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粪泼神像,毁的是谁的功德?

△ 289|用粪泼神像,毁的是谁的功德?

应该很少有人关注到,今年的2月份,有一个新兴的环保组织诞生了。不过最近它被人们广泛关注,是因为有这个组织派出两个环保人士去了英国国家美术馆,朝着梵高的著名画作《向日葵》泼洒番茄罐头(当然,本身这幅画作是有一层玻璃覆面,所以它在这次事件中本身没有受到损毁)。

在此前,这个组织还堵过马路,阻挡车辆行驶;围堵加油站,阻止私家车前往加油站加油;在第 75 届英国电影学院奖现场扰乱秩序;英超比赛时,一个环保人士闯入球场把自己拴在球门的门杆上表示抗议。到这里,其实很多人也看不懂,这个所谓的激进环保组织到底在抵制什么?他们抵抗的方面之杂,项目之多,甚至还会对保管在美术馆无价的艺术作品进行破坏。

这个环保组织叫做「Just Stop Oil」,以橙色作为主色调地呼吁全球停止石油开采和使用的激进主义环保组织。之所以他们抵制的内容才会这么杂,是因为通过石油可以获得的产物,几乎关系到人类的衣食住行各个方面,化纤的衣服、化肥杀虫剂、药品清洁化妆品、还有维系人类交通运输的能源等等。

说来讽刺,那个朝着梵高画作泼洒番茄罐头的年轻人,她身上的橙色衣服、头发的染色以及手里的那罐代表抗议的番茄罐头,更别说他们身上的包,以及完成所谓抗议活动之后用手机拍摄现场画面发布到社交网络,这些环节都和石油息息相关。

一般来说,所有的「抗议活动」关注两个方向就能可见一斑了:一个是「谁给了钱」另一个是「谁受了益」。想要找到国外抗议组织的原始资金来源并不是一件难事,如果回查「Just Stop Oil」相关的新闻,就会发现「Just Stop Oil’s primary source of funding was the American-based Climate Emergency Fund.」这个「Climate Emergency Fund」到底是什么来头,其实还蛮有意思的。

跟石油抗议组织一样,这个基金并没有成立太久,2019年才成立,他们打出的口号就是「Gradualism Has Failed. But Activism Works.」,渐进主义已经失败了,但是激进主义仍然可行。所以可以看到这个基金支持的环保项目一般都是「激进主义」,比如「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 DC),旨在透过非暴力的公民不服从来迫使政府采取行动,以避免气候系统越过临界点、丧失生物多样性及社会和生态崩溃的风险;还有旨在建立一个「无石油化世界的」环保组织「气候紧急情况倡导者」(Climate Emergency Advocates)。

我们就他们支持和抗议的「议题」不做对与错的讨论,石油本身就是一个正在被消耗的能源资源,在它被消耗之前,人类世界如果还未灭亡,也必须把「新能源」提交到议程之上。所以替代石油是必然的课题,只不过不是马上就可以解决的课题。此时此刻想讨论的,是在人类世界仍然需要靠石油作为基础的前置条件之下,来讨论停止石油能源转型的课题,是不到时候?还是或许真的需要开始能够星星之火得以燎原了?

很多年前,中国本土出现过一次抵制家乐福超市的全国性狂潮。我相信如今也没人说得出当时人们当时为什么要抵制家乐福超市了。因为在抵制的一周后,家乐福就搞了促销,把那些抵制的人都用送鸡蛋的方式给吸引回去。而韩国的乐天超市,是为数不多「抗议成功」的,至少很多乐天超市被迫关门歇业——但问题是,那些原本在乐天工作养家的中国人,也就此失去了他们的工作。当然,那个时候就有人站出来振臂高呼,在大是大非民族情结国家利益之前,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家庭,与国家利益相比,根本不值得被当成是「悲剧」。

末法时代,也有很多这样类似的荒诞。

之前有一个道士下山传道,再返回山顶的道观时,自己所在的道观不仅被整改成了寺庙,原本属于自己修行场所的道观成了还要买票才能进场的旅游景点。道士拿着门票在庙堂前拿着手机录制短视频破口大骂:操他妈的,操他妈的,我回自己的道观还要买票,还被改成了寺庙!有人批评这个道士言辞粗鄙,我倒觉得他骂得正是——但是除了骂,你也想不到他还能为这个末法时代的荒唐做出怎样的改变。

我小时候听过两则坊间野史,如今发现它们意外地和那群朝着梵高油画泼番茄罐头的讽刺意味非常相似。

一个是明朝末年,清军入侵大明。那个时候大明王朝还在做最后的挣扎,王重阳在创建道教时就一直叮嘱弟子在乱世时要为天下百姓着想。所以那个时候在浮邱山的大小道观,据说派遣了几千道士下山救世。最后明朝还是止于崇祯皇帝吊死的那棵歪脖子树上,这群救世的道士也幸存无几,多年之后寥寥无几的幸存者返回浮邱山,意外地发现很多道观都被改成了寺庙……

文革时期,破四旧的人群拿着长棍、大锤和粪桶,见庙就拆见像便砸。老百姓一开始还会阻挠,一些村落里的庙宇虽然破旧,但供奉的是这片区域的土地公或是山神。但这群激进主义上头的革命者并不理会,老百姓哭腔着说:你这一砸是要损功德的啊!端着粪桶的人嗤之以鼻地回应:我又没有拜它,毁的可不是我的功德,毁的都是你们这些拜的人的功德。说罢,他便端起粪桶朝着神像泼去……

前几日有一则不允许被提起也就此消失的新闻,有人说他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但也有人说他出现得于事无补。谁都知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道理,但是没有人真的会蹲在那里观察蚂蚁是如何一步一步毁掉千里之堤的。因为时间会给人答案,这是无论哪一个掌权者修改历史都无法掩盖的「事实」。

所以,他们的声音都应该被历史记住,无论是朝着艺术品泼番茄罐头的人,还是朝着神像泼大粪的人——他们导向了一个怎样的结果,是千里之堤轰倒?还是一块巨石被穿透溃碎?我们看到的,听到的,都以为那是第一滴落在一块巨石上的水滴,改变不了任何,但它总有一天会成为最后一滴。

《用粪泼神像,毁的是谁的功德?》有4条评论

  1. 内地的抗议像家长指导下的过家家,最终结果也是由家长的意愿决定的,还不如真的过家家。而针对家长的抗议,则会被很快压制下去,大部分被压制的人还像狗一样去祈求原谅。
    尽管如此,传播了还是比没传播好。不论是从哪个立场来传播转发,都有好处。只是我的微信里面都没看到此次事件的直接图片,只有一些含沙射影的评论。可能我的微信里面都是成年人吧,不分对错,只看利弊。

    回复
    • 还能看到声音,其实也让人不至于彻底绝望,只是它一切都不到时候吧。
      成年人谈利弊其实很稀缺的,我有时候跟别人讨论一个非政治性质的事情,在谈及利弊的时候都会被人用大是大非的观点给回怼得无言以对,对与错确实是最直接分出胜负的方法,但是也是最没有实际意义的方法。

      回复
  2. 有人总是相信:历史仅仅能由“胜利者”书写,而失败者肯定要被“盖”到长城等伟大建筑之下。
    于是,他们肆无忌惮了,觉得将来也没什么大不了~~~

    回复
    • 可惜人类的命运没有切实打通因果轮回的系统,如果让人真的能意识到这辈子做恶下辈子沦为贫贱的时候,一些人就不会如此地肆无忌惮了。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