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的规则

今天在V2EX论坛闲逛,又看到懂得玩标题党的帖子,才想起之前有过一篇类似的文章。 最近因为排序发生了件有趣的事情。 在某个论坛上,一个努力想要赚取流量的UP主发布了关于某款手机的评测,结果在评论区被各种羞辱。双方争议的点在于「现在3C产品评测的门槛越来越低了」,结果气得UP主贴出 … Read more

最后一日

△ 030|最后一天 跟自己做了个约定,昨天是最后一天在「舒适区」写作,从明天开始就得开始刻意练习了。但是由于昨天临时追加了「听到」的故事,所以今天又理所当然地拖延了一天。 虽说是最后一天,但是这样的猜想其实并不会给人多少的紧张感。过去常常会有很多关于「世界末日」的猜测,比如明天 … Read more

丢手机

△ 029|丢手机 上一篇文章写了一个开头,由于听到了身后一桌正在处理「丢手机」事情的聊天,才又新建了一篇文章,开始写这个新的故事。 虽然是不是故意「听」到的,但是由于她们的声音太大了,我不得不听完了完整的故事。大致是一个女孩,今日从机场回到市区,由于手机没电,上车就借网约车司机 … Read more

第二十八日

△ 028|第二十八日 坚持到第二十八天,由于一直都在「舒适范围」写东西,最近忙完之后反而不知道要写什么了。去找了找上一个500日写作的时候,在第28天写了什么。惊奇地发现,原来在上一个500日写作的时候,第二十八天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所以也用了「第二十八日」的标题。 084 | … Read more

秘密

△ 027|秘密 这两天水星逆行,又合相了冥王星,特别适合揭露秘密。 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很少会正儿八经地点开星盘。要不是因为今天打开IG,看到很多人在带着#True Story的tag发内容,我突然脑子一抽,去看了看天象。才知道原来大家都趁着水星合相冥王的时候,揭露着自己的秘密。 … Read more

他人即地狱

△ 026|他人即地狱 你喜欢人类吗?我反正不太喜欢。这种不喜欢不是说厌烦自己作为人类,而是我不喜欢由人类形成的群体,以及通过这个群体对外扩张性所形成的更大的群体。例如战争、邪教、饭圈文化、乌合之众等等这一类群体——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的特点:需要人抛弃个体属性,以复数的形式所组成的 … Read more

说偷懒

△ 025|说偷懒 算下来,已经有10天没有「刻意写作」过了。都说了30岁之后的坚持写作充满了「狡猾」的成分,这应该就是其中的一种。但是区别30岁以前的坚持,最大的区别就是「狡猾」背后的心态。换做以前,我会因为自己没能坚持跟自己的约定而陷入到自责和烦恼之中,现在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会 … Read more

家族复刻

△ 024|家族复刻 早上看了一则微博,大致是说「否定式教育从我们这一代结束挺好的」。我反过去查了查,「我们这一代」到底指的是哪一代,究竟是奔四的80后,还是奔三的90后。可能大概是个泛指,但细想一下,否定式教育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我看未必,这毕竟是几千年来在中国骨肉里留下来的基 … Read more

好人和坏人

我果然是用过这个题目,是之前在豆瓣写过的一篇感想。 早上健身,终于追完了耽搁的《Sex Education》第二季,Ola对Otis在最后一集说的那句话,点明了Otis这个人设的核心:你一直在努力地做「好人」,但是到最后你只会变成「坏人」。 不禁感慨,若是早个十几年能看到这一集, … Read more

贩卖自己

△ 023|贩卖自己 前几日,一个未曾谋面的朋友得知我加入了「十年之约」之后,突然有一种莫名的难过。本想逼着对方拆解这种难过的情绪根源,但反过来想想,我倒能理解这种「难过」,颇有一种本不属于某一个乌合之众的人,突然也成了乌合之众的成员。加入「十年之约」本来只是随手之举,但是加入之 … Read more

恶意

△ 022|恶意 这两天有一个关键词被重复地拿出来说道和品味。正是某个省份对疫情防控采取的措施中,提到了一个「恶意返乡」的关键词。这个词的精妙就在于「恶意」二字,似乎跟这个词有关联的,都是一些值得细细品味的。「恶意」二字就跟化学物质里的氧化剂一样,只要和什么贴靠在一起,这个东西就 … Read more

