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延时用品


△ 345|情绪延时用品

开始文章之前,请再认认真真读一遍标题,注意是「情绪」,而不是「情趣」。

博客被炸一周后,这几天才陆续收到一些一些朋友的问询,他们比我更关心数据是否被保留下来。好在,我几乎所有文章都会先存在本地,再贴到博客之上,所以就算博客被炸了还是有一个记录的地方。


「怎么都不见你大开骂戒?」

换做以前,我大概一周之内都会用各种方式羞辱那个不知名的「凶手」,但似乎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除了能在心里达成某种自卑平衡罢了。嬉笑怒骂的乐趣,就在于对等性,你嬉笑怒骂了别人,自然也会遭到别人的嬉笑怒骂。如果所有人都耗在这种比谁最后会赢的游戏里,也完全没了意义。

细心的朋友,应该会找到我在博客某一个奇怪的页面里,藏了一个非常严肃正经的「道歉」,但如果真的是当事人通过我的指引,找到了那个道歉的页面,大概还想再炸一次我的博客吧。

但那是个固定版面在被炸得当天就发布了,更像是种戏谑,就算我知道了对方是谁,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去解决我们之间的矛盾——因为我他妈就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矛盾,而且也没有必要花时间和精力去拆解我跟他之间的爱恨纠葛,说不定这个过程中,还需要拆解到对方当事人的童年和原生家庭,然后一步步拆解他做出这种行为的人性成因。

我倒是挺愿意做这件事,但是当事人不一定同意我要对他的原生家庭进行偷窥和分析。

我倒是大方地在「旧人旧事」里说过自己很多小时候的故事,这种不对等的偷窥都不能满足他,更不可能让他主动陈述自己的过去,和面对心里那个无法规避的「恶」。


「那你现在会觉得愤怒吗?」

愤怒的持续跟时间没关系,而是跟第一时间它是否有一个确切的发泄对象相关。

前几天看了个视频,没有去辨别真伪。画面里是一个男生宿舍里的场景,一个男生在寝室里咆哮、狂笑,粗暴地摇晃床位,甚至是举起椅子往地上乱砸一通。我实在看不出他在为何时愤怒,所以我只能猜测他大概是表白被拒绝或是被情侣戴了绿帽子。最后,答案公布,他又气冲冲地将椅子摆回原处,然后在不停地大笑声中回到座位上,拿起手机继续玩游戏。

所以他的愤怒,大概跟他正在玩的游戏有关。或许是他连续输了很多局,排位持续下跌,最终爆发了这种难以抑制的情绪。最终这些情绪都在第一时间找到了确切的发泄对象——他对宿舍里的无机物进行暴躁的摔打。

当下,他的情绪确实得到了释放,不然他不会在如此疯狂的举动后,又回到座位前,拿起手机继续玩。但同样的,在他的情绪之下,那些被摇晃的床位和被摔打的椅子,已经出现了不可逆转的损害——还好他发泄的对象只是这些没有生命的无机物。

人当然拥有因为一件事无法顺遂而产生愤怒情绪的资格,但这种情绪并不是「必然」,而是一种「选择」——愤怒的产生,因为第一时间找到了一个确切的可发泄的对象,这个情绪就拥有了「通路」。


这样说看上去会有一个自相矛盾的地方。难道是因为有了「情绪发泄的通路」,才让「情绪产生」了吗?

