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段子

△ 287|恋爱段子

灵感收集的笔记里记录过一个很「抽象」的恋爱段子,一般这种段子都常见于短视频平台,跟之前那个「绝对不可能出现在简体中文互联网的游戏广告」一样,这是我为数不多会看完的内容,我知道它们足够傻逼但又会好奇它到底还能多傻逼。

上次看到的一个剧情是,一个一大早就开始要忙于工作的男人,旁边站了一个正在赌气的女人。女人满脸不高兴但又不说自己遭遇了什么。男的边忙工作边抱怨自己一天到晚都在工作,到底有什么事情让女人不满意了。但是女人就是不说,木讷讷地杵在那里。最后男人几乎崩溃,抓着女人的肩膀问到底怎么了,无论是什么问题,他都愿意改正,别用这种冷暴力的方式不说话。最后女人才开口谈及自己一大早就生气的原因:她梦见男的昨晚和别的女人在聊天。男人一听,就连扇了自己几个耳光。不得不说,在这个恋爱段子里,男人的演技明显要好很多,特别是他最后抽自己耳光的动作,非常有表演张力,把人物情绪表达到极致——有一种恨自己嘴浪要在别人梦里和别人聊天,又要恨自己刚才许了那个「什么都会改」的承诺。

毕竟我不刷短视频平台,所以对这种见怪不怪的恋爱段子难免有点「大惊小怪」。不过这种段子都是一群人抄来抄去的东西,一段时间你会看到不同人不同风格的人都在表演一个内核的剧本。再过一段时间,什么东西恋爱段子又火了,大家又都转向去了那边。

之所以我一开始用了「抽象」这个词,是因为这种段子放在不同的平台,会有完全不同的效果,比如当这样的恋爱段子放在微博豆瓣,那必然会引发一场争论不休的性别战争,女人觉得这个段子在丑化女性,而男人觉得这个段子简直就是在真实地反馈女性的不讲道理歇斯底里。它「抽象」的乐趣不在于剧情本身,而是在于人们对它的过分解读,被赋予了各种缘由的「政治正确」,然后形成及其「抽象」的乌合之众。

这些恋爱段子并没有「幽默感」可言,它们都是批量化制造的「段子」,所以很难想象,写这些段子的人,到底是真实地从现实走向艺术,还是一味地抄来抄去。

之前有人提出了一个观点,认为「单身的人更具有幽默感」或者说是「对外表现出来的幽默感会更强」。比如你可以随手打开你的朋友圈,看看那些「段子」特别是富有幽默感的「段子」,一般是单身的人、恋爱的人、还是结婚的人发得更多更有趣?

秉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单身者「闲」、「悲剧激发创造力」和「现实中他们缺乏闪光点所以在虚拟网络上以自己的幽默作为展示窗口」,所以单身者更愿意在网络上展示自己的「幽默感」。当他们进入到恋爱关系后,这种「幽默感」不是关闭了,只是没必要再对外分享了,如果恋爱的对方恰恰是一个懂自己幽默的人,那这些幽默感也就找到了正确的释放对象。

如果拿一个人对外释放的「幽默感」作为他单身与否,甚至是感情关系里被认可和关注的「指标」,确实还蛮有研究的价值——但问题在于,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恰当」的幽默感啊。

「恋爱段子」算是一种「幽默」,只不过我觉得它更「抽象」(贬义)一点。它更接近一种直线球的打法,一击命中恋爱段子想要吐槽的某种恋爱现象——但往往会使用夸张和丑化的手法——当然,这是激化矛盾和制造对立产生流量最快的方法,也是最容易和幽默脱钩的方法。

幽默是一种心理应对机制,是大脑在冲突下产生的副产物,它帮助大脑处理复杂矛盾的讯息,并解决困惑的情感。人类透过辨识这种冲突才能理解幽默,而冲突最常见的表达方式就是笑。这是幽默的官方解释,不过我觉得它少了点「具象」。我理解的幽默,就是两个事物存在信息断层,将这两个具象、或是抽象的事物寻找到一个「共通性」给联系起来,在发挥人类想象力和调动人性的情况下,使之产生「幽默」。而没有幽默感的人,会因为你将「熬过头的咖喱」和「大便」联系起来而觉得你脑子不正常;而拥有幽默感的人,会在看到你「煮出了象形微妙的咖喱」后,瞬间向你提出「你是愿意选择咖喱味的屎,还是屎味的咖喱」这样无厘头的问题,来缓解「咖喱被熬制失败」的尴尬。

最近IG上面流行一种新式的恋爱段子(但是我不认为它会出现在简体中文网络上,如果出现了也一定会被那群觉得电梯里有避孕套广告自己孩子看了就会学坏的家长给举报了),这些恋爱段子是描绘「当一个人失恋之后做任何事情都会想到自己的前任」。比如把手指插去杠铃片的圆孔里、或是在面包上挤下浓稠的美乃滋、或是把USB插入到插口的瞬间——「生活中处处常见的事物」和「性」之间本身存在信息断层,但是人们的想象力只要足够,就可以把任何与插入、液体、掰开等等动作跟「性」联系起来。人们不需要把这个事情讲明白,只需要放在「当一个人失恋之后做任何事情都会想到自己的前任」这个标题之下,人们就会调动自己的「幽默」来补全这些信息断层。这就是所谓的「幽默感」。

「地狱笑话」和「黑色幽默」则调取的是人性深处的那些不便于展示于外人的黑暗之处,能被一个幽默唤醒的人性丑陋,并不能证明一个人的心理扭曲,反而会以此反馈出一个人的「完整性」。

不知道你身边会不会有这样的人,他们在朋友圈时刻都是负能量抱怨的状态,也不允许别人有任何「幽默」,比如最近流行的某些幽默的段子,他们会鸡蛋里挑骨头的方式,从这些幽默里找到不应该有的「政治不正确」,甚至还会站在更高的道德高地上,去批判幽默调动的那些不应该有的「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很无聊吗」。

你别说,恰恰又是这群人,反而会对最低级的恋爱段子「深信不疑」,看到一个描绘男人做错事的恋爱段子,他们会下结论男人都是一样的犯贱;看到一个女人做错事的段子,他们会下结论女人还不是一样的,或者是这些贱人毁掉了女人在恋爱里本身的纯洁与自我,剥夺了自己是个好女人的资格。

我都说了,这不是「幽默」,而是「抽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