时光机

△ 021|时光机 昨天整理以前的灵感收集本时,看到了一个关于「时光机」的灵感。由于这个灵感或将写成一部小说,所以在这里就没法说太详细。 我很喜欢「或将」这个词,因为在官媒上经常出现。这个词的魅力就在于它有或者没有都没有太大意义,但是只要有,就如同放屁一样,看不到、听不到但是闻得 … Read more

十年之约

△ 020|十年之约 之前申请加入了一个「十年之约」的条约,大致的内容是坚持写作一个博客十年以上。不过因为没有「强制条约」,所以这种坚持的条约更像是一种对内的敦促而已。就算是有一天突然放弃了,大概也会顺理成章地找到各种借口回绝掉了内心已经不会再产生的内疚感。 很久之前,有一个早起 … Read more

好人与坏人

△ 019|好人与坏人 最近处理了一些别人的人际关系,才有了现在这番感悟。 也从这些事情里面,看到了过去的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喜欢以「上帝视角」来对待身边发生的事情,把自己假装放在一个非常客观中立的视角,去分析每个人之所以会做出某种行为的原因,而在这个行为的背后,我们找到非 … Read more

花开堪折直须折

△ 018|花开堪折直须折 回酒店房间的时候,看到一对小情侣在一棵梅花树下摘花枝。换做以前,大概率会因为他们折断花枝的行为而嗤之以鼻,今天反倒觉得这个画面让人感到开心,脑子里回想起了一句话:「花开堪折直须折」。 这应该得有一个日本的花艺师来讲述这个话题。这个杰出的日本花艺师,常常 … Read more

时间的规则

△ 017|时间的规则 如果没有记错,我应该是在上一个500日写作计划里用过这个题目。我很喜欢关于时间的思考,因为这是一个完全不会为人类意志所改变的东西,但是却能在每个人的世界里有完全不同的解读。 在这里建博以来,发现这里有一个功能,是过去的博客平台无法做到的事情——在「过去」发 … Read more

第十六卷

△ 016|第十六卷 准确的说,今天这篇文章是在很吵闹的环境下写下来的。 临时的计划打乱了本应该坚持的写作,总之还是找到了很好的借口,所以只是在这里写了一篇半记录的东西。应该是到了又一年要辞旧迎新的时期了,所以很多东西很多想法都必须要在这个期间被整理一番。 人们总有很多借口,在一 … Read more

螟蛉子

△|015 螟蛉子 他把手指从她的指缝中抽了出来,虽然他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被对方发现,但是她还是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她像是在呓语,嘟哝了一句:“你要走了?” 是在做梦吧。他想了想,又准备慢慢挪到床边,突然他感觉到一股力量,从被子里延伸出来,缠在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失去两个人缠绵后温热的 … Read more

社交账号

△ 014|社交账号 11点12分13秒,如果他们能发现这具尸体的话,这应该是她精确得不能再精确的死亡时间。如果我被抓到——当然我觉得这个计划一定不会被发现——我会把这个时间故意调整,因为她不应该死在这个时间点里。 11点13分13秒,过去的一分钟里,她的身体其实早就没有了力量, … Read more

狼来啦

△ 013|狼来啦 实验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前段时间做了个实验,就是把自己博客的内容在不分组的情况下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先是一篇因为「抑郁症疫苗受害者联盟」的词组,被微信毫不客气地认定为是「包含色情内容」给封锁了跳转。接着是我妈遥控我爸给我打来电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要求我删掉已经 … Read more

对症下药

△ 012|对症下药 前两天在搜集灵感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句话:「大喜大悲看清自己,大起大落看清朋友。」想起郭德纲好像也说过这句话,颇有一种会po上几朵荷花照、边框一圈玫瑰花、界面bulingbuling闪瞎眼、然后一个美女端着一杯红酒出来干杯的中老年朋友圈图文的感觉。 其实回过头 … Read more

小说里的角色是怎样活过来的?

△ 011|小说里的角色是怎样活过来的? 新的500日写作确实有很多「狡猾」的地方。 完成「刻意写作」的后两、三篇文章,往往都是在讨论当下的事情,因为这样最不用「动脑子」。「刻意写作」是从三年前开始的,每次随机三个词语,然后把这三个词写成一则场景小说。这种写作练习是为了保证大脑为 … Read more

黄色笑话

△ 010|黄色笑话 为什么会取这个题目呢?是因为小时候偷偷看过一则黄色笑话。 大概是说,一个喝醉的男人上完厕所后,忘记把○○(ちんちん)塞回去,后来有人提醒他,但是迫于周围人很多,所以他委婉地提醒对方:「喂,你的北京区号露出来啦!」 想了半天,那时候没能理解到这个梗。直到有一天 … Read more

