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年


△ 365|整年

连续写作一周年,但是决定把这一切都推倒重建。

原因很简单,我得回到《△》最初的意义——即彭罗斯三角,因为我重新陷入到了「莫比乌斯」的怪圈。

莫比乌斯,事实上是一个现实存在。它只有一个平面、无限循环、无论它是多大的纸条扭成莫比乌斯,在这个平面上最终又回回到那个原点。

彭罗斯三角,并不是现实存在。它的巧妙就在于利用了视觉误差,而让人误以为这是一种所谓的循环。一旦换一个视角,就会发现它本身并不是悖论。

这一年的写作,我几乎是在「舒适圈」内。原因是我在寻找一种「熟悉感」,好让自己的恢复对文字的敏感。但很快我意识到,这是一种偷巧的行为,因为当我在莫比乌斯的环上一圈又一圈地运行时,我不会觉得它贵给我带来任何的冲突或困难。

就像是一副静物画,我是先画构景还是先画一枚画面中的苹果,并没有对与错的区别。但问题在于,我就算把那枚苹果画得鲜翠欲滴,它也仅仅是画面的一部分,而其他的部分在继续下去的时候,可能会不尽人意。这就是写作最容易陷入的怪圈,在熟悉的领域一遍又一遍再莫比乌斯上循环,虽然同一个故事有不同的认知,但是他们始终无法脱离以我为中心的故事展开。

于是,我决定毁掉这一切,完全重新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