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魔法中来到魔法中去


△ 333|从魔法中来到魔法中去

昨晚小区里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乌龙事。

因为混管阳性,有大白穿着防护服坐着出租车来小区「追阳」。在采集完样本之后,又在小区里脱完防护服准备乘坐出租车离开小区时,被小区正在散步的居民给拦下来。具体拦下来的理由我并不清楚,因为没有去凑这个热闹,但看样子他们之间吵得非常厉害。不准这三个「来路不明」的人随意地乘车进入小区然后又离开这里,最后等警察来了后,三个人才亮明身份自己是工作人员,来这里是执行「追阳」任务的。

那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表明自己的身份呢?大概是害怕引起居民的恐慌。当然,被封控在小区的居民也提出了他们的「阴谋论」,认为这些所谓的工作证是伪造的。而这三个人想利用这种「身份」从封控的小区「逃」出去,自然就惹到了被封控小区一个多月的居民们。在警察的询问后,当居民得知这是一群大白之后,居民的愤怒更加严重,与大白之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这件事并没有对与错,而且因为两边在完全不同的维度上面发泄自己的情绪,所以他们并不是一个对等的「对峙」。

「追阳」的大白来小区采集样本,为了不引起恐慌他们用最低调的方式行事,被人抓到还一副「这事与你们无关我们是在为你们服务」的嘴脸,当然会引起居民的怀疑;而抓住大白甚至是怀疑他们通过造假通行证离开小区的居民,是因为他们在小区已经被封控了整整一个月,他们对一切可以通过「特权」脱离封控的人感到不满——就算他们真的有合理的资质,但是在这样的情绪高压下,他们不会理智思考,而是将自己的情绪全部发泄在这个可以突破规则的当事人身上。

整个乌龙事件,颇有些「大水冲了龙王庙」的乐趣。后来负责安排「追阳」的一线工作人员在他们的工作群里大骂,认为小区居民都是脑子有病——我觉得她反而点题了,要不真是脑子有病,也不会做出这样乌龙的笑话——而让所有人脑子都有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就跟那张举在胸前的白纸一样,上面什么都没写但又写了一大堆大家看得见、听得到的内容。

当然,在整个事件里,仍然有一群「大家都不容易」的中立者,故事一来一回地拉扯中左右偏倒。如果没有这群和稀泥的人,事件也不会和平解决,虽然各自还是会在自己的社交圈里咒骂着对方,但至少表面上和和睦睦,又可以回到驯服、被驯服、听话和被听话的局面了。


经历这么多次的封控,我倒没觉得有什么「容易不容易」的,「追阳」是大白的工作,民众释放的是他们长期以往的情绪。

所有的环节都没有任何一个「人为」干涉,因为以前大白也是这样「追阳」的,那为什么偏偏在这一次出现了这样的乌龙?到最后你会发现,这不过就是一场「魔法打败魔法」的游戏。

最初的「魔法」,是这些「追阳」的大白不做任何解释、担心引起小区居民恐慌的方式。神秘进出小区,对混管阳性的人员进行采样。他们一直在用这种「魔法」,我相信一开始确实是出于好意。但这种「信息不公开」的规则,本身也会留下诸多问题,比如小区居民看到大白上门邻居家,当然就会引起恐怖信息的不胫而走。

接着「魔法」进阶,封控成了主要的管理手段。当小区居民都被「关押」在小区时,他们自然而然地认为「只要封控到位就不会出现持续病例」,结果小区隔三岔五还是陆陆续续有病患出现。而这段时间唯一拥有资格可以进出小区的,就是这些所谓的一线工作人员,所以小区居民将病毒导致的封控持续,都利用「滑坡理论」推论到了这些大白身上。所以昨天晚些时候,我听到楼下有人群质问大白:小区的病例到底是怎么来的,所有人都出不了小区,那这一次又是如何产生的?


最终「魔法」和「魔法」对抗,就形成了「魔法大战魔法」的局面——「追阳」的大白鬼鬼祟祟地进出小区,被封控小区多时的小区居民逮个正着,两边激发了最大的矛盾——工作人员觉得自己是在为人民服务,拥有天然的「优越」,所有人都应该为他们让道;而小区居民不把这种「优越」认为是一种「特权」,在封锁的小区凭什么还有一群人可以自由进出小区——进一步,工作人员解释他们只是来「追阳」的工作人员,那么人群就换一个问题质问对方:封锁了这么久的小区,这个病例是怎么他妈的感染来的?

怎么样?逻辑非常的闭环和合理,而且事已至此,这个乌龙事件在各自的诉求甚至是完全不搭边的诉求之间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平衡」和「牵制」,以至于很多小区居民利用这个乌龙事件,将自己的情绪全都发泄在了那三个「越看嘴脸越嚣张」的工作人员身上。

这件事可怪不得谁,因为他们用的「魔法」最初都是因为这场封控给带来的游戏规则,只不过当两种「魔法」相遇的时候,才迸射出了「魔法大战魔法」的流火飞花,好不热闹。


  • 一线工作人员奔波工作,但民众视他们为白色恐怖;
  • 民众关押太久,从而出现了「被害妄想症」,将白色的大白与病毒形成了对等关系;
  • 大白采样完毕后,按照程序脱下大白的衣服;
  • 所有人又把这些工作人员当成了「和自己本应该一样受到封控制约」的普通人,自然会把他们可以「逃出」小区与物业管理工作人员的「差别对待」形成了不信任的对峙;
  • 接着,民众和一线工作人员之间的信任感进一步跌破阈值,他们彼此不信任对方的工作……

然后「魔法」和「魔法」之间就形成了恶性循环,以至于出现上面提到的那个「乌龙」。

这个故事没有总结,没有立意,看官自行理解。

当然,最后提一句,这套「从魔法中来到魔法中去」的游戏,可以用在任何人与人的关系之间,甚至可以将这个故事作为一个「辩论」用在朋友、情侣、夫妻、亲属之间,然后让大家来讨论这件事是「大白对」还是「民众对」,说不定就可以从这个过程中产生「魔法对决」的流火飞花。

不过,不太建议大家这样做。怕你意识到对方的「魔法」和自己不同属性,接下来的日子都不好过啦!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