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不可能拥有时光机?


△ 355|为什么中国不可能拥有时光机?

标题其实并不是很严谨,应该是说「中国为什么不可能拥有、或承认拥有时光机」

因为昨天和朋友无聊聊起了一些「假设」,比如如果真的开发了时光机,是否就能阻止这三年流行病的爆发——最后,我们得出的一致结论是:在中国,时光机必须严格遵循「诺维柯夫自洽性原则」即人可以回到过去,但是不能因此改变历史的进程。

那么随之而来就会有第二个问题诞生:如果真的有时光机,我们如何证明有时间旅行者出现并回来过去呢?这就是最关键的问题了——我们认为,之所以会存在「诺维柯夫自洽性原则」并不是受限于时光机本身的缺陷性,而是一种历史节点出现了双向互通的「不起作用」。

简单来说,是一个循环悖论——一个人回到过去告诉所有人,未来三年会爆发疫情,大家一定要及时找到问题所在,购买药品保护好自己;结果这个人被当成「谣言散布者」给抓了起来,甚至有的预言者在后来的疫情爆发中失去了生命,那他又是如何做到在未来的某个节点回到过去的?这显然是一个悖论——所以时光机不是不存在,而是它被迫形成了内部悖论而自我消耗了。

因为,那些乘坐着时光机回到过去,想要告诉所有人危机即将到来的人——早就被当作造谣抓起来了吧!所以,我们才得出结论,中国不可能拥有、也不会承认拥有时光机。


我有一段时间,很喜欢跟中国科幻小说粉丝聊「科幻猜想」,因为我们聊到最后都会发现,它本身有一个比「诺维柯夫自洽性原则」还要无法规避的总原则存在。无论我们把科技聊得再宏大、再充满智慧和不确定性,最终如果我们真的要丢回到现实环境来安插这些科技,就必须要考虑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它是服务政权的还是用来颠覆其存在的?它会不会接受中央的领导?否则它都不能被称之为「科技」。

比如,我以前构想过一个「意识输入法」,让人不需要用手和语言组织能力,就可以让潜意识里对画面的构建直接转译成文字——那么放回到现实,我们就必须要考虑一个问题:如何更加不要脸地收集用户隐私数据,以及如何监督人们在使用「意识输入法」的时候不会涉及那些「敏感词」和「禁忌内容」?显然,真的要开发出这个输入法,最终最直接的手段还是「考证上岗」好了,至少这样可以监管那些通过考证获取使用权限的当事人,至少不会用它做出多少「不受控制」的事情——当然,这些功能是人们在开发「意识输入法」当下完全想不到的,而这些漏洞就像是「时光机」,它会让功能和实际运作的过程中形成各种悖论,变得无法监管。

最好的办法有两个:一个是解决「意识输入法」本身,让它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没有它就不会有与它相关的漏洞;另一个方法是解决那些「提出问题的人」,至少保证「意识输入法」的漏洞不会被更多人发现。


我做过大赛的组委会的委员,也有幸参与过一些「边边角角」的手脚,比如提前内定好前三甲的顺序。因为比赛不再是关键,而是借此来献媚小领导,本身就是吃饱了没事干的学生会最爱做的事情。

一般来说,人们会觉得,自己成为能够得知「核心内容」的成员,一定是因为自己的角色足够重要,自己的票选也足够有分量,所以应该提前做好沟通工作,以确定最后的比赛结果是按照人为干预方式诞生的。这个时候,他们一定会再三强调这件事「不允许外传」,至少要等到木已成舟的那一刻,结果已经不再由任何人左右的时候——所以,有时候你会发现,为什么大赛组委会会完全被限制在「一个空间里」,甚至在决赛前的阶段,他们的「人身自由」都是被限制的,看上去他们是在保持某种「客观性」,说不定也是在保持某种绝对的「主观性」,不让这个既定的结果提前被放出。

另一种比较上乘的玩法,是把结果提前告知「内定者」,让他们之间多少有点分寸,知道自己最后一场表演应该如何拉开差距,至少不能让观众看出端倪——一个烂透的节目,因为挂上了书记的名字,但是最后得了第一名,虽然大家都不用解释也都明白,但至少还是要脸面上装得过去才行。

最上乘的玩法,虽然还是会说「绝对不能提前公布」,但本身就是想要借那些大嘴巴的委员提前将这个消息放出去。组委会的「委员」当然保持不住这些秘密,因为他们还有自己的党羽和私人关系,所以这种消息便成了一种人情买卖的资本。最终,那些得知自己已经是内定「第一名」的人,已经提前庆祝,开始轻敌;而对这个结果明显不满的内定「第二名」决定玩另一种方法,就是用最好的演出让「第一名」就算拿了奖也要非常难堪地收场——这样的决赛就会变得相当有趣和精彩。


提前知道结果,并告诉那些即将迎来结果的人,这算不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时光机」呢?很显然,这个人就算提前公布了结果,确实也没办法再改变这个结果,符合「诺维柯夫自洽性原则」,而它是否公布,对书记的那个烂节目会不会得到第一名也没有冲突,所以本质上这个「时光机」不能带来任何改变。

但乐趣在于,如果真的是「最上乘」的玩法,第二名的队伍表演出了让全场轰动的谢幕演出,风头完全盖过了第一名。最终颁奖的那一刻,为了维系「面子」,第一名还是给了书记的那个烂节目,但是在颁发第二名的时候,全场起立鼓掌热烈欢呼。当然,人们没有改变第一名和第二名的数值结果,但人心所向,改变的是另一种更有趣的结果。

这个时候,结果已经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大家都在这场游戏里玩明白了——当然,书记也不亏,至少拿到了第一名的名次嘛!

好了,这个时候又有另一台「时光机」诞生了,难道校领导不会知道这种事情会发生吗?显然,他们怕自己搞砸书记的「第一名」,必然就要预测到这些让书记颜面扫地的结果。他们又坐着「时光机」回到组委会内定名次的那场会议上——避免这个消息走漏给内定第二名,但是如果他们的实力是真的强得过头,明显书记是干不过的,那大不了就强制让内定第二名退赛。

如何退赛,方法也很多,比如说他们的节目中有含沙射影的内容,让他们整改,如果整改不好后果很严重,不如就此退赛拿个第四名,风风光光的。


你看,就算有时光机,我们也能找到解决方案了——「坐着时光机回去」解决「坐时光机回来的人」,就行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