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96|⁠⁠

如果你有心观察最近的新闻,会有许多跟「⁠」有关的事。

「⁠」是在富文本排版时,卡在字母或词组之间,不允许不同宽度的排版显示断开这个单词或词组。至于为什么不能被断开,或是究竟是什么词不允许被断开,这就不是今天这篇文章会(敢)讨论的了。

总是,为了「避嫌避讳」,一些新闻里会将某些特定的词组中间追加「⁠⁠⁠」,以防止它被断行拆散。至于什么原因,我大概能想到的最直接的,就是「不吉利」吧。

我当年犯过一个非常经典的工作失误,它的失误本身不大,但是它能够被人加以利用的点非常之大——我在以公司董事长作为封面的杂志上面,把公司一个王牌项目的项目slogan写错了一个词的顺序。杂志因为是内部杂志,外部放行的数量还足以靠自己的力量回收,但这件事情第二天还是被捅到了全公司。「死」肯定是免不了的了,加上封面还是董事长,这要放在古代这直接可以被定「株连九族之罪」的。

最后这个事情所幸最后被压下来,凭借着我几十年来写自我检讨的经验,写了一封群发全公司的通报认错的自我检讨,当然也幸亏我所在的部门是公司新建的热门项目部,还和公司处于「新婚期」,但凡天时地利人和有一项不合规,我犯的就是滔天大罪了。

后来,虽然还是由我负责杂志的初审与订版,但是按照更新后的SOP,中间还卡进来了四五个部门,流程越冗长,就说明大家越「重视」——当然还有一个目的,是说明大家都不愿意担实际责任。这个冗长的审核机制大概就只实行了3次,因为它太冗长,每个环节都会对上一个环节提出各种各样不知所云的「修改意见」,甚至其中还有「这个句号的排版是不是太靠下了?」这样的「不满意」。

我作为流程最上游的人,每次杂志订版前要游走在四五个部门之间,实觉麻烦,所以我在流程里追加了一个「为了让大家工作效率得到保证」的建议,让部门在回收内部稿件时,写明排版要求,特别是文案部分需要各个负责人进行预审。我负责的广告招商部分,涉及公司广告业务模块的,会直接让宣传部审查确认文案。见责任又被我巧妙地丢回到了各自的部门,这个冗长的审查流程就形同虚设了。再后来,问他们要文案的时候,他们都说「用上一次的吧,那个是内部讨论确定的」——每个部门都在我这里留了一份「绝对不会出错,就算出错也是部门主管自己负责的,谁叫是那个傻逼自己拍板确定的」文案——就像是被夹在不允许被打散的词组里的「⁠」一样,它成为了一种固定的存在,无论什么时候它都是最后一层底裤。

时间再往前推,我大学的时候,也有过触犯「王权」的行为。因为我三天两头就会从学校消失好一阵,而且又自己搬离寝室在外住宿,本身就有一大堆可以被人诟病的问题。

最致命的一次,是做本系的校刊时,把系主任的名字写到了系教导处的后面。毕竟是北方的大学,这种长幼尊卑是非常看重的。早就想因为「特立独行」给我降罪的辅导员暗地里筹备了一次最严重的处罚,目的在要把我开除。好在辅导员身边最亲近的班长,本身和我关系也不错,所以他给我走漏了风声。

说实话,当时还是有点慌,毕竟身上有太多可以被罗列出来的瑕疵,比如从学校消失一周不去上课、不在寝室接受学校管理等等。提心吊胆想了一晚,决定第二天继续动用我手上能用的所有资源,决定在校刊上发布了一则致歉声明,再一次发挥自己写自我检讨的经验。然后拿着还未出版的校刊样刊,去找平时比较喜欢我的老师去诉苦,说自己犯了大错,让老师帮我斧正措辞。

这个老师见我可怜楚楚的,说这件事并不是什么大事,哪有这么兴师动众的。见苦情戏有用,我便顺着演,说只敢最先给老师她看,如果没问题再去找辅导员确定。然后老师带着我去辅导员的办公室,辅导员见我找到了「救兵」明显不太高兴,所以我切换了自己可怜的模样,变成了另一张更恶心的嘴脸,我告诉辅导员,这个致歉申明我必须要让他过目,然后让他订版,未来校刊涉及领导排位的文章,都会交给辅导员进行斧正。一时不知道我是真心认错还是故意设了个圈套让他钻的辅导员,也不知道当下该怎么处理,只能认可报纸的订版——我让他在报纸上签字,以表示他同意了这个致歉声明。

事情到这里,似乎还有后患。因为这件事仅仅是解决了他想要弄死我的最大的一个借口,虽然这个借口被我修正了,但是逃课和私自搬出校外的事情还没有被解决。我又换了个恶心的嘴脸,问辅导员能否让我跟系主任解释一下这件事,而后规范出一个规则,是按照领导顺序还是按照姓氏笔画来进行排序。

站在我旁边的老师终于明白我什么意思了,她接过话说带我去找系主任。就这样,我顺利了接见了系领导,和他身边的那些「狗腿子」不同,他立马就意识到我的特别和有趣,自此我的庇荫就换成了系主任。至少这件事让我整个大学四年自由散漫到了极致,我的名字里就像是被追加了「⁠⁠⁠⁠⁠」,无论辅导员通过怎样的方式来放缩规则的边框,我的名字永远不会被断行。

当然,事后我也对自己的人生作出了总结,这些宫斗的戏码到底他妈是从哪里学来的?而且那些丑陋恶心的嘴脸,明明是我最喜欢在写作里刻画丑陋人物,结果自己用起来也信手拈来。

但是呢,换个记录的方式,我给自己加上那些绝对不允许被断行的「⁠」,那些丑陋的嘴脸自然就被隐藏起来,我摇身一变就他妈成了爽文的主角了。

《⁠》有6条评论

    • 没好意思说,我初中有段时间很爱看宫斗剧,但是仅仅只看过一部宫斗剧,叫《金枝欲孽》,后来那不作品从我大学到工作,时时刻刻都能从里面拆解出许多为人处事和职场宫斗的经验教训,哈哈哈哈。

      回复
  1. 之前我也写过一篇博文《极其重要的工作:领导排位》http://stuit.cn/Xiaolu/Post/807.html
    这几年,在某些地方和某些单位,这方面似乎更讲究了,不知道是思想上更重视了,还是实在找不到什么正事儿——或是决定避实就虚^_^

    回复
    • 我经常跟别人开玩笑说「但凡一个公司开始避实就虚地抓纪律,那这个公司差不多就快了」——其实这个有两个含义,一个是它真的快不行了,另一个是它其实想要赶人自己走。但凡一个人做什么都错,它哪怕是写个标点符号都可以被人诟病的,所以最后就变成了既然多做多错那谁都不要做,把傻逼的指令执行到最后一步。

      回复
  2. 博主的文字和经历同样精彩丰富,每天都更新真的好强啊,自从知道这个站之后每天都会来看看。

    回复
    • 谢谢来访!原本计划时连续写作500天,然后大脑回复到之前积极思考分析的状态,然后写写小说什么的。感觉脑子还是不能停下来,写着写着就习惯了。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