恶魔的伪证

△ 009|恶魔的伪证 「法官,您听我说,我对他真的是真爱,求求你相信我!」一个女人哀嚎道,她又小心翼翼地瞥了刽子手一眼,他们已经将那个年轻男人押跪在地上,男人没有多少反抗,似乎比她先做好了将死的准备。 另一个女人本来也想求情,但看见刽子手的架势,她吓得开始发抖,努力地闭着眼睛, … Read more

浅谈简中环境生存规则 I

△ 008|浅谈简中环境生存规则 I 前几天,新博客以来第一篇文章在简中环境下被抹杀了。 在微信朋友圈无法打开的文章是《毒蛇》,理由是「页面包含色情内容,被多人投诉」。思来想去,我都没有想通,这篇以兄弟反目作为框架,描写两兄弟在决定要不要为暴露的公关事情以死谢罪的场景小说里,怎么 … Read more

性幻想原罪

△ 007|性幻想原罪 这两天有一个有趣的事情,手机游戏原神为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将游戏中女性角色的「丝袜」装、飞行视角时能看到从下往上仰视女性的视角,通通从游戏中取消了。一开始游戏开发商还在公告中,明确说明是「为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紧接着就连这个前置定语都被删除了,直 … Read more

精怪世界

△ 006|精怪世界 在500日写作计划《∞》里,为了懒得「动脑子」,用百鬼夜行的每种妖怪作为标题写过100多篇文章。新的500日也想计划用这种「不动脑子」的方法写点什么,瞄准的中国的精怪,结果单是打开山海经——四十个方国、五百五十座山、三百条水道、一百多个历史人物、还有四百多种 … Read more

毒蛇

△ 005|毒蛇 「您要不以死谢罪吧。」当听到这句话时,他悬着的心反而沉了下来。这么多天以来,这是他在纠结各种解决方案的时候,不停地出现在他脑子里的一个词。他不做声,本想表现出可怜的模样,越是如此,他就越是显得坦然,他忍不住嘴角上扬了一下,这个细节还是被说话的男人看见。 那个男人 … Read more

十二宫杀手

△ 004|十二宫杀手 本来有一个无聊的计划,想按照2的次方来命名题目,比如《简繁之争》是2的1次方,《六等星》是2的3立方,今天这篇文章就应该是2的4次方。结果《简繁之争》被放在002的编号里本身就错了,002写的应该是4才对。没想到从一开始就错了。就在写到一半时,我又意识到, … Read more

六等星

△ 003|六等星 这是离开地球移民到了新行星的第十年。这十年里,太阳系的光芒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从星空中渐渐变暗。并不是谁都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而是谁都不想提起这个时间罢了。 每一天,移民星球的电视台都会播报,从新行星看到的太阳系星等是几级。从最开始肉眼可见的-4星等,渐渐上 … Read more

简繁之争

△ 002|简繁之争 经常和朋友开玩笑说:「远离简中环境,因为会带来不幸。」 所谓的不幸,不仅仅是因为某些词触弄到了某些阶层的敏感点,不得不替换成另一个看上去毫无关系,但又不得不说非常「妙哉」的替代词;也因为简体和繁体领域的争论至今仍然是一个充满着硝(傻)烟(逼)的领域。 我的观 … Read more

彭罗斯三角

△ 001|彭罗斯三角 昨晚原本打算写一大段朋友圈,好好展望一下2022年。结果和老婆一样,写一半的时候就放弃了。倒不是写不出来,而是越来越不喜欢在朋友圈表达自己的想法,或者说是在「中国互联网」上面表达自己的想法。 展望2022年,说到自己要恢复写作,夸下海口后一觉醒来就有些「后 … Read more

鬼街

211227 待修订 掌灯人从远方提着昏黄的灯笼忽明忽暗的游荡而来,他每停在一盏灯下,他就会伸出点灯的火棍,小心翼翼的用掌灯棍一头微明的火焰点燃一盏路灯——每点燃一盏灯,昏黄的灯就会分散成无数的萤火般的蝴蝶,蝴蝶围绕着路灯琉璃的灯罩,如同星辰的斗转,琉璃在萤光之下被映射出如同走马 … Read more

男孩达卡

211227 待修订 我梦见了一个叫「达卡」的男孩,对,是一场梦。 找了一圈我都没有找到这座城市的入口,所以我只能用另一种方式进入到这座因为被高大的城墙所围起来的城市。这种入侵的行为我做过很多次,只是这一次让我觉得有些意外。因为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市,纵使有如何森严的戒备,但是 … Read more

