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人一台戏

△ 304|三个女人一台戏

这几天的文章或多或少是围绕着女人来的,是因为除了能观察到这些,我他妈的也别无选择。

女人的乌合之众很容易形成「强联系」,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一个共同目标,并以此作为准则进行维护。但是乌合之众的内部本身非常不稳定,这是一种生存模式,也是一种维系平衡最佳的方法。

无意招惹女权主义,但事实上,由女性形成的乌合之众确实容易以情绪作为内在驱动,所以就会发生一些比较常见的画面——当一个女性表现出自己的懦弱,就会收到各种关于你可以懦弱但是也需要坚强的鼓励。比如,当一个女人表示自己头疼,那就会有一群人围上去为她处理头疼的事情,只要有一个袖手旁观的女性存在,那她们在乌合之众当中就有了某种「瑕疵」——你看上次王姐头疼的时候,那几个人就坐在哪里不管不顾的,我们团队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为什么女性乌合之众里,人人都是特蕾莎修女或者圣母救世主?我在当下提出了这个问题,虽然这又是一项没有任何研究价值的课题,因为靠情绪作为维系的乌合之众必然会陷入到这些怪圈之中。

一般来说,救世主人格(我称其为特蕾莎人格)会无法自拔地对他人施以援手,这种提供帮助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没有任何的「边界性」,甚至会以自己的善良和施以援救的感情而侵犯他人的社交屏障。

简单来说,一些人其实本身有非常强烈的人体接触恐惧症,并不喜欢被陌生人触碰自己的身体。但是在大多数的女性乌合之众之中,他们都会强调「接纳」「拥抱」「接受陌生人的爱」,所以他们会对他人的空间进行入侵并释放善良——她们其实并没有任何恶意,甚至觉得这是她们对一个人提供爱与热情,同样可以得到爱与热情之回馈的人。

那么,才融入到乌合之众的人,难免会有「陌生感」,所以这些拥抱啊、倾诉啊、甚至当众哭泣的方式被称之为「破冰」。如果这个时候还有人抗拒乌合之众成员释放的好意,他们现实会以乌合之众的教条进行感化——你恐惧陌生人是因为你关闭了自己的心,所以你根本不爱自己;另一种则是应急反应,他们会将这个人标记为「异端」,从而以乌合之众的方式将其排除在外。

所以,当她们进入到乌合之众成为其中一个成员时,他们为了「生存」就必须要放弃空间感——当然,在乌合之众之中,他们连智商都放弃了。

好了,我们的场景基本上准备齐全了,那么就可以把「特蕾莎人格」的基本要素套入到这样的乌合之众当中了——什么人拥有强烈的救世主情结?

先从乌合之众的运作模式来说。当这些女人进入到乌合之众并成为其中一员时,她们需要一种「生存」和「身份认同」,当然所有人都将「释放善意」和特蕾莎的形象作为标准时,那些坐在旁边袖手旁观的人,必定是乌合之众里的少数人,甚至也是未来会被清算的人。为了自己能留存在乌合之众当中,不被排挤不被抱团敌对,他们必须试着从乌合之众当中找到明确的身份——当一群人围在那个头疼的女人身边时,有人是主持大局的「母神」、而狗腿子是「干事」,他们代行「大母神」的意志,他们以能揣度「母神」的想法为荣,以表示自己最接近「神的意志」;以头疼的女人作为圆心,再往外延展,便是无法加入到其中,但又必须表明身份的「使徒」,他们在乌合之众当中已经有了一定的「身份」,他们必须表现出积极的态度,但是他们不能提供任何的「建议」,因为他们不具备权威性;最外围被是「信徒」,他们是才加入到这个乌合之众的人,她们不能在最开始就表现在不合群。

做「救世主」是因为他们在乌合之众当中必须要找到对应的角色,否则他们就会被乌合之众淘汰。这是特蕾莎人格的外在因素。

除此之外,特蕾莎人格几乎都是内在因素造成的。

第一种,害怕失控。当别人的行为脱离自己的预期,这对于那些强掌控欲的人而言是非常恐怖的。所以他们通过对人释放善意以迫使对方服从自己安排。这种逻辑在中国更行之有效,毕竟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让别人活得更好,本身也是让自己可以掌握全局的关键。

第二种,人格重建。准确来说,这一条不是原因,而是一种催化剂,它本身可以催化出后面会提到的几种的成因。人格重建一般发生在孩童时期,比如被迫作为大家长照顾弟弟妹妹的人,他们在照顾家庭成员时,本身是不会强调「边界感」的,所以他们在乌合之众当中,表现出的救世行为也没有边界感,甚至是带有强烈的入侵性。

第三种,逃避面对自己。在女性形成的乌合之众里,以情绪作为引导的方式,就是让人们可以尽情地释放在日常生活中积压的负能量。比如丈夫对自己的不问不顾、子女教育失败孩子想尽办法远离自己、或是婆媳关系的僵化使自己失去了对儿子的控制权等等。特蕾莎人格通过解决他人内心的脆弱,从而避免面对自己的心魔跟丑陋,他们认为当自己在解决他人的心魔时本身也是在拯救自己。同时,倾述本身是会让人上瘾的,她们可以被关注可以被拥抱,可以接受平常生活完全无法得到的温暖和认同感,所以她们同一个伤口可以不停被揭开,享受被治愈的过程。

第四种,这是心魔的「最高级」,也是她们不会真实面对自己的——习惯自己不被满足。他们已经习惯了缩小自己的存在,以帮扶别人的方式来获得对自我的价值认可。丈夫嫌弃饭菜难吃,孩子只愿意吃外卖。女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反馈,所以当有人因为她们的付出而表扬和肯定,他们就会更加乐于充当特蕾莎。而这并不是解决这个问题根源的方法,而会让它形成一种内在的恶性循环。

为什么立意在三个女人一台戏呢?因为团队里的特蕾莎是有数量限制的,全员特蕾莎就无法体现特蕾莎人格的优势。就好像每个人都是狗腿子,那属于狗腿子的特权就不能再被称之为特权。特蕾莎拥有主导权,就会形成以头疼女人为圆心的阶级同心圆。

也就是说,当特蕾莎的数量超过了乌合之众群体里允许的平衡数量,那么内部矛盾就会出现,必然就会出现各种意义上的女人大戏。

《三个女人一台戏》有5条评论

    • 欢迎光临(便利店服务员的腔调)。

      我也经常在逛博客时,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怕给人家留一大堆文字有点太「heavy」了,所以有时候把别人的灵感拿回到自己的博客继续写下去好了,当作是给对方留了个言。

      回复
  1. 有时候我和妻子讨论,为什么女人会更愿意接受对表象毫无意义的嘘寒问暖,而不愿意从内部解决造成其表象的根本原因。结论大致是,女性许多时候对外界期望就是「氛围感」,由于解决问题往往需要思考和投入资源,因此并不在期望列表里。按文中的结论,供需自成体系,所以「特蕾莎修女」的确是有存在必要性的。

    回复
    • 的确,小社会群体里,其实每一种人都是有存在意义的,因为他们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平衡。以前还会觉得,你们这么虚情假意有什么意义呢?现在觉得,不是说没有意义,而是一种「生态系统」,就像是一个鱼缸里的小生态一样,一旦有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会全盘出问题。所以他们宁愿维系着所谓的虚伪,但彼此又可以从中获取养分,那就没有必要彼此戳穿了。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