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拍与自我感动

△ 321|摆拍与自我感动

昨晚小区的业主群里沸沸扬扬一个消息,说是当晚8点30分的时候,希望各位居民在自己阳台开始唱歌,歌曲按照顺序是《团结就是力量》《孤勇者》和《明天会更好》。大概这个消息是7点30分的时候达到了传播峰值,那个时候,小区居民都在阳台上乱吼起来。因为疫情封控,这大概是人们用来解闷最好的方法。

我跟自己打了个赌,如果8点30分真的想起了整齐的歌声,那就证明我输了,我对他们还有点「希望」,认为他们不至于到最后真把自己活成了《猪与圈》里的猪。

每次遇到「重大节假日」的时候,我就很喜欢观察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看多少人转发了「重大节假日」的内容,也有朋友跟我开玩笑,把每一次的这种「任务」算出一定比例,而这个比例关系到自己会不会在「人民内部矛盾」时,第一个被公投出去——凡事在「重大节假日」不转发铺天盖地的祝福、自豪、文化自信的朋友圈,都应该被列入「关注名单」,因为他们与民众的「基本愿景」脱钩了。

所以,当下我跟老婆开了个玩笑,如果一会真的要唱歌,我们家懒得参与这种脑残活动,会不会被周围的邻居记下来,然后上报给有关部门,以此佐证我们对疫情防控的政策有所「怀疑」。


8点30分如期而至,人们还是一阵乱吼,我能从乱吼的声音里依稀听到几个人的声音努力地想要起头《团结就是力量》,但很可惜,他们每一次的「刻意」都被声浪掩盖下去。他们明显是被派发了任务的「工作人员」,为了完成集体大合唱这种足以发布在各大网络版面的「感动事迹」,他们铆足了劲儿。但根本没人理会他们的目的。乱吼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太久,也根本没有人唱歌,就这样,一场闹剧落下帷幕。我跟自己的赌局,也没有出现那个最惨的输局——没人赢没人输,人们越是不参与到赌盘之中,就越是证明庄家才是最终的输家。

对了,他们在「通知」的要求里,还建议居民掏出自己的手机电量闪关灯,从窗口照出,用「点点星光」汇成众志成城的决心——很可惜,那些星光也是依稀几粒,但他们从头坚持到尾,如果有专门的调查,我相信他们也是努力地想要带头唱歌的那群人。


第二个场景,是早上排队做核酸时。一个老太太排队做核酸,手里攥着几张白纸。后来来了一个女人,看样子应该是老太的儿媳妇——女人让老太把手中的白纸给她,结果发现老太已经把纸攥成一团。女人夺过老太手里的白纸,显得非常嫌弃,并连声责备:你怎么给它弄皱了!

老太倒是不以为然,嘴里也念叨着:你自己来排队啊,让我来排什么。我本以为那是什么重要的文件,至少也是证明这个女人可以顺利出入小区的文件。结果没想到那只是几幅完全没有意义的手指画,就是小朋友用手指摁摁按按的画作罢了。女人把画交给了自己的女儿,女儿便跑去把画交给了正在登记核酸检测的大白,女人还没有来得及掏出手机拍照,女儿就按照设定好的程序快速地完成了计划之中的一切事情,连摆拍的间隙都没有。女人有些不知所措,明显她原本的计划是能够从各个角度拍好几张可以交给幼儿园的关于「疫情下的感动瞬间」参赛作品,她想让女儿「重来一次」,但明显大白也懒得接茬,把画放在了手边继续他的工作。

这个自我感动就连设定这一切剧情的女人都没有感动到,它就结束了。那个被责备的老太太看着这一切,漏出了哂笑的模样,背着手头也不回,难得再管儿媳妇和孙女玩起的追逐游戏。


昨晚我下楼扔垃圾时,遇到了两个正在聊天的女人,一个女人问:「今晚要唱歌吗?」另一个女人回答道:「对啊,我觉得应该,再管大家都要疯了,多搞点这种正能量挺好的。」她的声音非常大,并不像是在回答另一个女人,更像是在做一场深情并茂的演讲,也说给正在周围散步的人听。

我猜她应该是个「工作人员」,此时此刻出现在小区里,本身也在做宣讲工作吧。她的回答引来了另一个路人的回应:「怎么?唱完歌明天就解封了吗?」

女人不知道如何回答,愣在那里,她本想继续用「正能量」解释这个安排的时候,或许是有人认出了她「工作人员」的身份,又有一个对着她说的对话,却像是跟所有人在说一样:「少搞点这些形式主义比什么都好。」

那个女人不再说什么,收起了自己的自我感动。


女人追着自己的女儿,她想责备自己的女儿,怎么把送给大白的画这么快地交出去,害得妈妈都没有时间拍照片。女儿根本不在意妈妈的责备,她只想马上跟自己的小伙伴会合。

见另一个孩子的妈妈在场,女人寒暄道:「你送了吗?」

「送了。」

「我们也送了,这孩子送太快了,我照片都没有拍到。」

「现在人太多了,有点忙,我刚才让孩子送的时候人少,我拍了好几张照片。」

说话间,另一个女人的自豪和自我感动远远赢过了另一个女人。

《摆拍与自我感动》有10条评论

  1. 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尽我所能保护好家人,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做好我的小市民,哈哈~
    发现错别字”电量闪关灯”。

    回复
    • 其实就是那个人问的问题:唱了歌就可以解封了吗?形式主义最害怕的就是问结论,当然,沉迷形式主义的人,也根本不会在乎结论是什么。

      回复
    • 是的,有时候反而觉得这群「工作人员」也是可怜,坏和蠢本身就是一体的东西。

      回复
    • 哈哈哈,确实,现在我能和别人面对面聊天,就一定不会用国产软件说些东西,稍不留意可能就会被盯上。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