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入珠塞的是保龄球吗?

△ 284|大象入珠塞的是保龄球吗?

显然,这不是一个正经题目,但是说的事情得是严肃正经的。

特别提醒:十八岁以下未成年请勿阅读

按照大象的体型,他如果想要做「入珠」手术,小钢珠显然不匹配他的「庞然大物」,那是不是就要考虑更大的「珠」才能匹配「等比例」的视觉效果呢?但问题在于,为什么大象要做入珠手术?——好了,题目的解释到此结束,如果有出现「生僻词」,建议自行搜索一下,这里不便于做出过于详尽的解释。

随着朋友圈的「淘汰」,我身边已经很少出现「精神洁癖」的「样本」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跟我的气场真的不合,另一方面是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去折磨精神洁癖的内心世界,以此为乐作为研究「样本」,所以久而久之也没有精神洁癖甘愿成为我的实验对象了。与精神洁癖的朋友,当然不可能讨论「大象入珠塞的是保龄球吗?」这样的话题,他们甚至连看到「入珠」这个词,都能脑补出一个滥交的男性对他的爱情忠诚做出的各种各样的背叛,重者甚至还会出现反胃恶心的生理现象——不过,这个举例有点不太恰当,因为这更接近「性洁癖」的范畴。

之所以我对「精神洁癖」会有一种难以控制的「施虐快感」,是因为我过去就是一个标准的「精神洁癖」,享受着自己对自己钳制和约束「受虐快感」——正所谓,每一个S的内心其实都有一个十足的M,所以他们才会知道性施虐的鞭子落在脊柱的哪一节骨节,才能带来真正的精神高潮。

相对于我自己作为案例,精神洁癖(含性洁癖)看上去又没有那么「病态」。

举个例子,我以前是别人感情倾述的「完美对象」,所以各式各样的人,都喜欢对我倾述他们在感情世界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事情。由于没有一个合理的发泄通路,所以这些身同感受的情绪就会一直在我的精神世界里重复上演、甚至是预言它接下来的各种狗屁倒灶的剧情。所以当这种临界达到的时候,我便开始恐惧从感情世界获取到关注。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自嘲自己是「猫」的性格,既不想在感情关系中被过分关注,又希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猜到。这种拧巴,是精神洁癖最常见的情况,排他性和求同性的共同作用,进而让精神洁癖从感情需求感染到更多的领域——比如不愿意接受和自己不同声音的观点等等。

这就是我的例子,毫无起承转合的快感,那接下来说一个我经得同意可以匿名发布的案例。这位姑娘,是个典型的「性与精神洁癖」混合双打的受害者。拧巴在她的身上达到了极致——她对性有强烈的渴望,但是又对性有各种「延展性」的恐惧。比如,她会允许自己的维持了5年恋爱关系但是彼此不愿意结婚的男朋友去「入珠」,以满足她的快感,但同时又会产生非常强烈的厌恶感。这种厌恶不是对自己,而是对「入珠」后的男友,她觉得自己会因为这个「设定」获得更大的快感,那他是不是会因为他的性能力而获得更多女性的青睐,因此他一定会出去滥交,然后携带各种各样性病……所以每一次性爱之后,她都躲在厕所忍受强烈的生理恶心,然后进入到一种非常奇怪的恶性循环——她厌恶男朋友的一切,联想他的背叛,所以她又希望男友能向她证明他的忠诚,然后他们做爱,然后又重新产生厌恶感……

当然了,这个案例有点太「极端」了,就跟讨论「大象入珠用保龄球」一样,大部分的人还停留在对「大象为什么要做入珠手术」进行讨论的环节。不过这种心理却是精神洁癖的共通——我渴望被爱,但是我又恐惧爱的虚伪与背叛。这是「精神洁癖」的第一要义:拧巴。

