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能维修,月亮可更换

△ 282|太阳能维修,月亮可更换

太阳能维修,月亮可更换插图

这句话最早是出现在一块肮脏的厕所隔板上,无论是它出现的地点,还是原本的那句「太阳能维修」,都跟浪漫这个词没有任何关系。直到有人在它之后接了半句「月亮可更换」,让这个错误地点错误表达的句子有了莫名其妙的浪漫主义。

我记得在学生时代,第一次知道「浪漫主义」这个文体的时候,老师解释得含糊其辞、我们理解得也各有不同——那时我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这个文学文体在不同同学的口中有完全不同的评价。那是一次书评的作业,为自己最近刚看完的一本书写读后感,结果那段时间我刚好读完的是《少年维特的烦恼》,便以我认为什么是浪漫主义为题写了读后感。

虽然我的书评得到了老师的评赞,但似乎在同学之间得到的是褒贬不一的评价,甚至还因为我评论的是「浪漫主义」而对我的人格进行了评价,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评论一部浪漫主义的作品,跟腐化、庸俗相关。

但是我并不允许去探寻这个「原因」(后来才知道,关于浪漫主义被认定为腐化的原因,来自于那些经历了文革的家庭,给孩子的一种正确革命教育)——好在我家里本就有一大堆腐化的东西,比如我妈放在床头的那些封面让人极具情色幻想的言情小说,其实我偶尔也会一个人在家时用最快的时间看完,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为何如此,是因为那个时候在同学之间还流传着另一些「规则」,比如,男孩子不能看言情小说,看完之后会变假女(重庆话里的娘娘腔),或者是这些作品都是三俗作品,看了之后人会变蠢变坏等等。

这种男女有别的逻辑,几乎持续到了高中都还未停止,比如当同学知道我看过大小仲马的小说,甚至还看过《简爱》的时候,他们便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男子气概」联盟,以对抗我的方式来对比他们的阳刚之气。我没好意思说,其实我甚至还看过维多利亚时期,描绘一个男子性爱纪实的《我的秘密生活》……

「浪漫主义」也在这种男女有别的规则里,被划入了「女性色彩」的一方。

小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耗在那种可以租书的漫画店,甚至有时候还会帮漫画店的老板看店,帮她记录出租归还的记录。租漫画书的有男有女,所以书架也会按照「男女有别」的方式排列分布,左边是以灌篮高手这一类为主的「男性」视角漫画为主,而右边则是以魔卡少女樱这一类为主的「女性」视角漫画为主。当然我是在很「后期」——至少是身高能够拿到最上层的漫画书时,我才知道那一排的漫画是十八禁的色情漫画。

我和漫画店的老板有一个君子条约,我可以随便看漫画,但是要负责帮她整理书店,把漫画按照「男女有别」的方式归还到位——这并不难,那个时候的漫画至少还能从画风看出它属于男性向或女性形象,井上雄彦和CLAMP的画风是可以肉眼看出硬朗和细腻的区别。漫画店的附近,有几所中学,所以租漫画的同学很多。偶尔也会遇到那些租了女性向漫画来偷偷摸摸归还的男生,见处理漫画租借的是个同样的男生,他们就会显得特别「羞耻」,不过我一般会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这本书的结局你有看到吗?」「啊,看完了。」「好惨是不是。」

随即,他脸上的那种尴尬和羞耻会瞬间消失,或许他发现还有另一个男生跟他一样,偷偷看过这些女性向漫画。

大学演过话剧,因为话剧社女生比较多,所以在挑选剧目时会容易偏向「女性视角」——当然,这并不是我认为的,而是剧团里的其他男生认为的。他们甚至会为《哈姆雷特》和《罗密欧与朱丽叶》分出男女气质的细微差别——总之,每一次选剧目一定会闹出「男女有别」的讨论,而我的评价是:演得不咋地,逼事儿还挺多。

许多公司每年年会时,都会有一群大老爷们换上个女装上台表演,引得台下哄堂大笑。其实我一直不太懂这里面的「逻辑」,如果他们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男女平等」,只要将平时那些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甚至是职场骚扰其他女同事的大老爷们儿性转一下,变成了一个体态臃肿、动作浮夸、丑陋夸张的妆容、毫不修饰的体毛(别忘了,这些点都是男性不允许女性触碰的底线),这种性转就会让男女差别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平衡」?我反而觉得这是一种羞辱,用丑陋滑稽的形象对女性进行的一种Body shame。当然,没人认同我的想法,因为他们觉得这是难得的机会,可以看到那些男人的「另一面」。

反过来,那些把自己套装成丑角的男性,在这种Body shame的游戏里,又能证明自己坚持的「男女有别」:你看,我现在把自己扮成了女人,你们甚至觉得我更男人,我的男人气质是掩盖不了的——快跟我上床吧!

我从小就有一种奇怪的叛逆,那些越是「男女有别」的文学作品、艺术、逻辑和思考角度,我就越是会叛逆地会去观看和了解。当「浪漫主义」被贴上了女性标签的时候,我发现好多浪漫主义的作品竟然是男性所著,他们细腻地将自己套入到角色之中,去感受微妙的情绪波动;而那些被用来证明自己有足够阳刚之气的作品,反而可能是女性所著,因为他们知道男人想要看到怎样的露骨与暗示。人们乐于给万事万物贴上男女有别的标签,却从来不去思考它们的底层本就是阴阳互换的奥妙。

甚至是题目,「太阳能维修」这是一句男性主义的现实文句,因为太阳能代表了一种机械、科技、充满了男性色彩;而「月亮可维修」这是一句女性主义的浪漫文句,因为月亮不可能被维修,它虚无、幻想、毫无现实意义。

今天的内容没有结论,没有论证,仅仅是把我经历过的一些「男女有别」给记录下来,因为结论也有可能存在着「男女有别」的区别。

《太阳能维修,月亮可更换》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