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生而死


△ 301|向生而死

惊觉明天日程有安排,没时间写东西,结果现在看着窗外已经是夜景的城市发了好一会呆,才决定提前把明天的每日写作给完成了。

既然早上聊到了「向死而生」,那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必然的「向生而死」?

近年来,关于达尔文进化论事实上是一个无法「站得住脚」的理论越来越流行。我是一个标准的有神论者,所以我一直觉得进化论不是不存在,而是人们忽视了一些重要条件——比如人类或许就是凭空而来的,地球不过是一间生物实验室,人类只是在这个实验室中扮演着一个「整体性演化理论」的一员,人类未来如何,谁都说不清道不明。或许是某一种更高级的生物取代了人类,或者是人类灭亡与自己依赖的人工智能,而这一切都因为时间线太短,即没办法证明进化论的可行性,也没办法证明「神」的存在。

事实上,达尔文的进化论有一个不可能规避的问题一直都存在,而无法解答这个问题事实上就无法证明进化论的科学性,这是一个悖论里的两个条件——即全知全能的人能否制造一个连他自己都举不起的巨大石头?他如果制造出来,那他竟然也有举不起来的石头,他如果为了保证自己的权威性,不会制造那个石头,那他也没办法证明自己拥有全知全能。

哦,绕远了——究竟达尔文的进化论没办法规避的问题是什么——就是所谓的「寒武纪大爆发」。简单来说,在寒武纪之前的埃迪卡拉纪,生物群一直保持着一种很静止状态的平衡模式,甚至没有任何一项研究能表明在埃迪卡拉纪的生物与生物之间存在着某种意义上的食物链关系。而进入到寒武纪之后,发生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寒武纪生物大爆发」,按照生物学的划分,现代生物绝大部分的「门类」,都在这一时期出现。紧接着,在接下来的2.5千万年间,这些生物快速从「门」开始发散,出现了诸多高等生物,甚至在经历了5次大的生物集群灭绝的情况下,如今生物还保持着多样性。

也就是说,某些原因促使生物在寒武纪时期出现了非常复杂多样性的进化,仅仅依靠进化论的理论基础,是很难解释平静的埃迪卡拉纪的那些可爱甚至有些愚蠢的小生命体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演变出了寒武纪的生物大爆发。就连达尔文自己,也在《物种起源》里承认道:「这件事情到现在为止都还没办法解释。所以,或许有些人刚好就可以用这个案例,来驳斥我提出的进化观点。」

寒武纪到底发生了什么,现代人类已经很难从支离破碎的化石中寻找到完整真相。或许真的是有一种外在的不可知的力量,为这个奇妙的时期加入了太多的「要素」,而形成了一次生物大爆发。

当然了,白话文里的「进化论」这个词本身是存在歧义的,它不应该是进化而是「演化论」,因为退化进化也是一种进化,也就意味着进化并不意味着是要「越来越强大」,也有可能「越来越单纯」。我们最熟悉的一个「退化」就是人类在胚胎阶段其实是有「尾巴」存在的。这个信息一直储存在人类的基因当中,只是在胚胎发育的过程中,这个「尾巴」渐渐消失不见——既然它是一种信息,那为什么没有最终被保留下来呢?还有一些退化,比如寄生虫退化了自己消化系统、洞穴生物退化了自己的眼睛等等。

退化是一种进化信息上的「灭亡」,看上去或许是在抛弃某些不必要的功能。

按照德国哲学家Martin Heidegger认为的「向死而生」,一切生命都是为了等待最后的死亡,那是否反过来这个哲学也是正确的——一切的死亡都是为了生命的延续?

我以前认识一个朋友,他突如其来地自杀了。多年之后我才知道他自杀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修行过程中没有通过魔道」。这或许很难理解,就像是有一个人在你的耳隧里不停低语,诱骗你从高楼跳下去,这样你就可以获得你想拥有的一切,比如对修行者而言是顿悟《道德经》的奥妙,和老子得到同样的神谕——低语的内容、是否达成承诺、以及人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都因为那一声落地的巨响而归于平静,没人知道也没人想要去知道。

很显然,他活着的意义并不是为了最后的这一跳——至少他的家人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因为这样的死可以被人们找到一些具象的存在而证明它的「不值」。但问反问他们,那你觉得自己的生命值不值时,他们又突然理解地抽象起来,找不到任何关于自己人生过得值与不值的证据。

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换一个方向来理解这个死。它会不会是某种意义上的生命的开始和延续?但是由于当事人已经脱离了我们所在的这个维度,谁也不知道他在死后到底会经历什么。

人们对死亡的理解,最终只能交给活人去按照「值」或「不值」的方式进行计算。一个靠着呼吸机维持以生物本能作为最后生命体征的「生命」时,人们以他「生命」得以存续的状态来评价他的价值,但如果你是那个拿到每天几万元的生命维系系统的账单的人,那这种「值」有了明确的金钱数目,那这种「值」就会有了奇怪的信念动摇。

好了,这种晦涩难懂的讨论就到这里,因为关于死亡这个课题,本身也是人们追求的三大人生问题里最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未来我会在一部名为《如果我死后你有空的话》的小说里,把我关于死亡的理解呈现出来。

接着昨天的那个结尾:

那股狼烟、那场烈火、那一路的血肉模糊,是向死而生的宿命,但是他们的死换来了人们的良知和坚持,那这种死本身又得以延续下去,这或许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向生而死」吧!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