇文章会在5月20日发布。中国人自从不允许「过洋节」之后,这些被商家搞出来的「电商节」就成了各个电商造势的着力点。思来想去,今天本打算要说的话题,多少和520这种跟感情相关的节日也有点关系。 话题是来源于 … Read more

疑点管理系统 I

△ 073|疑点管理系统 I 「婚姻保险」、「死亡贩卖机」、「灵感贩卖机」,这些乍一看不太「正经」的名字,都是我过去的产品设计,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投资人,所以这些项目都没能启动,不过没关系,今天我又给大家带来了一个新的产品——疑点管理系统。 首先请先允许我介绍一下此前的几个产品, … Read more

你猜我猜不猜得到你猜不猜

△ 066|你猜我猜不猜得到你猜不猜 接着昨天标题的逻辑,再说一个拗口的话题。 猜别人的心思是我的一种能力,但是也是我这辈子最容易造成恶果的能力。猜的关键是在没有得到答案之前要猜对答案,但是在答案揭晓之前,就只能等任何可能印证猜对的可能性,如果这个答案不出,那就一直猜下去。猜得越 … Read more

家族复刻

△ 024|家族复刻 早上看了一则微博,大致是说「否定式教育从我们这一代结束挺好的」。我反过去查了查,「我们这一代」到底指的是哪一代,究竟是奔四的80后,还是奔三的90后。可能大概是个泛指,但细想一下,否定式教育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我看未必,这毕竟是几千年来在中国骨肉里留下来的基 … Read more

开锁匠

这个故事的主角叫“老赵”,到最后我也只知道他姓赵,以及他是“开锁匠”的职业。只不过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他也从这里搬了出去,至于他后来去了哪里也没有人再知道,关于他的故事也只能通过我只言片语的方式记录下来。 新家 “我给你说,小张啊,你要不回来看看她吧。”她左手拿着才从医院取回来的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