举个例子。我爸的脾气其实不算差,但是唯独在开车时,他总是容易暴躁。我分析过这种暴躁的原因——如果他是自己开车前往某个陌生的地方,他可以根据导航顺利抵达;但是如果他是载着家里人前往陌生地方,在使用导航的过程中一定会出现「情况」。他没办法将注意力完全从开车这件事上抽离一部分思绪出来,所以当下他没办法同时兼顾「开车」、「根据导航提示行驶」、「加入或屏蔽同行乘客的话题」。

所以这个时候,就一定会出现顾两失一的情况。一旦发生失控错误,他便会有一套完整的「怪罪系统」,根据发泄对象有了不同的发泄方式。如果副驾驶坐着我妈,那么导航的错误就是她本人,无论导航的手机是不是她拿着,问题都是「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当然我妈会回绝他「你怎么自己不听导航」,我爸就会用另一套逻辑继续发泄情绪:「我喊你帮我看着。」我妈也不会轻易被道德绑架:「我每次给你说,说了你又不相信我说的。」

这种事情确实发生过,导航说前方路口右转,我妈让我爸前面右转,结果我爸不知为何左转了。然后两人就吵开了,我爸说「你导航就应该说是往你这边转还是往我这边转」,我妈就会非常恼火「哪有导航说往你那边转的,你自己听导航算了。」

确实,问题就在这里,我爸如果按照导航开车,就一定不会有错。但如果副驾驶有人,他就一定会确认导航所谓的「左转」到底是「往我这边还是往你那边」。

因为他有了一个情绪发泄的「通路」,当这个通路不存在时,他可以完全顺利地通过导航驾驶;但这个通路一旦存在,他就有了情绪发泄的方式,难免会以导航出错而找到「确切」的发泄对象。

那问题来了,同样是开车,按道理来说他自己开车和副驾驶开车是一样的,都会因为他开车时的精神紧绷而产生负面情绪,但为何他只发泄给了副驾驶?这样,再来说这个逻辑就通了——是因为他在当下正好有一个负面情绪发泄的通路。


当我的博客被人DDoS时,我其实没有任何的可发泄目标,当这个通路被阻断时,我就会试图寻找制造一个新的通路来承担我产生的愤怒。但我并没有去做「寻找」的动作,而是第一时间询问解决办法,找到一个解决办法之后。我竟然新建了一个文件,开始记录我继续停留在服务器和使用博客商服务的好与坏。

这个文件的条理越清晰,我的愤怒就越是被拆解得细碎,以至于每一种愤怒都能找到一个对应的解决方案。最终,一些无法规避的问题被放在我面前时,我明显知道这些问题不是单靠一次愤怒就能解决的实际问题。自此,一开始可能产生的愤怒,就因为在这种无法寻找到「确切」发泄对象的状态下完全消失了——或者说,它不是消失,而是转化成了其他的更好控制的情绪,比如不舍、断舍离、嬉笑怒骂地开句玩笑,但最终指向的都是「解决已经发生的问题」。

到这里,好像都没有点题——其实那个「情绪延时用品」就是那个「新建的文件」,记录任何当下因为情绪产生的感受。这是一种割裂的状态,因为我一直秉持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少谈感受直指问题」,但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而且它并不「健康」,没有人一上来就会非常冷静地拆解自己的情绪——那就新建一个文件试试,然后记录自己此时此刻的感受。

哪怕是破口大骂,因为此时此刻的这个「通路」是可控的,并不是你去摔打无机物,更不是对着自己身边的亲密对象进行情绪勒索和发泄。当情绪意识到这个通路有非常「滞后」的延时性时,它自然而然就会冷静下来,在输入文字的同时,你也等于在跟自己对话,不用删除那些已经发泄的内容。等到你觉得你已经不需要再继续发泄下去,然后删掉它们,开始你正式的「工作」,对此时此刻发生的事情罗列问题、解决方案、寻求帮助的方法等等。


当然,在这里还有一个升华的方法——让他人参与。

当你用这种方法抵消了最开始那些暴怒、不受控的情绪之中,你会试着去理清这里面的关系,并试图寻找解决方案。

这个时候,你可以试着用「讲问题而不是感受」的方式,告诉亲密的人,让他们来帮你做出最后的选择——当然,这个答案其实你心里早就有了,让对方知道的目的,是你要为这段时间的情绪换上一个句号——让对方知道,你已经解决了烦恼,以及自我消化了情绪。

不过,这个方法也是有成本的,因为你首先得有个男朋友/女朋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