陨石

第五次有人敲门的时候,他显得有些不耐烦,但是还是不得不路过镜面的时候,仔细端详着自己刚参加完葬礼还没有来得及撤下的领结是否因为刚才因为烦躁而发泄情绪时被扯歪了。他试着挤了挤自己脸上的笑容,仿佛对他而言,笑容和难过也出现了完形崩坏的局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嘴角微微上扬的表情到底是烦躁 … Read more

新生协议

“你的葬礼是在今天下午3点进行。”说话的,是一个并没有太多感情的声音,毕竟提到的是葬礼,所以本身按照传统来说也不能表达出过多的喜悦——但是这件事情原本又是值得感到高兴的。 他并没有想太多,这几天一直呆在这个干净得让人有些错觉的房间,他的感官总是在提醒自己这里并不是天堂,但是他原本 … Read more

开锁匠

这个故事的主角叫“老赵”,到最后我也只知道他姓赵,以及他是“开锁匠”的职业。只不过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他也从这里搬了出去,至于他后来去了哪里也没有人再知道,关于他的故事也只能通过我只言片语的方式记录下来。 新家 “我给你说,小张啊,你要不回来看看她吧。”她左手拿着才从医院取回来的 … Read more

酒会

“一会你别忘了挽着我的时候把戒指露出来。”我咬着牙保持着脸部的微笑对她说道,她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在我的手臂内侧狠狠地捏了一把,不耐烦地回应着我“她知道了”,钻心的痛让我的表情有些狰狞,逗得她噗嗤一笑。 笑罢,她右手也放到了我的手臂上,露出了今天早上特意准备的钻戒,和为今晚的酒会准 … Read more

公平医生

如果不是有警察呵斥了一声“福利特斯”的名字,在场的所有人根本不会知道这个每天都深居简出的男人,原来有一个如此普通——或者说和他被曝光的案子毫无干系的名字。那个叫“福利特斯”的男人依旧反抗着被拽出地下室:“放开我,我说过我是医生,也是一个政治家!你们这是在迫害一个对将会人类社会作出 … Read more

沙漠

他不清楚自己接下来该如何?他开始产生着奇怪的思考:自己会不会和那七个人一样死在沙漠之中——他们如同是一种传播海市蜃楼的寄体,在不同的时机倒下,央求着让剩下的寄体拯救他,但是没有任何人会做出同情——或许自己也将会在这个干涸的海洋中被掩盖、干瘪、溃烂,寄生的种子将会被释放出来,在这片 … Read more

写在2022年新年之前

在写2022这个数字之前,我还觉得有些恍惚。明年不应该是2021年吗?一过了30岁,就像是被按下了加速键,很多事情不得不面对,又有很多事情学会「懒得」去面对。 从「世界末日」那一年开始,每年年底写一篇《写在✗✗✗✗年新年之前》已经成了一个传统。今年最大的不同,便是我彻底离开了豆瓣 … Read more

釘子戶

豆瓣快完了。 一開始得知豆瓣又被罰,還是老婆告訴我的。 「你的老巢又被處罰了欸」 我半開玩笑回答:「唉,又不是第一次了,可能豆瓣都習慣了吧。」事隔幾天,我才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先是豆瓣的友鄰開始紛紛抱怨豆瓣如今的窘境,接著看了好幾篇對豆瓣這幾年長期以來的問題根源的分析。 突 … Read more

30岁的灵感

和莫莫因为工作的事情,聊到了灵感这件事。倒把前段时间关于灵感的思考,重新又翻了出来。 30岁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分界点。30岁之前的灵感更多是突发的奇点,因为一句首歌、一滴在公车车窗下滑的雨、被扔进垃圾桶的玫瑰花束、因为坐火车时发呆盯着的分裂重合的铁轨……都是一则不痛不痒故事的开头。 … Read more

再∞

博客是重新开了,但是内容却迟迟没有更新过,确实不知道该如何重新开场。 之前看到这样一句话,「正经人谁会写日记啊」。我也确实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只是在睡前会回过头来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如果还要端着电脑记录今天一点一滴的想法,大概到半夜两三天我还是兴奋的状态。 有段时间,我总是用此前5 … Read more

朋友非圈

因为关闭了简中朋友圈,所以总得找个地方发点废话内容。 这是一条公告。 ——公告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