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又不是人当然没有影子

△ 283|机器人又不是人当然没有影子

题目这个事情,是来自一张手机截图。因为不用抖音,所以没办法去回查这个短视频和评论区的真伪,不过当成一个笑话听也不错。

短视频的内容,是一个明显后期制作的怀抱婴儿的机器人,标题是特斯拉研发了首款能够照顾婴儿的机器人。评论区有人和我一样,明显看出这是一个后期制作的劣质视频,所以提出质疑:这一看就是假的,机器人都没有影子。没想到,这个评论还有人回复:机器人又不是人,当然没有影子。

就是因为这句话,让这个不需要动脑子思考的短视频上升到了一种非常充满哲学意味的高度。

首先,我们需要确认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没有影子的事物吗?关于有无影子,西方倒是有一个说法:吸血鬼是没有影子的,所以他们在白天活动时很容易被察觉出端倪,而且吸血鬼是无法在镜面中被反射。究其原因,吸血鬼被认为是没有「灵魂」,所以无法透过阳光留下阴影,也不会在镜面前显现出本身的轮廓。

如果用这个「逻辑」去推论机器人没有影子,好像说得过去——因为机器人不可能拥有灵魂。

另一种说辞,是古时候人们会举起婴儿对照阳光,看他们在地上留下的阴影,来确定一个孩子灵魂的纯洁与「重量」,以此来看孩子是不是魂淡

而古希腊时期,不单单是灵魂,情绪也可以被通过影子的方式测量成分。希波克拉底对情绪的「构成」进行了拆解,把影响情绪的四种元素划分为「胆汁质」「多血质」「黏液质」「抑郁质」,分别对应的是四种人体里黏不拉几的体液:黄胆汁、血液、黏液、黑胆汁。也就是说,古希腊时期的哲学家和医学家都认为,人类之所有情绪上的变化,一定来源于某种「驱动」,而这种驱动,就是四种体液平衡发生了变化。当血液占主导的时候,人们容易冲动和愤怒;而当黏液(一说是唾液、精液等)占主导的时候,人们的情欲和欲望难以控制(后来这个竟然与催产素的学说类似)。

希波克拉底在对这四种体液进行分类时,用到的其中一种实验方法,就是在阳光下面看它的透彻程度,和留下的阴影——当然了,光是他怎么搞到这么多的体液就值得推敲很久了。

同样还是古希腊时期,哲学家柏拉图认为灵魂是单纯不能加以分解的,有生命和自发性,是精神世界的、理性的、纯粹的,因他有追求世界的欲望,而堕落到地上,被圈入于肉体中,注定要经过一个净化的阶段,灵魂是会轮回转世。

我回查了很多关于吸血鬼的「理论」,部分地区对吸血鬼设定了「无灵魂」的规则。而灵魂本身是可以阳光照射出阴影、也可以在银制的镜面被反射。其根本原因,是追溯回了柏拉图认为「灵魂的不可分解性」,就算是世界上最纯粹的日月光芒,也无法对抗灵魂的存在。

灵魂甚至可以扭曲时空,让人的大脑在处理看到的现实讯息时出现奇怪的错乱,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人会在自己所在的维度看到灵魂的存在——不过,关于灵魂的话题,请容我再整理一段时间,未来或许会作为单独的专题呈现。

所以按照以上的推论,无视视频的真伪,「机器人又不是人当然没有影子」其实是「站得住脚」的结论。这个时候,就会出现一个逻辑游戏,所有拥有灵魂的存在都可以被照射出影子,所有不能被照射出影子的存在都没有灵魂,而所有能够被照射出影子的存在都拥有灵魂吗?

我小时候是个典型的两面派,在父母眼里我是个非常听话内敛的孩子,也是别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不过,我在学校并不听话,甚至还被教导主任「扣押」在学校不准回家,非要等到父母来学校找我为止。因为我给教导主任说:我父母用不来电话都是文盲不认识字所以我联系不到他们。

结果我妈真的来学校找我,教导主任好不容易找到了破绽,便立马向我妈投诉我今天在上课期间和同学讲话、不带书上学的各种行为。教导主任以为我要狡辩,便做了要制止我的动作,结果我说了句:「妈妈,我好饿啊,我快饿晕了。」

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让教导主任瞬间蒙了,见我可怜的模样,显然我妈更关心我「饿肚子」这件事,而不在意这个教导主任把我「扣押」下来的任何理由。我妈很淡定地丢下了句:「我回去会教育他」,然后就作势要带着我离开学校,教导主任见没办法,也就只能「释放」我回家。

那个时候,大概在我妈的世界里,就出现了影子和灵魂的悖论——所有的好孩子都不应该被老师留下来教育,而所有被老师留下来等家长的孩子是不是都是坏孩子?或者说,所有的坏孩子都应该被老师留下来等家长?

当她意识到这个悖论让她对我是「好孩子」的认定出现崩溃时,一出校门就活蹦乱跳的我解释道:你看,另一个跟我一起被留下来的同学,他是「好学生」啊,他为什么被留下来,不是因为我们上课讲话,而是我们在上课的时候讨论书本里的内容呢。

「那不带书呢,怎么回事?」

「那是他没有带书啊,所以我和他看一本书。」

老师留下的学生都是「坏学生」,但是我跟好学生一起留下来了,所以我不是坏学生了呀。

机器人又不是人没有灵魂,而灵魂可以被阳光照出影子,机器人当然就不可能有影子了呀。

《机器人又不是人当然没有影子》有1条评论

  1. 机器人脑子里面被植入了特定的代码,在一定程度上,那是特定的灵魂,说不定一样有趣。就像向我们小时候不也是对这个世界的一切充满好奇!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