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控制欲的崩溃边缘性测试

△ 316|强控制欲的崩溃边缘性测试

记录点当下发生的事情。

昨晚赶在0点之前,终于回到了家中。原因是,疫情封控的这段时间,重庆的疫情与政策随时都在改变,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小区就不能回了。要赶回家是因为家里有猫,不得不赶回家,这是焦虑最初的来源。

在回城的高铁上,得知了一个没有被证实、但是整个重庆都在疯传「封城」消息,而且指向的时间就是当天晚上的凌晨0点,而我乘坐的高铁最快也要23点10分才能抵达。如果还要算上到达之后的排查、核酸检测等等,只有不到50分钟的时间,赶在所谓的「封城」之前赶回家中,否则就有可能「露宿街头」。我一直以最坏的可能性来评判小区作为最后一层执行单位的作为,他们为了「不出事」,极有可能以最严格的方式来执行规范,否则他们就成了最初的责任承担者。

一开始我得知「封城」传言的时候,还在客观地寻找消息的来源,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从各种角度「证实」这个事件的来源,我也被干扰到无法进行客观分析,进而进入到了非常强烈的内耗循环当中,为了记录这种最真实最直接的情感,我放任了自己的情绪,让原本强控制欲的自己,试着接受这种崩溃逼近,将自己作为「样本」,开始在崩溃边缘记录自己是如何一步步进入到情绪崩溃的。

第一阶段:暴躁。具体表现为厌世、看什么都觉得不顺眼、哪怕是同车厢的其他旅客手机有消息的提示音,都会感觉到烦躁,出现了短暂的听力过敏;感觉到绝望,将情绪投射到更宏观的层面,认为自己生活在了一个没有希望的社会,它只会越来越坏,找不到任何出路。此时可能会出现具体的生理表现:比如丧失食欲

第二阶段:自责。我试着开始对内处理情绪,但它一定会失败。将失控的责任归咎自己,认为是自己选择乘坐高铁导致了行程选择错误,以至于遭遇到不可控。甚至是火车晚点都认为是自己选择的责任。此时可能会出现的具体生理表现:精神疲劳但是大脑无法停止

第三阶段:恐惧。开始幻想自己真的意外感染新冠之后疾病加重,最终死亡。以第三人称的视角观看到妻子因为我的死亡而伤心的模样,但是我却无能为力。此时可能会出现的具体生理表现:身体冰冷。上一次有这样的经历,是我在生病之后。乘坐飞机时遭遇到了颠簸气流,激活了我在生病期间的那些关于太空失控的噩梦,那时我抓着妻子的手,她感觉到我的手掌非常冰冷。

伴随上述阶段的同时,还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情绪化:

  • 放大所有正在担心的可能性:比如家门没锁被人破门而入,家里的宠物因为疫情防控被「无害化」处置等等。只会关注那些继续崩溃的细节,比如列车晚点加重失控带来的焦虑。
  • 努力地进行自我说服:认为不会更坏,从旁人找到作证,需要别人言语上的安慰,而不是继续地制造恐惧(反之,一些人会通过为别人制造恐惧来缓解自己的恐惧,他们本无恶意,如果有人比他们更担心或经历更严重的恐惧时,他们会暂时得到安慰。)
  • 自责的外循环:自责的同时,又担心自己的恐惧会给身边人带来过度的情绪影响,所以不得不自我消化这些情绪。加重自责感,认为已经有做不好的事情了,还会通过影响别人让事情朝着更坏的结果发展。
  • 自控力的悖论:想要寻求帮助,但是担心自己的崩溃不会对整个事件带来任何帮助,需要紧绷最后一刻,在事情没有彻底解决之前,是不能表现出放弃和绝望的情绪。但是事情顺利解决,又不想再进行复盘或释放趋于崩溃的情绪。

在这个过程中,我对情绪化又有一些还未解决的思考:

  • 那这些情绪都去了哪里?生理上的(比如高度紧张之后突然松弛后的亚健康),或者是后续情绪上的(比如进入到另一种自责的情绪,自责自己根本没必要这样焦虑)。
  • 两个人的崩溃情绪,逼迫自己保证自己不是最先崩溃和最后崩溃的那个人,否则整个事情可能没办法推进下去。成年人应该要有崩溃的权利吗?
  • 如果全盘崩溃有必要进行「复盘」吗?
  • 如果事件顺利,有必要进行事件解决后的「复盘」吗?

如何克服强控制失控时带来的情绪化问题,这也是我昨天在高铁上所做的对自己的「实验」,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确认自己的情绪化是否真的得到了抑制:

  • 立即断开所有负能量消息的来源,避免产生更严重的内耗。例如屏蔽不停发布封城消息的群,通过转移注意力的方式,避免自己在复杂未经证实的信息源中寻找「确切答案」。
  • 内在自责的释放。当下表达可能会加剧失控的情况,暂时将情绪储存,但是无法抵触情绪的继续产生,情绪无法凭空消失。寻找对应的解决方案,寻求最直接的场外协助者(避免寻找负能量人格),及时交流实际情况,以寻求解决方案。
  • 罗列目前焦虑的现实问题,并试着找到解决方案。多问自己一个问题:最坏结局是否也有解决方案?
  • 及时补充糖分。前额皮质在控制情绪、维持自控力时会消耗更多的糖分,避免失控需要补充更多糖分。
  • 理性处理纠纷。将问题的关键点指出,并提供对应的诉求或解决方案,而不是跟对方解释自己正在经历的情绪。

《强控制欲的崩溃边缘性测试》有4条评论

  1. 据说还有种办法,是拿个纸袋拢住口鼻呼吸,可以缓解紧张…
    不过疫情年代,封城这种事太多见。我在的一线城市都封了好几次,见怪不怪,麻木是对这个时代最大的蔑视。

    回复
    • 主要是这次回上海本来预计没几天,结果没想到重庆封了,要不是因为家里有三只猫,不然在上海呆一个月就算了。

      回复
    • 对,其实调节情绪这件事情本身也会消耗大量的精力,而且它本身还会不断的悖驳,过程非常的纠结。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