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价比警察


△ 346|性价比警察

继「地的得警察」、「逻辑警察」、「瑕疵警察」、「科幻小说现实意义警察」、「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警察」和「安康警察」之后,我们今天再来聊聊一个新的「网络体制内编制」的岗位——性价比警察。

既然是某种意义上「警察」,他们的工作都是围绕着「纠错」存在的。比如「地的得警察」和「安康警察」,总是纠正别人对「地的得」错误混用,和节假日是否按照要求使用「安康」一词。「性价比警察」也是一样的,他们纠错的是人们对价值认定的不可饶恕的错误,因为人们没有回归到最基本的「性价比」对一个物品的价值进行讨论。

但有趣的是,「性价比警察」区别于刚才提到的那几种警察,又有诸多尴尬的情形。很显然,无论是「地的得的用词错误」还是「特定节假日必须用安康一词」,这些情况都是有非常明确的「标准」的,修饰动词的是地、形容词跟的是的、程度副词用的是得、端午要安康、中秋也要安康、总之就是不能快乐因为中国人得偷着乐。但是性价比是完全没有标准可言的,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消费水平,和因为消费水平导致的自卑必须找到一种「证明别人是错的自己就是对的」的证明方式,共同促成了「性价比」这个概念。

当然,这样解释「性价比」会惹到诸多人。但是可以试着回想一下,当人们在提到「性价比」的时候,最常用的手法是列出性价比的条目,还是直接找到一个对标的产品来说明「值」或者「不值」,从而推算出所谓的「性价比」?


这便是「性价比警察」的第一准则:拉踩。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从V2EX上寻找灵感,我已经渐渐发现这个论坛的「单纯性」。因为这里几乎都是靠拉踩来维系着互动属性,看多了自然就让人觉得有点无聊。

他们可以因为任何事情进行拉踩,而且用的手法都是博客里常提到的几种方法论:

  • A和B是不同的,证明A是错的,自然就证明了B是对的;
  • A不可能有错,因为跟A一样的B都没有错,自然就证明A是没错的;
  • 我不了解A,但是B跟A关系亲近,但B是不好的,自然就证明A也是不好的;
  • @Livid 他人身攻击我;

而所有的方法论之中,「性价比」是一个最为暧昧的标准,因为它根本就不可能有标准。但在实际操作中,又有非常多的「标准」,比如这个人的追随者越多,他所谓的性价比就越「正确」;或者一个人跟领袖人物的性价比产生了冲突,那这个产生冲突的「性价比」就不可能正确。

无论是「性价比」在诞生之时,还是「性价比」和「性价比」之间发生了冲突,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通过拉踩的方式,来证明对与错。当然,这里面还会有一些平台属性的「政治正确」,比如一些3C平台,水军是由某大厂控制,那关于其他手机的新闻都是负面的,而自家的产品几乎都是正面新闻;比如V2EX在部分模块是非常政治正确的苹果用户,所以在这里但凡又说「苹果不好」的帖子,不是被骂得狗血淋头,就是骗取了大量的流量。

而这些「政治正确」里,最常用的就是这种拉踩式的「性价比」。

但是,这个方法并不是常常有效。毕竟人群的消费水平是不同的,追求新款产品的人,自然不会理会嚷嚷着千元机才是性价比之神的人。一旦出现了认知「断层」,拉踩就没有了意义,因为对方不接招,没有冲突就没有流量,自然就制造不了更多的新闻。


那这个时候就要用到「性价比警察」的第二准则:定义。

这个「定义」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深,就是最简单粗暴的「你不买……就是汉奸」「你不用……就是不爱国」。一旦有这样的定义出现,就会引起被定义者的「反抗」,一旦出现了「反抗」就正中下怀——「你看,我说对了吧,心虚了吧!」

