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

△ 300|向死而生

因为出差,所以此时此刻已经是第300天的10:30分,我仍然坐在电脑前看着窗外的城市晨景发呆,还没有打算动笔今天的每日写作。最近的文章都没有库存,都是当天早上起来洋洋洒洒地码字,在11点定时发布前完成一气呵成地完成提交,然后一天都懒得再打开博客。多数灵感,都是在前一天睡前,大脑最活泛的时候,我懒得起身落座电脑前,就在手机的灵感记录文件里写了个关键词倒头就睡。

每天如此,所以难有因为出差打乱写作计划的「意料之外」

郭德纲的包袱里,有一句「你准能活到死」,看似粗俗的句式中竟然包含了一个雅俗共赏的哲学观念——即德国哲学家Martin Heidegger提出的「向死而生」,生命就是一场迎接死亡的倒计时。

关于死这个思考,昨晚又出现了一个更有趣的「角度」。在看NHK的新闻节目时,记者采访了因在疫情防控的几年之中失去自己白手起家餐饮业的中国人,他就疫情防控这几年的社会变化,以自己作为缩影谈了谈感受。如果是NHK的记者,应该会一开始就「自报家门」吧,但是这个采访还是被拍摄出来。我跟看电视的妻子同时发出一句感慨:他接受完NHK的采访后还能活着吗?

对,我们当时都在想同一件事,它或许只是一种象征,但它充满了各种意义上的「现实荒诞」,比如他在很快地被当作「颠覆者」给社会性抹杀了;或者是他接受日本媒体采访的画面被他身边人知道,他遭到了众叛亲离;或者是一群陌生网友,以他接受国外记者采访就「定罪」为「卖国贼」的方式给他真正意义上的社会性抹杀。

我顿觉恐怖,为什么我们都有这样的想法——难道真的是因为我们被「驯化」成了守序的良民,也会对这种「吃里扒外」的行为产生强烈的「民族情结」?显然不是,我们佩服这样的人,但暂时不会去做这样的事,因为在这场「生存游戏」里,最重要的指标是活下去,才有机会和资格可以成为那个思想和文字的传递者。这很残忍,但又不得不遵守。所以我昨晚临睡前,在记事本里留下了「向死而生」这个关键词。

前些日子,我删掉了最后两个还在使用的简中社交软件里的很多好友,删掉的原因一方面是确实没有太多联系,而且未来也不会有更多的联系;另一方面是如果这场「生存游戏」真的开始,那他们一定是积极寻找「猎物」的捕猎者,因为这是他们生存下去的方法。

从12世界开始,延续到16时期达到鼎盛时期的「猎巫行动」,甚至还把当法兰西的女性英雄圣女贞德列为女巫的范畴,这四百多年里人们妄图对一切与基督教冲突的「异教」进行惨绝人寰的肃清。但是女巫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其实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官方文件,当然官方也不会给出任何意义上的「官方文件」,它定义得越清晰,那些所谓的「女巫」就越能够会找到「漏洞」去规避被定义,所以最终这发展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民粹运动」。

「民粹运动」最大的问题在于「低智」,为了建立一个健全自我保护机制完善的乌合之众,不同认知水平人会形成同样的乌合之众,因此他们的智商水平会下调到包容每一个人的认知。因此「猎巫运动」在面对「民粹」的时候一定会被符号化,这些符号是直观的、可视化的、可重复拆解和再定义的。比如黑猫、药罐、植物标本瓶等等,这些符号都被视为「女巫」的专属符号,因此一旦民粹发现这样的存在,就会将他们认定的女巫推上火刑架接受所谓的正义审判。

对于生存者而言,这场生存游戏的「困难」就在于,它没有任何形式的定义,定义的权责又交给了一个低智化的「民粹集合」,也就是说,民粹的集合为了活下去,他们必须铲除一切与民粹相抵触的存在,所以那些符号都是他们说了算。或许今天说的黑猫,说不定过几天就是一切养猫的人都应该被处决。

这件事看似离谱,但是真就发生过——是两个不太起眼但又充满了荒诞主义的新闻。

一个是有人为自己的宠物狗购买了进口狗粮,被快递员发现是国外进口狗粮之后,快递员竟然私拆了快递并销毁了它,还声称该人购买进口狗粮是「卖国求荣」的行为,自己看后非常气愤,所以「代行了某种正义的爱国行为」。

另一个是因为入户消杀,对业主宠物猫狗进行「无公害化处理」(也就是就地摔死),很多网友认为这种做法太极端,而且没有任何研究证明宠物猫狗是会传播新冠病毒的。结果没多久,另一种声音就出现了,认为这些宠物都应该被摔死,在防疫面前,人们不应该因为自己的私欲而影响所有人的健康,入户消杀是为了整个社区的健康,死一两条猫狗在这些大是大非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这是一种对「向死而生」的另一种理解,这种死不是自然的、不允许讨论、甚至不会被当作真相公布的,它是一种社会性抹杀的死亡。这也是我在看到那段采访时,产生的一种「担忧」,那个接受国外记者采访的人,他会不会因为这个「符号」被推上审判的火刑架?

我做过一个异教徒的梦,在教团要肃清异教徒的时候,我伪装成了教徒,出卖了原本和我一起打算颠覆教团的异教徒,在他要被推上火刑架的时候,我仍然无法在梦境里感到一丝的愧疚和罪恶,我觉得这是我隐藏身份活下去的方法。最后那个梦里并没有燃起熊熊烈火,我一直想把那个梦做下去,因为逼着我展示忠诚的火炬传递到了我的手上,火刑架的火是所有人逼着我去点,这样我才能洗脱跟那个被我亲手指认的但又是我最至亲挚友的罪人的关系……我真的会点燃那堆将会燃烧这具充满背叛、但又会让我悔恨终身的柴火吗?

那股狼烟、那场烈火、那一路的血肉模糊,他们终会成为时代的「Die Weiße Rose」,向死绽放、向死芬芳、向死而生。

《向死而生》有5条评论

    • 看样子应该是,因为问的问题和采访的视角都不应该是国内记者会(敢)提出来的。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