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频道


△ 362|动物频道

吃饭的时候,听到一个父亲和自己在家的女儿视频通话。大概是因为家里有监控视频,所以父亲才会时时刻刻知道女儿在干什么——比如,他们最开始通话的内容是,女儿为什么不在自己的书桌上做作业。

我听不到女儿的回复,所以只能根据父亲的追问得知女儿的态度。很显然,女儿一直在解释自己为什么不在座位上写作业。同时,父亲还发现她的桌上似乎有什么「贺卡」。所以父亲继续追问:你那个贺卡是谁给你的?

女儿应该说的是别人送的,因此父亲继续追问:是谁?哪个同学?为什么要送你这个贺卡,对方是男生还是女生等等。

女儿应该只有小学,圣诞节互相送贺卡本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毕竟我小学的时候,圣诞节元旦节本身就是看谁「人缘更好」的时候。父亲大概惊讶的是,竟然有人送女儿这种暧昧的礼物,这不应该是小学生该做的事情。

所以父亲继续通过视频监控质问自己的女儿:这到底是谁送的?我到时候要去问清楚,是不是你自己买的,你哪来的钱等等。

最后女儿大概招架不住,也不想跟父亲再扯这件事情,她应该是假借自己不舒服,没有再和父亲扯下去。最后父亲让她去好好休息放过了她,当然他肯定还会继续透过那个监控摄像头继续观察女儿的一举一动。


我实在找不到如何评价这个父亲的行为,大概这是很多现代子女教育会用到的方法——他们称之为子女教育,通过监视孩子的一举一动,确定他们会不会在某一步走歪。

这让我想起大熊猫保护基地实时监控和直播的监控事情,可以让网友随时进入直播间观看熊猫憨态可掬的模样。熊猫是国宝也是濒危物种,所以需要用这种方式来确定熊猫的生存情况,以确保它们可以在健康的环境里无忧无虑地长大。

这个父亲不过也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关爱自己的女儿,而那个监控视频,正是所谓的「动物频道」。虽然说是在监视自己的女儿,不过是所谓父爱的一种具体体现。

我不记得这个新闻是什么时候的了,是公司在为每一个安装两个方向的监控摄像头。一个是对着员工的脸,确定他们是否在睡觉,另一个对着员工使用的电脑,确定他们正在浏览的网页。真的会有公司做到这么绝吗?如果这个工作月薪50万,估计人们也不会介意它用什么方式监控员工了。

一开始人们在讨论这个公司的做法是不是真的有「人权」——当然,这个课题在这个大环境下讨论才是真正的魔幻现实主义。在根本没有「人权」概念的社会,有人为钱愿意被监控,有人愿意花钱去监控那些愿意被监控的人,这并不是什么好值得具体谈论的事情。

比如说,那个被父亲实时监控的女儿告诉自己父亲,不希望自己被监控——难道父亲就会停止他的监控行为吗?显然不会,他甚至会变本加厉。因为女儿竟然主动提出了拒绝,就说明她肯定想要做那些不愿意被父亲监控到的事情。


监控一直是一个很暧昧的存在,除了那些属于官方的监控总是容易在最关键的时候坏掉以外,被放置在私人领域的监控,总会让人联想到更多灰暗的一面——也是幸存者偏差的乐趣,只有被记录下来的,才能说明实际的情况,说不定在私底下已经发生过太多太多的事情了。那问题就在于,那些没有监控的,当知道监控之下原来会发生这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时,难道就可以反过去证明没有监控的领域里也正在发生这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现在许多家庭里都安装了摄像头,作用很多,有监控家里宠物一举一动的、有像刚才那个父亲提到是用来把女儿的房间当成「动物频道」的、也有的就是摆明了告诉对方这个摄像头会记录下任何的可能——比如在老人房里照顾老人的护工、照顾小孩的保姆等等。监控摄像头又成了一种「威吓」的象征符号。

不过我觉得他们都可以统称为「动物频道」,它们事实上都在揭露那些会在阴暗面表现出兽性一面的人才会做出的不是人的事情。护工打老人、保姆掐小孩,如果在没有监控的房间,就永远说不清楚——但你有没有想过,最可怕的是,就算在有摄像头的房间,竟然也会有人做出这样兽性的事情?

最有趣的「动物频道」,是两个被原始欲望支配的人,对对方的彼此不信任,而设定的一个「君子协定」——丈夫不相信自己出差后一个人在家的妻子;妻子不相信自己上班后借口在家休息的丈夫。那个「摄像头」无时无刻都会让两个人的心痒痒的,总觉得在他们没有监视的情况下,正在上演任何一种形式的背叛。


很可惜,这几年可穿戴设备卡在了一个瓶颈,还不能做到真正的「可视化」。

比起「监控」这种需要通过追溯才能追查到已经覆水难收的既定事实,不如开发一种可穿戴设备,可以时时刻刻看到实时画面。比如可穿戴的眼镜看到的,是对方视野里看出去的画面,用这种方式就可以知道对方时时刻刻都在做什么,是不是盯着另一个女人看了很久,或是是不是去了什么本不应该去的地方——当然,在上市的时候可以说得更唯美:这不是监控,而是用TA的眼睛去经历TA的经历,如果遇到危险还能第一时间帮助TA。

不过,这样的互相监视的可穿戴设备也会出现一个致命问题,就是当他们都透过穿戴设备透过对方的视野看到对方正在经历的一举一动时,他们之间不能互相看对方,否则就会出现「电子递归」的现象,因为他们会看到对方眼中的自己——但他们不会觉得那个被无限递归的丑陋模样是真正的自己。

毕竟自己在用这些「动物频道」监视着对方时,是对对方一种关于爱的诠释。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