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野狼刷油漆,给大白脱白衣


△ 344|给野狼刷油漆,给大白脱白衣

这个故事我不能保证真实性,但是故事的真伪,并不影响这个故事想要传递的寓意。所以还是老规矩,我姑妄言之、你姑妄听之。

牧羊犬从羊群里围咬住了一只独行的瘠瘦野狼,它明显是饿得走投无路,才不得不选择这样危险的觅食方式。当牧民抓住这头野狼的时候,并没有直接打死它,而是在他身上刷上了醒目的黄色油漆,随后就放走了它。

这样做的原因,一是油漆的味道非常浓烈,对于野狼这样的犬科动物而言是完全无法规避的「气味标记」;二是油漆的颜色非常鲜艳,在狩猎时容易暴露目标。所以这头野狼就算回到了狼群,狼群也不会靠近它,下一次集体觅食时更不会带上它,因为它太醒目了。

最后一点,就是牧民口中所谓的「尊严」。当一头高傲的野狼被人类用这样的方式对待之后,它的在狼群社会里的自尊会被毁灭,只有等到它换毛之后,这种耻辱才会消失——而这一等就会是整整半年。

狼带着一身黄色油漆,回到狼群是否真的受到了排挤、有因为怎样的原因受到排挤,除非是狼,并无法确切地说明其真正原因——所以人才用人类社会的架构来理解这些生物群体之间所谓的「社会关系」。


一开始扯了一个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故事,明显是为了引出今天的话题。

这两天,如果你是一个常逛社交平台的人,那么你会发现一个主题的流媒体开始越来越多,就是所谓的「若有疫、召必回」。不太清楚最初发这个视频的人是真是假,但既然看到了它的流量红利,接下来这个主题的内容就会越来越多——其实内容毫无营养,就是一群人穿着大白的防护服,在镜头前面喊出这句口号。之所以有流量红利,是因为在如今这个疫情政策之下,怕死的人和不怕死的人开始越来越分裂,想要抓住这波红利,最好的方法就是两边去捅马蜂窝,两边的红利都赚了,而且还不用担心他们会联合起来。

昨天,有朋友给我发来B站截图,一整页都是「若有疫、召必回」的内容。当即我便回复道「魔怔了」,但细想一下,这句话并不全对,因为在这些魔怔的人里,也有脑子清醒得不行的,明显懂得如何利用这些流量红利的人。


细想一下,如果这些身穿防护服,喊着口号的人,如果都是「真的」,其实又是另一种可怕的剧情。

当疫情政策明显转向,原本可以在小区里被当成是一种权利符号的「大白」,一瞬间都调整回了「普通人」,他们不再有小到呵斥居民排队做核酸的权利,大到背着消杀工具闯入私人住宅通过随意消杀破坏他人财产的权利,甚至是以「无害化处理」为说辞而摔死宠物的权利。

一夜之间,这些原本高高在上的大白,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他们不再拥有原本的权利,甚至连最后可以用来举报对方的「政策手段」都没有了。这种视频一旦是真情流露地被拍摄出来,才是真正的恐怖开始。

如果真的疫情再「反弹」,他们再被「召回」,你用脚趾想一想,他们会不会变本加厉地行使自己好不容易再拿回来的权利?


这两天,还有一个新闻在悄然地出现,就是「大白讨薪」的新闻。

一些在疫情期间加班加点工作的人大白,最终没有拿到约定的报酬,反而出现了集体讨薪的情况。事实上,我和朋友在一个月前就聊到了这个话题——因为后疫情时代最主要的工作,是去面对之前疫情时代里所有逃避和拒绝回答的问题。比如「集体免疫」、「疫苗接种」、「疫苗效用与新型疫苗的探讨」等等。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更关键,从始至终都在被逃避的问题:「疫情政策的纠错问题」。

因为不可能有人出来承认前面的疫情政策出现了错误,所以在后疫情时代,在不提到「纠错」的情况下,如何找到一个背锅疫情的主体,就成了重点工作。因为政策不会有错,因为它代表的是权威意志,那就只能去找执行政策的人出现错误,所以才需要杀鸡儆猴的桥段;但是这还是不足以回答疫情三年以来的种种积怨和不满——很简单,找到最终的罪人就行——核酸检测机构。

如果把这个纠错公式拿出来,再来看「大白讨薪」的话题,明显你就知道放在公式的哪一个部分了。因为他们是直接指向「核酸检测机构」,当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一个点时,人们自然而然就会觉得,原来他们才是众矢之的。自然也就把本不属于它的责任,也都转化成了它的罄竹难书。


同样,在这个公式之中,「大白」便不再是一个特定的人,或是你那个当过志愿者的邻居,特别是读到这里的你是做过志愿者甚至是大白的人,我必须要提前说明,我所谓的「大白」并没有针对所有人,它在公式之中只是一个「符号」。

但这个符号目前非常「尴尬」,一方面那些在疫情中受尽折磨的人,把「大白」当成了是这个疫情政策的「执行者」,自然而然就会对他们有所反感,但因为政策是不可能进入纠错系统的,所以「执行者」就成了背锅的人;

另一方面,一些参与到疫情防控中的大白,最终却变成了讨薪「受害者」,他们的责任也就在这样的传递中,最终指向了「核酸检测机构」,一些坚持中国式强弱哲学的人,就会开始同情「受害者」,把「大白」从那个疫情的符号里移除,回归到了「普通人」。


现在再来看那些拍摄「若有疫、召必回」视频的人,如果他们不是为了蹭流量,而是真的发自真心地想要回归这样的权力执行者,那你觉得他们是把自己当成了「执行者」还是在这场疫情之中的「普通人」?

很显然,他们想要回归,就必然是疫情再次爆发,疫情再次爆发进入到严格的封控状态,这并不是「普通人」再希望的事情,而这些「召必回」的大白,又一次可以通过封控政策而获得指挥他人、侵入隐私、甚至是报复那些在后疫情时代不「尊重」大白的「普通人」的种种权力。

最后,我们回到狼这个故事。你现在觉得它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些被涂了油漆的狼,回到狼群被其他同类排挤甚至是当作耻辱。

同样的,跟那些被涂了油漆的狼一样,还有一群人,如此地渴望再穿上那副可以让他们继续耻辱别人的白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