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愿望

△ 311|三个愿望

最近跟一群新认识的朋友从内子宫聊到外太空,说起很多「旧人旧事」,难免会在「冷却」下来之后,重新反省自己。我一直在追求某种意义上的生命不平凡,是因为害怕自己会因为太过平凡而庸碌一生。

之前在另一个博友那里拜读《谁是超级英雄》,有一个原本打算接下去的灵感——我在30岁之后,突然开始变得矛盾起来,对于「平凡」我有了完全对立的情感。我可以接受自己的「平凡」,但又希望自己有「不平凡」的经历。我当然知道每个人的经历对于别人而言都是一种「不平凡」,所以当我把我习以为常的旧人旧事大方讲出来时,从别人口中得到的评价事实上就是「不平凡」,因为彼此都未经历过对方的人生,当然才会觉得特别和有趣。

当然,这一切还得建立在一个对等和相互尊重的关系上。如果我是跟一个眼睛里没有别人的人聊起彼此的人生经历,他不会觉得我是「不平凡」的,因为他必须要用别人的「平凡」来佐证自己的「不平凡」。

小时候,孩子之间总喜欢玩一个游戏,叫做「如果有三个愿望」。我不太清楚它最终的起源到底是哪里,虽然我知道阿拉丁神灯,但那毕竟不是一个普罗大众的作品。倒是《哆啦A梦》出名点,所以小朋友也会玩一个同质化的游戏,从哆啦A梦的口袋里选出三件「最需要」的东西。

日本社会近期对小孩子和成年人两个群体做了一项调查,让这两种不同的人群选出自己最喜欢的“哆啦A梦道具”,结果和我之前写过的一篇文章竟然有很大的出入,我一直觉得成年人应该选择的是“时光机”,结果没想到的是,第一种无论成年人和小孩子选择的都是“任意门”。而排在后面的也没有“时光机”的选项,成年人最喜欢的“哆啦A梦道具”排序是:任意门、如果电话亭、记忆面包、人生重来机、独裁者按钮。

这个时候我们才会恍然大悟——原来成年人想要得到的这些道具,果然是因为我们想要通过操控的方式来改变自己的人生,五种道具:改变空间、能够改变后悔的“如果”、能够通过不需要努力而得到知识的方法、重新开始、实现独裁。

——《∞》1032 | 成年人的世界

当小孩子之间玩起「三个愿望」时,除了有钱、有吃不完的美食、还会有玩不完的玩具。我记得小时候被问及这个问题时,我最关心的是「这三个愿望是否有时限,必须在当下说出来吗?」这个回答让我成为了异类,而我只是关心这三个愿望如果有时限,那就不应该在当下说出来,如果可以,我的第一个愿望是「让我在未来的某一个节点实现剩下的两个愿望」

我曾把自己当作样本研究过这个课题,难道我是一个懂得「延迟满足」的人吗?回到原生家庭,这种「延迟满足」本身就是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方式,特别是在达成目标但并没有得到约定的奖励时,我就自动地将之后的期待感降至最低,以至于我对自己的约定的奖励也会完全被压制——就算我从小按计划给自己奖励,结果在我没有解释的情况下就遭到了劈头盖脸的责骂,认为我在乱花钱。

我以前跟自己玩过一个写作游戏,就是随机「三个愿望」,会让故事里的主人翁经历怎样的生活。显然,我这种反乌托邦、讽刺、悲观、魔幻现实主义的脑子,都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就像野比大雄每一次拿到哆啦A梦提供的道具时,他一定会把事情搞砸,他不可能事事顺遂,否则它既不能成为故事、也失去了本身的哲理。

我记得有一次,三个随机的愿望是:自由、永生和感受不到悲伤。当我看到这三个随机来的愿望时,我脑子里第一个构建的画面,是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人类,他不再拥有任何一个可以和自己对话、交流思想的人类。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他继续以最后一个人类的符号活下去,但在这里他只能感受到孤独,却感受不到孤独带来的悲伤;另一个人他以动物的方式活在那些重新占领了城市的动物之间,他虽然不再孤独,但他失去了人类的属性,当然他还是感受不到任何的悲伤——事实上,这两种选择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还有一则有趣的漫画,是阿拉丁从神灯里钻出来时,向一只狗征求愿望。狗说了他的第一个愿望,是一个红色的球;第二个愿望他还是要了一个红色的球;第三个愿望之前,阿拉丁警告这只狗,你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愿望了——结果狗还是要了红色的球。

有人认为这则漫画,是在比喻那群只有眼前利益和欲望的人,他们的愿望只会简单、具体、不过大脑思考——但我看未必,至少狗在得到这三个球之后他是开心的,而且他不需要思考太多关于许错愿望或是后悔选择的事情。反倒是人,会陷入到这种错选的自责和后悔当中——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世界根本就没他妈的「三个愿望」啊,跟「我变成昆虫你还会不会爱我」的问题一样,人们陷入到的想象困境是他们根本想象不出那些虚构的现实。

当然,还有一些人,会反过去利用「三个愿望」,比如第一个愿望是让后面两个愿望乘以10倍。这样「卡BUG」的行为,迟早会被「三个愿望组委会」给限制。人们之后就会发现,限制越多、规则越多、人们的贪婪越是被限制,「三个愿望」也渐渐地成了一种「现实」,而且还是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现实。

* 一人跪在大雄宝殿无比虔诚地祈祷 *

「佛祖显灵,如果你让我中奖,我愿意重修旧庙、再塑金身。」

* 时隔三月,他仍然一分钱未中,决定拆庙砸像 *

「施主施主,你来我们这儿求神拜佛我都看在眼里,但是想要中奖,你得先买彩票啊!」

《三个愿望》有5条评论

    • 我有想过时间倒流,但又一种最残忍的结果是,时间确实可以倒流,但是认知和记忆也会倒流回到最初的状态,也就是说我也记不得这个时间线之后的故事,如果是这样的时间倒流,我或许就不会选择「回去」了。

      回复
  1. 我一直称自己不学无术,但又对一切抱有极大的兴趣,我想这是个矛盾体,我希望我是平凡,甚至看起来是吊儿郎当的,但术业是不平凡的。
    「三个愿望」如果有,我希望是:「土财主」「科学家」「为爱奉献」,看,这又是我的矛盾体,对立双方都显的不现实。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