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


△ 359|错位

算来算去都不对劲,如果按照一年365天,在31日那天发布的每日写作应该是第365篇。但是在今天文章的数值被写下之前,总是多了一个数字。检查了好久,才发现前几天的某一篇文章就已经错位了一个数值。

这个错误在上一次五百日写作计划经常发生,因为那个时候每天还是写3篇文章,计算数字的时候更容易出错,就只能用每天最后一篇文章序号「能被3整除」来作为一种抽样标准。


有一年月考我缺考,所以导致自己没有当月的考试成绩。再下一次考试的时候,由于年级成绩排序跌破的关系,我被分配到了全校最后一个考场考试。可想而知,这个考场的学生几乎都是不学习的家伙,所以当他们看到我进入这个考场时,都为之疯狂——认为他们的成绩有救了!光是抄我的选择题,就可以比以前的分数多出几十分。

为了避免我成为那个考场「搅局」的人,我被要求了很多「规矩」,比如不准把答案给考场的其他人考,否则他们可以通过当堂考试的成绩来确定我是不是辅助他们作弊了。

就算如此,也没办法避免这群学生可以通过偷看我的机读卡来抄袭答案。最后,监考组给我提供了一个「贱招」,这个招数其实一直都存在,就是为了防止成绩不属于这个考场的人在这里出现时,成为这群从来不学习之学生的「救命稻草」的方法。

我被要求机读卡必须跳过一位填涂。也就是说,我的第一题是故意不涂机读卡,而后面的答案全部错一位地涂在机读卡上。这样,我既可以在这个考场「做人」,不会被这群学生记恨;也可以保证自己不是那个「搅局」的人,至少大家都相安无事。等到考试结束,我会留到最后,假装帮老师收试卷,但事实上我会在监考老师的监督下重新填写一张正确答案的机读卡。


我相信这个方法存在很久了,至少就是用来防止那些因为缺考掉落到这个考场的学生,不会成为这个考场「异军突起」的原因。我只是很诧异,这个方法既然一直都存在,竟然这个考场的学生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规则」,仍然把他们眼中的「好学生」当成是「福音」,在每一次可能机会里,都要抓住可以通过誊抄答案而提升成绩的机会。

也就是说,所有参与这个「贱招」的人,其实都认为这个方法是对的,没有对任何人有损失——确实,至少没有让那些不学习的学生抄到自己的答案,就是一种爽翻天的乐趣。就像是你找一个同学记笔记,他告诉你「我也没有好好记笔记」一样。虽然它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但就是让他们觉得自己「赢」了。

换一个角度,这个考场的学生,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自己在这里考试。每一次有「外人」进入的时候,他们都能在第一时间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值得抄答案的人。这些人,对于这个考场而言,也是「错位」而来的。竟然他们有这样的分析能力,但凡能多用心一点在学习上,也不至于如此——当然,这句话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

「但凡乞丐能早起要钱,就不会是乞丐了」,这句话虽然不那么好听,但却是涵盖了很多不需要说得太明白的哲理。


以前做新媒体的时候,会被几个人盯着电脑写逐字逐句地写文案。理应来说,我应该是那个浑身不自在的人,但往往这些「监工」比我先崩溃。因为我有个习惯让他们很抓狂——我一般输错了一个字或者词组,我会把这个词组全部删除,然后从这个词开始重新输入。比如我输入了「礼尚往莱」,我会把这个词整个删掉,重新输入「礼尚往来」,而不是把「莱」字删掉直接改成「来」字。

在旁边监工的人很快就会崩溃,问我为什么一定要把整个词删掉重新输入——这确实是个我从来没想过的问题。所以我试着只在错误的地方进行修改,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因为这个词是一个原本的整体,我将它全部删除的时候,我的思路和脑旁白也是被删除的,然后从一个完整的句子重新开始。

就此,我真的很他们认真讨论过——因为这个词写错的时候,是一种「错位」,如果这个「错位」不规整到最开始出错的地方,我的思路是没办法接续上去的。结果我因为让太多「监工」崩溃,而被告状我是一个「效率低下」的人,别人只需要修改一个词的时间,我用来重新输入一个完整的词组。当然,这个「效率」是不是真的低下,没人做过完整的实验——我倒是想做,但是他们不允许我怀疑他们的「既定结论」。


还是这群人,有一次他们在制作月底的数据报表时,始终有一个无法找到的函数出错点。我拿过表格,问他们原始数据在哪里——于是我决定完全重新做一个新的表格。他们立马阻止我,认为我这样效率太低了。但他们又实在找不到错位的地方在哪里,所以索性我重新做一份表格,而他们几个人围在电脑前寻找那个错位的函数。

最后,我重新完成了一份没有数值错位的新表格,而他们的表格越改越混乱。当他们拿到我新做的表格时,并没有觉得它意味着表格完成——而是拿着那个表格开始一行一行地比对自己的原始表格,势必要找出那个错位的函数在哪里。

到底谁他妈效率低下啊!


有一次公布成绩当天,一个同学说自己的成绩有「异常」,按道理选择题不可能只对了一道题,肯定是自己添错位了一道题。越说越起劲,她真就当真了。逢人就说自己这次考试选择题填错了一道题,所以分数才差了这么多——还极力向人解释自己如果没有填错位自己应该是多少分,应该排在班上的第几名。

「我可以帮你要到你的机读卡,这样你就可以证明自己确实填错了一位啦。」我告诉这位同学,因为他坚持自己填错的考试是语文考试,而我刚好又是会来事的语文课代表——帮她找回机读卡并不难。

「你有病吗?你不就是比我多几名吗?如果我机读卡没填错都没你说话的份儿。」显然,她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小团体,目的是不停证明自己不可能考这么差。

一看对方对我确实有多忌惮,那不如就帮同学把机读卡找回来吧,以证同学之清白啊!

结果你猜怎么着!为了保证当事人的颜面,这里我就不说结果如何了。显然,我应该就是她人生里的某一个不顺从她意志的「错位」吧。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