这个时候,「性价比」不再是最先提出来的定义,而是一种结论。

我见过一个算是离谱的争吵,是两个人对米其林餐厅的讨论。一边认为「米其林餐厅」就是消费主义里的「诈骗」,所谓的「米其林评选」本身就是一套评选买卖的资本游戏;而另一边觉得「米其林餐厅」是一种认定标准,能被选上肯定是有它的特色,不用如此敌对这种「消费主义」。

两边吵到最后,都没有再围绕着「米其林餐厅」这个点,而是互相呛对方的消费观念。最有趣的部分,是他们的结论:「吃个没有性价比的餐厅,还要出来装逼,只能说都是些崇洋媚外的玩意儿。」

简单的一句话里,把拉踩、定义和「性价比」的实际应用都包含其中。显然,我是一个消费主义的人,看到这句话,我也有点宕机,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所谓的米其林餐厅吃进去的,最后和吃路边摊拉出来的都一样。论性价比,我倒觉得吃屎是性价比最高的。

一般来说,到「定义」这个环节,就已经让很多人坐不住了,因为这些无中生有地扣帽子确实让人觉得想要出面澄清——就算不出面澄清保持沉默,「性价比警察」仍然有对策:「你看,他不回应我了,他默认了!」


如果这个时候,你就是一个非常较真儿的考究党,你甚至为了证明「性价比」的真实数据,去寻找了大量的佐证,并做成一个非常详尽的内容。最终,你会发现,你彻彻底底地上了对方的圈套,因为这便是他们最致命的准则:同化思维。

每次有新款3C产品发布,各大平台便会有各种评测。我们排除那些最「小学生级别」的「性价比警察」逻辑,他们往往都会以「钟文泽的测评你都要看啊?」「苹果爹的评测就是个搬运工没必要参考」来作为「性价比」的标准,从而否定别人对某一产品的看法。(我怎么把人名说出来了?)

这个时候,难免会遇到较真儿的PO,他们是会真的去收集各个平台对某一产品评测的数据,而且不仅收集了「亲派」数据,也收集了那些来源于明显水军控制的平台,做一个整体汇总。这很客观了吧,因为数据都是来源于这些「性价比警察」本身抱团的某一个社群。但就算如此,「性价比警察」还是能抓到对方的致命弱点——「你难道不会有自己评测的能力吗,到头来还不是到处去扒别人的数据。」

如果这个PO继续上当,真的自己做了数据评测,「性价比警察」还是有办法抓到小辫子——「你这些数据都是你说了算的,没有官方背书,这些数据都非常主观。」然后,这套逻辑就陷入了死循环,但陷入死循环的并不是「性价比警察」,而是被他们「执法」的对象。

基本上,「性价比警察」的这套组合拳出到这里,几乎没人能抗得住。有人觉得,那就让他们把「性价比」的数据拿出来,让他们自证「性价比」。那你还是上当了,因为他们以抱团的方式来证明「性价比」是真实存在的共同价值观,你的观点不被一个集合所接受,那就说明你的观点是错误的——少数服从多数,你不能代表所有人。

至于解决办法,也没啥好的解决办法,这个就跟人们要去「纠错」那些被性骚扰的女性一样:要不是你穿得太暴露,别人也不会骚扰你。

所以常常被「性价比警察」纠缠的人,应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最后说一个跟今天的故事完全无关的小故事,是我目睹的吵架:

「你个死婊子,贱种,有妈生没妈养的玩意儿。」辱骂的,是一个因为插队被年轻女孩严厉拒绝的中年妇女,因为颜面扫地,便开始破口大骂。

「对啊,我是贱种死婊子,那你还来插我这种人的队啊,那你比我这个贱种死婊子的素质还要低啊。」年轻女孩回应道。

那个插队的中年妇女一时宕机,不知道该回应什么,而这个时候,队伍又向前移了一个位置。那个比贱货素质更低的女人,到头来也没有插进核酸检测的队伍里。

该文在简体中文网络环境下共计38个敏感词。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