说来讽刺,精神洁癖的女性,往往以「男人还保留着封建余孽」的论点来说明自己不相信男人、觉得男人脏的原因。但回退本源,这群精神洁癖的女性,当然也保留着「封建余孽」,她们对自己忠贞的看重,认为不应该被臭蝻人玷污的思想还不是封建余孽里的「沾衣裸袖便为失节」。按照这个理论,「董永偷看七仙女洗澡、牛郎偷织女的衣服,结果他们最后彼此相爱结为夫妻」简直就是悖论,当然董永和牛郎就是臭蝻人。

无意挑起性别战争,只是以「精神洁癖」举例。「精神洁癖」的人不会认为自己有精神洁癖,同时还会诋毁那些拥有「精神洁癖」的人。比如,如果有精神洁癖的人看到刚才我举例的案例,他们会认为是那个「女人」有毛病,她那根本不是洁癖,然后进行一系列的荡妇羞辱。这便是「精神洁癖」的第二要义:精神洁癖之间也会出现强烈的排他性。同样的,精神洁癖的延展不仅仅是对另一些持有精神洁癖的人进行人格羞辱,以区隔自己与别人精神洁癖的共通性;也会从观点上对他人的认知进行打压、否定的方式来建立自己的权威感等等。

既然是一种「洁癖」,也会跟现实的洁癖一样,一个人长时间把自己保护在一个无菌环境里,免疫力就会出现下降的现象。「精神洁癖」也会导致某种「免疫力」的下降,有可能是情绪的免疫,有可能是更加抽象的「被爱能力」的免疫。越是「精神洁癖」的人,就越是喜欢把自己伪装成内心毫无波动,不会因外界受伤的形象,但私底下可以因为别人的一个故事悲伤痛苦很久——而这些故事,会变成他们更加保持圣洁的「真实案例」——你看,要远离人渣吧,他/她就是活该啊!

因为样本不够,所以以下的内容不能作为「结论」,但值得从这个角度进行思考。

我询问过一些「精神洁癖」,他们是不是同样会对自己的生活非常自律——答案是肯定的。而这种自律里有一个共通的乐趣,就是他们会以健康为由减少糖分的摄入。前面提到,过分精神洁癖的人,情绪免疫力会下降和紊乱,他们对外会非常克制自己的情感流露,而这种情绪的控制则需要调动前额皮质的功能。但他们同时在减少糖分的摄入,会不会这和他们每一次情绪克制之后一定会出现「情绪崩溃」有关呢?

这是「精神洁癖」的第三要义:精神洁癖带来的「免疫力」紊乱。

不知道能坚持看到这里的「精神洁癖」有多少,估计已经全灭了,因为「精神洁癖」不会接受有人诋毁他们坚持的「洁癖」是一种丑陋世界里「唯一的圣洁」。那很可惜,接下来我从一个受虐狂转换成施虐狂的角度,讲讲「精神洁癖」脱敏治疗的方法论:

  • 及时表达自己的情绪。精神洁癖最大的问题在于,会刻意地制造情绪断层,保持自己外在的冷静和理性,然后滞后释放真实情绪、甚至是遏制自己的真实情绪。
  • 爱自己的目的是懂得如何爱别人,而不是成为自己索要「真爱」的特权。精神洁癖的内心世界有一个最基本的准则,是他们认为全世界的人都要害自己,从而关闭自己接受认知不同和感受不同的通道。
  • 只要有一个观众,表演就会继续下去。精神洁癖所坚持的对与错其实是一个悖论,他们排他别的精神洁癖,又认为自己是绝对正确,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对此做出证明。所以他们需要观众,不定期地对外表达不满和抱怨,只要有一个观众肯定了他们的不满与抱怨,他们就可以汲取到能量。
  • 抵御病毒最好的办法,就是形成对病毒的抗体。

「大象入珠塞的是保龄球吗?」

「关我屁事啊!」

「那你入珠塞的是保龄球吗?」

「关你屁事啊!」

《大象入珠塞的是保龄球吗?》有2条评论

    • 说白了就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当你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屌毛的时候,自然就与这个世界融为一体了。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