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和沙文主义的猪


△ 360|猪和沙文主义的猪

猪分很多种,《猪与圈》里面的猪,大概是最常见的,也是最没有特色可言的。

唯独有一种猪(不是指「种猪」),不知道其真实含义的,会以为说的是某种文学作品里的文艺猪,像是某种文艺复兴时期的浪漫主义的猪,浑身散发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让人看了就无法自拔地爱上——当然,这本身就是沙文主义的猪身上会带有的通病,他们甚至觉得自己就是整个猪圈里所谓的「种猪」。(所以为什么我刚才得强调我说的并不是「种猪」)


我参与过一个很没有「社会指导价值」的辩论,但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辩题——沙文主义是自然产物还是社会产物?我被分配到了「社会产物」一方,认为沙文主义是以国家形态作为基准而诞生的一种附属品——因为有了国家的概念之后,才会出现强情结主义,即极端民族主义。

但是,在辩论的过程中,我其实是一个非常明确的「自然产物学派」的人,我认为是因为先有了男女性别的对立,才出现了沙文主义,而以国家政体作为基准的强情结主义不过是衍生品。在以生育作为人类小型社会核心的母系社会,女性自然就成了更高于男性符号的存在;而进入到农耕文明,劳动力成为了小型社会生产力的代表,而女性的生育变沦为了一种生产工具的附属品——所以男权社会就此诞生,而在这个过程中就出现了极端的男女性别对立的主义——也就是后来所谓的沙文主义。

要讨论这个话题,得回到最原始社会的建立开始说起,它本身晦涩暧昧,更适合面对面的交谈和争论,所以在这里就不便展开细说——总之,这就是我之所以认为「沙文主义是一种自然产物」的最重要的原因。


古代人有明确的生殖崇拜或阳具崇拜,而且是在国家这个概念没有形成之前,信仰已经将这些明确的男女性别里的对立面给塑造出来,进入到极端主义的模式就成了所谓的沙文主义。

《美国众神》

在小说《美国众神》里,有一个颇具争议的角色,她是一个在现代社会被遗忘的古代神明。为了生存,她会勾引任何人与自己媾合,并在高潮之时将对方吸入自己的下体,以保证自己的青春永驻。这个女王就是代表着原始社会女性符号、生殖主义与母权社会的「最强」代表——示巴女王。

《示巴女王会见所罗门王》Edward Poynter 1890

根据《旧约》记载,示巴女王事实上并没有完全「遵守」所谓的女权主义,她因为沉沦于以色列国王所罗门的智慧与美貌,甘愿下放身段派遣使者去向所罗门提亲。最终她还是沉沦于「男权主义」的约束,成为政治与宗教的附庸品。

有趣的是,除了《旧约》以外,几乎对示巴女王都是比较负面的描绘,认为她是沉迷于美色的「荡妇」——另一个没有得到「正面描绘」的还有从伊甸园逃离的亚当第一任妻子莉莉丝。她因为反抗亚当提出的男权主义要求,不愿意采用女下体位而背叛神,出逃伊甸园背叛神的意志沦为恶魔之母。


这便是我认为沙文主义的「自然诞生」之根本——当脱离男性管辖而独立存在的女性形象,最终都被记录为「背叛者」或是「臣服者」,以服从男权社会的秩序。但是在母系社会,女性却又是至高无上的生殖崇拜——比如示巴女王代表的生育能力、莉莉丝和恶魔每一天在红海诞下100个恶魔之子,都是一种原始社会关于生殖崇拜最直接的表现。

但在沙文主义当中,类似这样的女性角色,要不是沦为了恶魔的玩物,要不就是沦为政治婚姻的牺牲品,其结局都是不得善终。为了拆解这种奇特的沙文主义,就必须要回到她们原本代表的某种符号——生殖主义存在过一次符号上的转移,直白来说,就是从子宫转移到了阳具之上。

(图片来源于网络)不丹大街小巷可见很多直白的阳具崇拜壁画作品

如果回头看母系社会时期的祭祀用品,他们几乎祭祀的都是以女性相关的元素,比如代表哺育的乳房或是生命起源的「圆洞」。但很快,阳具崇拜替代了这些符号,乳房不再与生育挂钩,而是哺育本身;阳具成为代表「传播」和「侵略」的符号。生殖的概念,从女性那里被移交,转移到了男性那里。而女性的符号回归到最初的模式——而示巴女王的原始符号也在这里显露出来——她代表的并不是性爱、欲望这些最表象的存在。

古人类之所以祭祀示巴女王,是为了让她赋予人类最基本的情感,能在原始社会有生存的本能——恐惧火恐惧洪恐惧伤痛恐惧疾病、看见野兽能本能地逃跑、面对劲敌需要合作对抗。人们之所以祭拜示巴女王,是因为她赋予了人类最基本的恐惧,让他们能够在丛林法则之中生存下去。而这种恐惧被翻译成了「生殖」带来的一种延续和继承。

而莉莉丝代表的原始恐惧,这种恐惧是她为亚当制造的,当神制造的女性不服从亚当,违背亚当,甚至违背作为同样男性符号的神时,她是一个完全不符合规则的符号——所以她才需要被放逐到恶魔所在的红海。


以阳具作为基准的生殖崇拜,有一个最主要的关键词就是「侵略性」,它强调男性应该无谓恐惧,勇敢直面。这便是对女性生殖崇拜最大的反对,因此才需要符号。子宫是被入侵的、空洞的、孕育和保护;而阳具是入侵的、挺拔的、是散播和突破。而这些符号,正是被赋予了沙文主义的乐趣,才让人有了联想性和绝对定义。

比如,一些家长会非常介意自己的儿子应该玩一些刀枪棍棒,而不是家家酒的锅碗瓢盆。因为从最直观的沙文主义来说,刀枪棍棒代表的是一种男性生殖崇拜,而锅碗瓢盆是承载,是类似子宫的存在。另一些比较直接的,比如给生殖器入珠,是通过一种外在的方式让生殖器达到某种坚硬的质感,本质上也是一种极端沙文主义的存在。

所以现在再来看,你觉得沙文主义是一种自然存在,还是一种社会存在?很显然,它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人类属性,为了极力地规避女性符号所带来的「恐惧感」,而转向另一种极端,通过寻求阳具崇拜而获得入侵性和所谓勇敢。

当自身的沙文主义出现极端化,就会出现对万事万物的二元认知,比如枪械是男性化的,而医疗器械是女性化的。一些更极端的,甚至会因为看到「健达奇趣蛋」这样的字眼,都会出现关于女性元素的性幻想。很显然,这群人就算脱离了社会属性,他们还是能从最直接的视觉上去产生沙文主义——比如他们会想要操树上的一个洞。

沙文主义的猪确实是一种猪,但很可惜并不是种猪。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